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世蹉跎兮自逍遥》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 字母文 世蹉跎兮自逍遥武侠类型小说

世蹉跎兮自逍遥

武侠|大王子,老祖|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563 人赞过 赞一下
祢处士独家完整版小说《世蹉跎兮自逍遥》由祢处士最新写的武侠风格的网文,光环人物大王子,老祖,主线跌宕起伏,非常值得追。精彩内容试看:月微星繁,乌鹊南飞。浩瀚的星河缀嵌在无尽漆黑的虚空之上,莅临洛邑,鸳娥也因这闪耀璀璨的群星失去了颜色。一点赤红突兀地居于这星群之中,妖异如血滴地镶在这片银色的光辉之中…这是荧惑。在其旁边,即使是平常最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世蹉跎兮自逍遥》为作者祢处士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月微星繁,乌鹊南飞。

浩瀚的星河缀嵌在无尽漆黑的虚空之上,莅临洛邑,鸳娥也因这闪耀璀璨的群星失去了颜色。

一点赤红突兀地居于这星群之中,妖异如血滴地镶在这片银色的光辉之中…这是荧惑。

在其旁边,即使是平常最耀眼的紫薇也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荧惑星居于东方,紫薇黯微。

荧荧似火,行踪捉摸不定,它被认为是战争、死亡的代表。

荧惑又名赤星、罚星、执法。又视在东方叫悬息,在西方为天理。

今日是悬息….

今日是惑星直列,群星汇聚之日…今日是荧惑主宰,紫薇暗淡之日。

监星司乱作一团…无他,天子刚病下一年,大王子主政之机居然出现如此天象。

这岂不是说…大王子主政,朝纲崩坏,礼乐崩塌?

王宫外殿,祖庙侧厅。

主监测惑星动向的火正此时正将今日观测所得的成果颤颤微微地递给眼前的一位老人。

老人正襟危坐,看上去年龄很大,似乎已过耄耋…他有着仙鹤羽毛般雪白的头发,瀑布似地泼在纯白的大褂上,他有着腊月瑞雪般雪白的髯须,有序地悬挂在下颚上,直直地垂在盘坐的裙摆之上。他皱起的皮囊如同叠瓦状构造的沉积岩石一般,一层一层耷拉着。他的眉型如刀,眼神如鹰。

老人是监星司正,亦是当朝国师。

他从宽大的袖中伸出干枯如柴的手,接过火正递来的卷宗,然后方方正正地铺在身前的案牍上。

他的嘴唇微动,口中喃喃…这是在默读卷宗中的讯息。

火正就这么矗立在老人身前,像一座久经千年的石雕,一动也不敢动。

“荧惑主灾,天下将变。“老人将摊开的卷宗收拢起来,揣在胸前,朝火正说了一句话…这是他对天象的批语。

火正听闻老人之言,身体突然颤栗…多年在官场修炼的心性也不免动摇。

老人语气的平淡下,勾芡的是地动山摇。

老人的话可以说是一锤定音…老人说天下将变,天下便一定会变。

无他…因为他的身份和能力。

老人姓姬…名唤魴。

老人是文王公旦的第十世孙…也是灵王之孙...

老人是如今大周王室最长者…也是王室宗亲的领袖。

“我年已将近百…老天却舍不得让我安心合眼?“老人自嘲地笑了笑。

火正不敢接话…

荧惑星的突然出现…让他意识到自己性命难保。

自己的职责便是时刻监视荧惑的动向…

老人看了眼一动不动的火正。

他的鹰瞳盯得火正心中虚恐…连气都不敢喘。

“罢了。”老人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文王公旦早有预言…此事天下俱知…也不关你的事。”

老人从身下的席上站起,火正眼看着老人的步子,心中愈发惊怖,喉咙干涩。

可老人只是越过他,往门口走去。

火正感觉背后发亮,头皮也不禁发麻。

“你还愣着做什么,滚回去。”老人冷不丁地呵斥,让火正吓了一大跳。

火正即刻将头埋在地上,口口称诺。

老人走了...没有再理会跪在基地上稽首的火正。

过了许久,火正没有再听到老人的声音...他跪伏在地上,微微侧头,透过朝服袖中缝隙去看门口...确认老人已经离开了,才长长舒了一口气...短短一刻不到...火正的襟衫上下俱被汗液浸湿了彻底。

他从地上爬了起来,手脚皆软,只能将手去扶着最近的庭柱。

........

老人要去勤政殿,那是天子处理政务的地方,当然,现在主政的是大王子。

大王子姬晔虽然能力不出众,但是个刻苦的人...老人知道荧惑压紫薇一事,必然早就被送上其人的案牍之上...想必他也无心休息了吧?

老人独自一人走在这空寂幽深的王宫之中,头顶着的这漫天群星,如同无数只眼从上而下地俯视他。

老人的步子并不快,闲庭信步...似乎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像是信女在花园中散步。

可我们谁都知道...这件事情不只是要紧这么简单的。

大王子正在殿中发脾气,他是个没什么才能的人,所以遇事不决只能发脾气。

发脾气并不是发泄,只是一种对于无能的不甘心?

内侍们唯唯诺诺地跪伏在地上...生怕如之前那些不长眼的官人一样,被大王子轻易地杖毙。

大先生则坐在一旁,闭目屏气,吐纳炼炁。

他是被星夜召入宫中的...但凡大王子遇事不决,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自己这位从小的伴读,夫子留给自己的左膀右臂。

“子路...我该如何?”大王子终于发完了脾气,他早已挥斥了场中的内侍,如今正气喘吁吁地趴靠在办公的案牍旁。“我...真的就不适合这王位吗?”

