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医色撩香:六零娇妻有空间》医色撩香:六零娇妻有空间百度云 T吧 医色撩香:六零娇妻有空间在线阅读

医色撩香:六零娇妻有空间

现代言情|太大意,小兔子|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308 人赞过 赞一下
主要角色叫太大意,小兔子的佳作是《医色撩香:六零娇妻有空间》,它是作者花未老墨下的一本现代言情新书,书中主要讲述:同情一秒钟这可怜的小兔子,为了自己更可怜的肚子,锦瑟还是决定不要在看下去了。不然,她怕自己有饭吃,恐怕也提不起那个食欲了。在锦瑟离去的时候,穆华年忽然转头朝着锦瑟待过的地方看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医色撩香:六零娇妻有空间》为作者花未老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同情一秒钟这可怜的小兔子,为了自己更可怜的肚子,锦瑟还是决定不要在看下去了。

不然,她怕自己有饭吃,恐怕也提不起那个食欲了。

在锦瑟离去的时候,穆华年忽然转头朝着锦瑟待过的地方看了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自己好像被谁盯上了一样。

锦瑟离去之后还想着自己空间里的那罐子肉汤,忽然,就觉得没了胃口。

活剥!

麻蛋,好吓人。

也不知道空间里那罐子肉汤,是不是也是这小子用同样的手法处理的。

暗搓搓的离去,锦瑟重新坐回粗壮的大树上,然后,拿出那破瓦罐。

离得近了感受,这味道好像更加奇怪了。

香,是肯定的,可是这香中带臭是个什么鬼东西?

在次不舍的嗅了一口,她没闻错,确实是香中带臭。

锦瑟顿时兴致缺缺的。

对于肉的味道,她可是垂涎了好久。

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吃到,虽然是偷来的,可这也是肉不是。

但这股子怪味道却让她怎么都下不了口。

最终,锦瑟也没有吃下去。

拿出空间里拿出一个压缩包装的鸡腿,不由得感叹,还是现做的肉好,味道那叫一个香。

可惜,她空有食材却不会做,只能吃人类口中的这些垃圾食品填肚子,真是浪费了这么大又这么全能的空间神器了。

又失望地看了眼手中的压缩袋装鸡腿,好歹,能挡住肚子不饿的感觉,也算不错了吧?

锦瑟一脚把瓦罐儿踹下树杆,刚好撞到一块石头上,瓦罐炸裂,汤水洒出,引得周围的空气都混合着一种奇怪的味道。

锦瑟无奈,只能换了个地方继续坐着吃东西。

怪谁呢,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太大意。

真是瞎忙活了半天,最后想吃的东西也没有吃上。

本来还想报复一下那臭小子,没想到最后却吓到自己。

她这可怜的小心脏哟!

穆华年回去的时候刚好看到了被锦瑟踢下树摔烂的瓦罐儿,怀顾四周,却空无一人。

穆华年眼眸瞬间幽暗了下来,只是在这寂静的树林里却并没有人看到而已。

掩下心中的想法,穆华年重新恢复那副清冷的表情,然后麻木的走出树林,往村子里的方向回去。

锦瑟靠着大树又修炼了一会,然后也起来往村子里去了。

这具身体的容量实在是太小了,当储存到一定的灵气之后,在修炼起来就像是往一个已经装满东西的容器里硬塞东西一样,装不进去不说,容器被塞的也难受。

锦瑟不由得感叹,照这个速度下去,别说恢复以前的修为了,她也就比普通人强上一点的事情,顶多,她的精力还可以当做木系异能使用。

不,应该说比异能更加强上一些,毕竟她以前的本体就是树木,对于用灵力控制滕蔓起来,比那些异能者要顺手多了。

一路不停,锦瑟看到许多人都对她指指点点还听到有人再说,“看,那就是傻蛋家买回来的小媳妇儿,真是可怜,这么小的年纪,这一辈子就跟个傻子,算是没指望了……”

书本点评
实体书的文笔,作者(花未老)更新稳定,可惜节奏实在是太慢了。。开头主角太大意,小兔子被偷了五块钱,虽然五块钱在那个时代不算少了, 但是围绕五块钱抓贼的一系列情节《医色撩香:六零娇妻有空间》一写就写四十章,后面也出现了大量无关紧要的情节叙述。在这个快餐时代,很多读者估计都撑不下去。

作者相关

花未老

作者:

花未老

VIP精品试读

  • 《该怎么演我不爱你》该怎么演我不爱你 小说 圣水 该怎么演我不爱你419

    该怎么演我不爱你

    火爆辣文《该怎么演我不爱你》是李觅音执笔的一本总裁类网络小说,主线中的主人翁是叶以薰,简霖,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文从字顺,推荐阅读。精彩片段预览:叶以薰好久都没有看到过自己丈夫那毫不掩饰的目光了,但是她知道,简霖陌不是随便说说的。忍着些许的惧意她提醒道:“你别开玩笑了,还有别人在这……”“那又如何?”不顾叶以薰的反抗,简霖陌欺身便将她压倒在了沙

  • 《妃子爱赌》花妃子直播赌 NP 妃子爱赌平胸小受文

    妃子爱赌

    《妃子爱赌》是烟絮羽所编写的一本架空小说,情节令人拍案,文笔惟妙惟肖,值得加入书单。当赖钱睡饱睁着犹如水晶般耀眼的玉眼时,她呆住了,这么会这样,现在就是什么状况。谁可以告诉自己,只见赖钱毫无淑女形象可言的掉在树枝上,一个白色的小挎包可怜巴巴的挂在树枝上,TX和短袖不知何时早已破烂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