首页 > 资讯 > 《独家宠爱:早安,我的假面先生》独家宠爱早安我的假面先生小说 出柜 独家宠爱:早安,我的假面先生MB

独家宠爱:早安,我的假面先生

婚恋|苏沫,萧然|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932 人赞过 赞一下
本回给兄弟姐妹们鉴赏青萍之末墨下的婚恋网文《独家宠爱:早安,我的假面先生》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苏沫,萧然两位主人公最终会发生怎样的火花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就算是分期,苏沫知道这辈子也还不上这笔钱。“当然我也可以给你另一种选择。”看到苏沫紧咬着嘴唇,不敢抬头看他,面具男拿出一张纸和一支笔。竟然在茶几上面写起字来。几分钟后,面具男拿着这张纸走进苏沫,并示意


版权来源:互联网
《独家宠爱:早安,我的假面先生》为作者青萍之末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就算是分期,苏沫知道这辈子也还不上这笔钱。

“当然我也可以给你另一种选择。”

看到苏沫紧咬着嘴唇,不敢抬头看他,面具男拿出一张纸和一支笔。

竟然在茶几上面写起字来。

几分钟后,面具男拿着这张纸走进苏沫,并示意让她看。

苏沫接过来一看,白纸黑字写得很明白:“当面具男的三年私人医生,随传随到,三年期满苏沫就可以获得自由。”

“苏沫瞪大了眼睛,那不是验证面具男的身为男人的能力吗?

面具男邪邪一笑,连眼睛里都露出迷离的笑容:“你可以不答应,要么还我市场价八百万,要么就准备在牢狱里面住一辈子吧。”

苏沫的眼睛里噙着泪水,她还有年迈的父母需要照顾,更重要的是她的弟弟还是一个烂赌鬼,全家都是她一个人在支撑,如果她进去的话,整个家就真的全完了。

浑浑噩噩之中苏沫签下这份卖身契,而随后发生的事情她根本就没有办法阻止,只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布娃娃一样任由面具人摆弄。

苏沫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家的,屋里黑黑的,她没有开灯,就这么一直坐在沙发上。

一个小时后,隔壁有了动静,苏沫看着房门,眼泪不停地流下。

“睡了吗,这几天一直在外地办案子,今天才回来,给你带了很多好吃的,如果没睡就给我开门吧!”

在手机亮光的反射下,苏沫的脸已经被泪水填满,她要怎么办?

就算告诉楚萧然他也不会有那么多钱借给苏沫,如果真的有他又怎么会住在这样的小区里。

门口的呼吸声音传来,苏沫久久没有动,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楚萧然的那份纯粹感情。

清晨,苏沫在沙发上睡醒了,脸上还挂着风干的泪痕。

叮咚。

门铃声响了!

苏沫带着黑圆圈迷糊的打开了房门,眼睛还没睁大,就已经闻到了饭菜的香味。

“我就知道你没走,看看我今天新研究出来的宫保鸡丁盖饭,可好吃了。”

苏沫站在门口冷冷的,并没有让楚萧然进去的意思。

“以后……不要给我送饭了,我不想吃了。”

说完,苏沫大力将门关上,背靠在房门,慢慢滑下。

“对不起。”苏沫心中痛苦的说道。

一个签了卖身契的女人根本配不上楚萧然。

站在门口的楚萧然的内心很平和,并没有因为苏沫的举动而失望。

“我们来日方长,我会让你爱上我的。”楚萧然的脸上划过一抹自信的微笑。

这两天来,苏沫一直躲着楚萧然,不是避而不见,就是晚归。

她生怕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一旦收不住对楚萧然就是一种伤害。

今天下班,苏沫还要去参加酒会,由于没有好看的礼服,只好穿上一条白色的连衣裙。

在热闹的酒会上苏沫的打扮反而很咋眼,让不少名流向她频频看去。

书本点评
以婚恋为背景的小说很多,但《独家宠爱:早安,我的假面先生》却是相当有味道的一本,青萍之末作为一名职业律师,写得东西也十分严谨而又不乏趣味。在青萍之末的设定中,男主角(苏沫,萧然)其实是不那么重要的,他起的作用更多的是推动剧情和衬托各色女主角。但实际上,随着剧情的逐渐展开,随着苏沫,萧然由棋子逐渐变成棋手的成长过程,他似乎跳出了青萍之末的限制,形象也变得愈加丰满起来。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记得金庸在某小说的后记中曾说过,往往小说情节的发展会随着主角性格的设定而偏离作者原先的规划,甚至作者都无法干预了。

作者相关

青萍之末

作者:

青萍之末

VIP精品试读

  • 《天价前妻:总裁夜夜来》天价前妻,总裁过时不候全文免费阅读 GV 天价前妻:总裁夜夜来圣水

    天价前妻:总裁夜夜来

    火爆作品《天价前妻:总裁夜夜来》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小珞惜,主角陆宇峰,苏青,是一本总裁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陆黎回到家,刚好陆铭言从大门口出来。“堂弟,叔叔好像找你有事。”陆黎不想理会,可是陆铭言却挡在了他的面前,不让他进去。说话的语气带着一种挑衅的意味。陆黎缓缓地开口:“让开。”“堂弟,叔叔要是知道,你为

  • 《大明纪事》帝国政界往事大明纪事 忠犬攻 大明纪事直人

    大明纪事

    《大明纪事》为怪味腰果笔下,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小说剧情回顾:果然,东街巷尾有人卖一千两一只的鸟,不多时就不胫而走,穿得沸沸扬扬的。陆小猫一直等在那里,无论谁来都不让开,等到还剩下最后半个时辰的时候,陆小猫已经有些心急了,只是面上依然不显,她这不会今个儿等不来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