大王子缓缓起身...走向主座之上,细细地摩挲着案牍,眼中呆滞,望着大先生的方向痴神。

大先生抬起了原本闭合的眼皮,看着颓废的大王子,不由得叹了口气。

“大王子...这...”

“子路...荧惑星出...是不是还有别的意思?”大王子猛地抬起头,眼神中放着光彩。

大先生听闻,眉头微皱。

“不对...荧惑主灾厄,主战争罹难...”大王子摇头,口中喃喃。

大王子自从执政以来,就不断地有人在背后指摘攻讦...在绑架案之后更甚...许多反对派的贵族卿士们甚至直言诟病...这让大王子这几天来愁眉不展,说是战战兢兢也不过分。

“大王子。”大先生开口。“夫子说过,我辈不应该理会那怪力乱神之事!”

“可这是荧惑啊!”大王子说道。“当年镐京城破...不也是出现这荧惑吗?”

“君子之辈,坚守正道,勤勉克己,不为外物所害心智,不为怪力所惑心神...你如今可是破了戒相,犯了忌讳。”子路依旧是铿锵有力,浩然蓬勃。

“可...”

”没什么可是不可是的。”子路轻易地打断大王子的话。“君上既然将此担子交付与你,便是相信你能扛起兼济天下的使命...你如今在这里疯言疯语,除了让你君父蒙羞,还能有什么实际的用途吗?轻易杖毙宫侍,是仁义帝王所为吗?如今洛邑虽乱...可其中难道不是有奸邪在王室社稷青黄相接之机搞得一些小动作吗?如此也让你轻易吓住了?你幼时与我谈的那些阔论高志又去了哪里?如今就算是荧惑出世...可贤明的君王是靠天象来治理国家的吗?”

大王子听了这番话之后先是一愣,然后眼神闪现清明,不再混沌。

他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也不顾及混乱的仪表,走到大先生身旁作揖。

“我有良友子路鞭策...如太祖得吕公矣。”

大先生没有动作...

着了相的人并不会轻易地因为他人的一番话就能改变自己的看法,他自己做不到,大王子也是如此。

“襄子(大王子的小名)既然把自己比作太祖,就应如子路所说一般,再勤勉克己一些,不要因为一些虚妄鬼神之说乱了心智,你须知,自己扛负的是这个天下。”就在殿中沉默之时,殿外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

姬魴手持监星司的卷宗,龙骧虎步地走进殿中。

“老祖...”大王子看见来人,不由得低头拱手,朝老人拜见。

大周重礼,虽是先君后父,可姬魴身份至高,由不得大王子不行礼。

大先生眉头皱得更深了。

“不知老祖深夜前来...”大王子抬头,刚开口便被打断。

“明知故问。”姬魴将手中的卷宗递了过去。

“老祖这是何意?”大王子心知肚明...姬魴此番来访,必然是那灾星荧惑之事...姬魴是他如今最不想见的人...无他,只要姬魴开口说这荧惑祸国,那明天无数的谏言奏章就会飞到他的桌前...又要有无数的言官要跪倒自己君父寝殿之外弹劾他这个主政的大王子了...更不用说他那些心怀鬼胎的弟弟们会在背后做些什么样的小动作?

“我此番前来,只是想告诉你。”老人鹰隼般地眼睛盯着大王子。“荧惑出世,对社稷无祸...只是战争将启,生灵涂炭罢了。”

大王子本来都已经开始考虑如何应付明日漫天的弹劾,所以听了姬魴所言,都有些茫然。

“老祖...这是?”他虽然无能,却也不是蠢蛋...自古荧惑出世,便伴随着江山动乱。

“与秦戎的战争...襄子你要做好必胜的打算。”老人没有直接回答大王子的话。

大王子明白过来了...老祖这是要助他。

“襄子明白!定不负老祖!”大王子连忙拱手低头。

“言尽于此。”姬魴甩了甩雪白的大袖,转身离去。

大先生眉头皱的更深了。

........

书本点评
这本是作者(祢处士)利用剩余资料写的一篇《世蹉跎兮自逍遥》式的小说,虽是月更,也稳定的更新了很多年。从整体来看,笔力可圈可点,偶尔桃色情节的点缀也很好的白描出了日本都市绚烂又陈腐的景象。但是众所周知的原因仍然在两年前惨遭平台的毒手,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目录

作者相关

祢处士

作者:

祢处士

VIP精品试读

  • 《往后余生,都是你》往后余生,都是你们 Twink 往后余生,都是你完整版免费阅读

    往后余生,都是你

    畅销作品《往后余生,都是你》是桃乐丝新出的一本总裁类型的网络小说,本作品的主要人物小嫩模,戴绿帽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看热闹的人群本来是一脸懵,听到这些话不由的一阵唏嘘,全部摇头轻蔑的看向乔屹然。“没想到堂堂乔家接班人是这样的人。”“就是,简直就是渣男!”那些前来结婚的人也不着急登记,全部都凑过来看热闹,时不时的发出

  • 《念念不相忘》念念不相忘gl 耽美 念念不相忘NP

    念念不相忘

    此回给兄弟姐妹们安利墨清歌原创的豪门新篇《念念不相忘》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沈念,顾一笙两位主人公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扭转呢,让我们一起看看吧!他从英国回来了么?六年前的往事浮上心头,顾一笙将她压在身下,用那样强硬的方式……要了她。沈念心口微窒,在顾一笙向她看来之时,仓皇狼狈地垂下头。“沈念。”顾一笙目光紧锁着沈念,凌厉的眸光仿佛要将沈念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