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武破九荒》武炼巅峰 大结局 武破九荒同人

武破九荒

玄幻|萧叶,玄武|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576 人赞过 赞一下
本次我展现给各位读者们无敌小贝原创作品《武破九荒》,主人翁是萧叶,玄武,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网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片段预览 萧叶加快速度,朝着光源前进而去,借着光源散发出的光芒,他已经能逐渐看清楚山壁了通道。这山壁通道直通地底,像是被人开凿出来的,随着萧叶接近光源,通道尽头,一座不大的山洞浮现在视线中。与此同时,一股热浪迎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武破九荒》为作者无敌小贝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萧叶加快速度,朝着光源前进而去,借着光源散发出的光芒,他已经能逐渐看清楚山壁了通道。

这山壁通道直通地底,像是被人开凿出来的,随着萧叶接近光源,通道尽头,一座不大的山洞浮现在视线中。

与此同时,一股热浪迎面扑来,灼热的温度瞬间让萧叶身上冒汗。

“这是地底的岩浆!”萧叶大吃一惊,原来那光源,居然是在山洞中心沸腾的岩浆。

“那是……”

突然,萧叶目光一凝,只见那沸腾的岩浆中,居然倒插着一把造型古朴的长刀,半露的刀身散发着幽幽寒芒,相隔老远,萧叶也能感到皮肤刺疼。

“好刀!”萧叶双目发亮,即使他见识有限,也能察觉这把长刀的不凡。

在岩浆中,还漂浮着不少巨石,萧叶踩着巨石,是可以拿起长刀的,但是他没有这么做,而是谨慎的观察起四周起来,因为蛮熊还没出现呢。

“嗯?”萧叶没有发现蛮熊,却发现一个身披长袍的骷髅,依着山壁靠着。

“难道这便是那位陨落的先天境强者?”萧叶走了过去,打量了一番这具骷髅,很快被骷髅身前的一块石板吸引了。

那石板上刻满了字迹,苍劲有力,字里行间有种悲凉。

“吾十岁修武,十五岁成为先天武者,那时意气风发,自认为从此同辈无敌,横推天下武者,笑傲苍穹。”

看到第一段话,萧叶便暗暗点头:“能在十五岁成为先天武者,此人的资质很不错,恐怕比赵乾还要强上一些。”

萧叶接着看下去。

“但吾师笑吾无知,先天之上,还有万夫莫敌的玄武之境,唯有问鼎玄武,才有资格称为强者。”

“吾三问吾师,如何问鼎玄武,吾师只说了武道真意四个字,便闭口不言。”

“吾不甘心,诚心拜访地位显赫的强者,最终得知,要问鼎玄武境,必须领悟出一种武道真意。”

“吾立誓要领悟出虚无缥缈的武道真意,问鼎玄武。但怎奈资质有限,苦修二十载,却连武道真意的皮毛都没有摸到。”

“就在吾绝望之际,却意外得到一把玄武境强者的玄兵,蕴含那位玄武境强者的武道真意。吾欣喜若狂,带着玄兵归隐山林,却因为受到仇家追杀,伤重将亡。”

“唾手而得的武道真意,吾却无法再领悟,不甘!不甘!”

看到最后的不甘两字,萧叶仿佛看到一位雄姿勃发的身影,对天长啸,发泄着自己的不甘。

“先天境界之上,是玄武之境……”萧叶目光闪烁,石板上的话语,带给他极大的震撼。

他生活的青阳镇,连先天境武者都没有,玄武之境和武道真意他更没有听说过了。

“玄武境强者使用的武器,被称为玄兵么?这下子真是走大运了!”萧叶心中激动起来。

很显然,倒插在岩浆中的那把长刀,便是蕴含了武道真意的玄兵。如果他得到,岂不是就有机会领悟那虚无缥缈的武道真意了?

