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甜蜜在线连萌》甜蜜在线连萌淡淡风情 最新章节 甜蜜在线连萌字母文

甜蜜在线连萌

游戏竞技|苏萌,韩哲|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930 人赞过 赞一下
火爆新书《甜蜜在线连萌》是淡淡风情最新写的一本游戏竞技风格的网文,主人翁苏萌,韩哲,书中主线围绕:苏萌在心里认真地比较了一下:“……说不上来。”对面的陈诺笑了起来:“夏夏,你就别为难萌萌了。你问她现实里的男的哪个更帅,就跟问她银时和不二,她更喜欢哪个一样。无法回答。”苏萌听得直点头:“那是的。两个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甜蜜在线连萌》为作者淡淡风情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苏萌在心里认真地比较了一下:“……说不上来。”

对面的陈诺笑了起来:“夏夏,你就别为难萌萌了。你问她现实里的男的哪个更帅,就跟问她银时和不二,她更喜欢哪个一样。无法回答。”

苏萌听得直点头:“那是的。两个都是我的最爱。排名不分先后。”

“对了,那帅哥做什么工作的,哪里人?”夏夏又把话题绕了回来。

“不知道。”

“你没问啊?”

“反正也不合适,问了干啥。”

“这么敷衍啊,你妈那能交待?”

苏萌托着下巴叹了口气,确实不好交待。下周五怎么办?

唐女士都开口了,就算她把门票给卖了,以唐女士的门路,肯定能再弄到两张。

要不,她装生病?

不行,那肯定会抓她去医院看病。到时候医生一检查,就知道了。瞒不过去的。

那……学校开就业动员大会?

也不行,学校一般不会晚上开会。

“唉,我妈下周五晚上又要抓我去相亲,怎么办讷?好烦啊,不想去。对了,夏夏,诺诺,你们快想想,你们有没有什么特别、特别要紧的事情,需要我陪你们去的?”

“这个……你想拿我们当借口推掉相亲啊?”夏夏反应了过来。

苏萌搂上她的肩,可怜兮兮地哀求说:“我们是好朋友嘛,帮帮忙呗。你们也不忍心我掉火坑吧。”

夏夏“嗤”的一声笑了:“相亲而已,掉火坑都出来了。好吧,我想一想。还有好几天呢,放心吧,一定帮你躲过去!”

“夏夏好人,爱你!姆啊!”

洗澡上床,准备上游戏看能不能扫掉几个任务。点开游戏图标的一瞬间,忽然想到一个非常严重的事情,她之前竟然一直都没有想到!

再配个很凶很凶的卡通表情。

很快,韩哲就回复了。

“你指的是,我们相亲的事,还是大名鼎鼎的绿帽哥,其实是个软妹子的事情?”

“都是!一个字都不许提!我们不认识!”

“可我们本来就认识啊,还差点搅基了。”

“闭嘴!”

韩哲发了个大笑的表情,然后问:“你为什么玩男号,还媳妇找了一个又一个?蕾丝?啧啧,怪不得对着我这样的大帅哥,也下得了狠手揍!”

“你才是蕾丝!”

“我要是,也是基佬啊!”

对于他的理直气壮,苏萌也是服气。

“小鱼干是我室友,我们一起玩的游戏,为了多拿奖励,就建了情侣号。”

“然后,她抛弃了你,另结新欢。再怎么说,那是你前妻诶,看着她和大猫你侬我侬,你不觉得碍眼吗?”

“说了我不是蕾丝。她是我的好朋友!”

“来百乐门吧。让你当长老。我说真的。”

“……你是看上我媳妇了吧?”

“我看上你了。”

“……”

“哈哈哈。我忽然想到一个好法子了。你要是不来百乐门,我就跟唐老师说,我看上你了,但是你不理我。那你会不会很悲剧?”

“……卑鄙无耻!”

“哈哈,开玩笑的。考虑一下呗,来我这。”

书本点评
这本书《甜蜜在线连萌》算是同类型游戏竞技小说里,非常有特点的一本。主要情节无非是回到高中时代发表小说,但不同于其他那些游戏竞技类,作者(淡淡风情)借主角(苏萌,韩哲)写出的东西,却是原创的,平行世界,言情,侦探,机器人,让人读起来颇有味道。同时本书的主角(苏萌,韩哲),也迥异于其他类型书的主角,其他主角是重生穿越后千方百计融入新的世界,而这本书主角,却仿佛旁观者一样,疏离地看着所在的世界,同时不断地在自我思考和成长,书中那一个个形象鲜明的女配角。仿佛也是他生命的过客一般。我不知道,这本书能写到什么程度,另

作者相关

淡淡风情

作者:

淡淡风情

VIP精品试读

  • 《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钢琴谱 强受 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同志

    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

    《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是十小妖所编写的一本总裁网文,主线空前绝后,文笔出神入化,极力推荐。《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精彩内容试看 六月季节,很美好的黄昏,花香摇曳,凉风轻融。辛辛苦苦设计了一天图纸,终于完成得差不多了,颜西西轻轻舒了一口气,收拾好东西,开开心心地下班。一边下楼一边想:晚上该怎么安排一下呢?是回自己那个安乐小窝老老

  • 《至少曾经爱过你》至少曾经爱过你小说TXT 虐文 至少曾经爱过你字母文

    至少曾经爱过你

    优质爆文《至少曾经爱过你》是微熏墨下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创作的主人翁洛凌,小姐,主要讲的是:“就是,自己做出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情,难道还不允许别人说吗?”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短发女人先开的口,另外一个也哧鼻的说。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什么样难听的话,都能够从嘴巴里面蹦出来。在她们讲我的时候,我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