那可是十五岁突破到先天境的天才,苦修二十载都无法领悟出来武道真意啊。

萧叶压下心头的激动,目光停留在骷髅的披风口袋上。

“一位先天境武者身上,肯定有些宝物,晚辈得罪了,前辈莫怪。”萧叶对骷髅鞠了一躬,伸手朝口袋掏去。

最后,他掏出了两个瓷瓶,还有两本册子。

补脉丹!

这三个字,倒映在萧叶瞳孔中,让他内心狂喜起来。

“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能得到补脉丹!”

他忘记不了,从小对他严厉的身影……

他忘记不了,刻入心底的落寞身影……

他忘记不了,柳依依拿出丹药,践踏他自尊的时候,那个挡在他身前的伟岸身影……

现在只要萧叶拿着补脉丹,就可以让萧阳恢复实力,再次成为萧家村村长以下的第一强者,他怎能不激动?

这个瓷瓶是珍贵的补脉丹,那另一个瓷瓶呢?

“回气丹?莫非是让先天武者恢复先天真气的丹药?”萧叶暗道,从瓷瓶中倒出两颗黑乎乎的丹药。

那丹药才一出现,一股精纯的气息便直冲过来,萧叶只是轻轻呼吸,便感觉体内的真气居然增长了不少。

“好强的药效!”萧叶大吃一惊。

仅仅一个呼吸,便让他体内的真气增长了不少,要是直接服用下去,那他的修为还不暴增?

“先天武者拿来恢复先天真气的丹药,对于后天武者简直是天材地宝啊。”萧叶感慨道。

随后他压下香服回气丹的想法,将丹药收了回去。到现在蛮熊还没有出现,他可不想在这里停留太多时间。

随后他又拿起两本册子。

其中一本是黑龙国见闻录,里面对于一些丹药、凶兽、天材地宝的介绍,让萧叶双眼放光。

说到底,他只是个连青阳镇都没有走出去的少年,见识实在太少了,这本黑龙国见闻录对他来说,简直是太有用了。

另一本册子,则是一套后天功法,名为天罗功。

“原来是后天功法。”萧叶有些失去兴趣,他随意翻开册子,顿时身躯一颤,瞪大了双眼。

天罗功,可以利用体内十二条经脉壮大真气……

“十二条经脉!”萧叶倒吸一口凉气。

要知道,他现在修炼的混元功,利用九条经脉壮大真气,便让他拥有浑厚的真气,配合圆满的大崩掌,可以横扫同阶。

若是他改修这套天罗功,那真气的浑厚程度,岂不是更上一层楼?

“那时候说不定我还能将体内真气,进行第五次叠加,让大崩掌再做突破!”萧叶脑海中,突然浮现这个念头。

在大崩掌秘籍的最后一页,就写过这样一句话:叠加四次真气的大崩掌,并不是极限,若是真气浑厚者,可以尝试继续叠加真气。

如萧叶现在修炼的混元功,只能支撑体内的真气进行四次叠加。若是改修天罗功,再次叠加一次真气,并不是没有可能。

叠加五次真气的大崩掌……

想到这里,萧叶心中一阵兴奋。超越圆满层次的大崩掌,说不定都可以和二品战技一拼了。

要知道,整个青阳镇,都还没有一套二品战技啊。

至于修炼天罗功的难度,萧叶自动给忽略了。对于他来说,有时间之塔在手,再难的功法他都不怕。

“这次还真是大丰收啊!”萧叶将丹药和册子揣在怀中,视线停留在骷髅身上,“就是可惜了,前辈身上没有真正的二品战技。”

萧叶收拾心情,正准备拔出岩浆中的长刀,这时——

“吼!”

突然,山洞中出现一个高大的黑影,一股呼啸的劲风朝着萧叶涌来。

“嗯?蛮熊回来了吗?”萧叶神经绷紧,他不敢怠慢,体内的真气迅速进行四次叠加,大崩掌施展而出。

轰!

萧叶的双掌,就像是拍在钢板上,震得他双掌发麻,同时一股远超他的力量呼啸而来,一下子就将他撞飞出去,轰的砸在墙壁之上。

萧叶双眼直冒金星,气血翻滚,差点喷出血来。

“蛮熊的实力怎么会这么强?”萧叶满脸骇然。

蛮熊有着后天四重的实力,萧叶配合圆满的大崩掌,就算打不过蛮熊,也不会一下子就被轰飞出去。

这完全是秒败啊。

借着岩浆的火光,一头大约三米高,拥有金黄色毛发的壮熊出现在山洞中,它双目喷出愤怒的火焰,正恶狠狠的盯着萧叶。

“我靠,不是蛮熊,而是黄金蛮熊!”萧叶忍不住爆了Chu口。

黄金蛮熊和蛮熊,虽然只是多了两个字,但是实力天差地别,黄金蛮熊可是有着后天六重巅峰实力的凶兽啊。

“临死前还要摆我一道!”萧叶心中愤怒,那瘦弱男子肯定知道山洞中的凶兽是黄金蛮熊,却故意说成是蛮熊,就是为了坑杀他啊。

“看来这把长刀暂时拿不走了,等我实力变强再来。”萧叶一个闪身,便冲进了通道当中。

“嗷!”在萧叶身后,传来了黄金蛮熊愤怒的大吼,并且朝着萧叶追了上来。

幸亏当初开辟山道的人,没有考虑到黄金蛮熊的身高,所以黄金蛮熊跌跌撞撞,速度根本跑不快,只能眼睁睁看着萧叶消失在远处。

黄金蛮熊不甘心的吼叫了几声,最后才慢香香的爬回山洞中。

“呼——终于出来了!”走出洞口,刺目的阳光迎面扑来,让萧叶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

“大家伙,等我实力变强,再来陪你玩。”萧叶又将洞口做了些简单的掩饰,防止被人发现。

“回村子喽。”萧叶怀揣着丹药,大步朝着青阳镇的方向而去,他已经迫不及待让萧阳恢复实力了。

书本点评
玄幻小说题材不断推陈出新,就算是本身应该较严肃的小说,现今也演变成了各种恶搞娘化和变身,让人脑洞打开;但如果溯本求源,这本《武破九荒》可以算是此类文的鼻祖了,荒诞不经的语言,恶搞的手法,实在让人忍俊不禁;同时由于作者(无敌小贝)本身恶搞太过,加之肚子里笑料的不可持续和较稚嫩的文笔,看到后面难免会让人感到审美疲劳;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十年前的小说,在那个吃地瓜都能吃成大法师的坏境里,《武破九荒》的创新确实难能可贵,所以本次点评我给这本书打三颗星。

作者相关

无敌小贝

作者:

无敌小贝

VIP精品试读

  • 《逆袭小神医》逆袭小神医凌浩然小说全文 801 逆袭小神医大结局

    逆袭小神医

    火爆作品《逆袭小神医》是唐长老1新出的一本婚恋类型的故事,本网络故事的主要人物赵二狗,钱有福,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赵二狗被女人莫名其妙的一句话惊得目瞪口呆,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个女人刚刚说啥?问自己想不想上她?赵二狗愣在原地,半天不知道要说什么,以为女人在跟自己开玩笑。在他愣神的时候,女人已经走到他的跟前,

  • 《嫡女天师:王爷,哪里逃》重生之嫡女天师 穿越文 嫡女天师:王爷,哪里逃完整版

    嫡女天师:王爷,哪里逃

    天选人物是花溪,阿离的小说《嫡女天师:王爷,哪里逃》此文是卖文字的小火柴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故事余音绕梁,绝对是值得阅读的独家完整版小说,主要章节节选 “怕我?”这已经不是千机药第一次问她这个问题。只是花溪草今日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半晌才平复下心绪,淡然回道:“怕。”“为何?”千机药的眸子里满是散不开的墨色,如玉般闪耀的瞳孔里只倒映着花溪草一人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