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王妃血残》冷酷六公主PK腹黑六王子 别扭受 王妃血残紧缚

王妃血残

古代言情|顾致岚,小姐|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257 人赞过 赞一下
独家创作《王妃血残》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坏情人,主要人物顾致岚,小姐,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故事,精彩章节节选:愣着的御医顿时回神,“哦哦”了几声,提着药箱子走到血残面前,看着血残的模样,不自觉咽了口口水:“小姐,你这……”御医的声音有点抖,不过这也没人会怪他,绕是其他人看着,都不太能够一时接受。顾致岚松了血残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王妃血残》为作者坏情人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愣着的御医顿时回神,“哦哦”了几声,提着药箱子走到血残面前,看着血残的模样,不自觉咽了口口水:“小姐,你这……”

御医的声音有点抖,不过这也没人会怪他,绕是其他人看着,都不太能够一时接受。

顾致岚松了血残,退到一边,血残抬起左臂,撕拉一声撕了本就烂了的左袖,一条很瘦的手臂就这么彻底暴露在众人视线里。

看着左臂上那深可见骨的抓痕,众人又吸了一口气,没人会觉得血残现在的行为有任何的不妥。

血残摊开掌心,那个血洞映入御医的眼里。

御医激动的放下药箱子,握住血残的手是左看右看,一脸震惊:“小姐,不知道你这个怎么伤的,都已经穿透了……”

相比较于冷静婉,冷残的伤实在是严重太多了,尽管这样,血残都还能面不改色,单薄的身躯还能杀死大虫,扛着大虫出来,而冷静婉只不过是伤到了腿,骨头还没伤到呢,人已经感觉要虚脱了一样。

御医顿时心就偏向血残了,所以药都是给最好的,上药的动作也比给冷静婉上药时的要轻柔利落得多。

血残不说话,御医也不逼问她,御医年纪也大了,又是在深宫多年,岂能不明白这些贵族小姐之间的尔虞我诈。

只是可怜了无辜的。

顾致岚回想刚才血残对他说的拜他所赐,又瞧见血残的手心,顿时就明白了所有的缘由,他的目光也变冷漠了一些,先前的不正经都收了。

御医又给血残把了脉,皱起的眉就没有松过:“小姐的内伤实在严重,有旧伤,也有新伤,日后还要多多养着,不能再动怒动武了。”

血残点头,道了声谢。

待上好了药把了脉,血残看着还被人抱着的冷静婉,轻嗤,目光转到司寇舜华身上,冷漠问道:“太子殿下,不知道先前说的猎物数量,谁多谁得奖励的事还算不算数?”

外围是没有大虫这些猛兽的,那血残得的,自然就是内围了,但是血残为什么会进入内围?她怎么进入的?她手上的箭伤又是怎么来的?

这些问题盘踞在众人脑子里,所以瞧着去打猎的几人,目光或多或少都有些复杂,尤其是受伤的冷静婉,但是他们身份比较低下,自然是闭口不言。

此刻的血残,冷静、清冷、目光清澈,司寇舜华不知为何,明明血残以这样的口气跟他说话,他却不生气。

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司寇舜华哼了声:“自然算数!”

血残笑开:“那就好!”

说完,她越过众人,自己去了山庄。

冷书桃、顾致岚与素兮几人赶忙跟上。

君风烟转身,望着血残走远,刚才血残那刺目的笑容,深深烙入他的脑海。

得了吩咐,众多小厮已经下去清点猎物数目了,而血残一个人轻易扛着的大虫,六个小厮一起抬才抬得动。

冷静婉看着血残的背影,目光仿佛淬了毒,粉拳被她紧紧握住,对血残千刀万剐恐怕都不能消了她的恨。

抱着她的男子看到她的状态,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书本点评
网络小说的黄金十年(2000-2010)涌现出了各类风格迥异的小说,与传统武侠小说模式的相对固定不同,网络小说的类型更加多样化,主角(顾致岚,小姐)很多时候也不再是旧时代的高大上或者正义人士。坏情人的这本《王妃血残》,是黄金十年中非常典型的一本网络小说,典型的那个时代烂大街的古代言情类型,典型的反派主角,当然贯穿其中的也是上个时代典型的轻佻文笔和老调桥段。犹记得当年在华中希望读书社租下后在课桌抽屉里偷读的场景,还有相貌姣好的那个同桌,一晃,十年就这样过去了。
目录

作者相关

坏情人

作者:

坏情人

VIP精品试读

  • 《逆袭小神医》逆袭小神医凌浩然小说全文 801 逆袭小神医大结局

    逆袭小神医

    火爆作品《逆袭小神医》是唐长老1新出的一本婚恋类型的故事,本网络故事的主要人物赵二狗,钱有福,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赵二狗被女人莫名其妙的一句话惊得目瞪口呆,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个女人刚刚说啥?问自己想不想上她?赵二狗愣在原地,半天不知道要说什么,以为女人在跟自己开玩笑。在他愣神的时候,女人已经走到他的跟前,

  • 《嫡女天师:王爷,哪里逃》重生之嫡女天师 穿越文 嫡女天师:王爷,哪里逃完整版

    嫡女天师:王爷,哪里逃

    天选人物是花溪,阿离的小说《嫡女天师:王爷,哪里逃》此文是卖文字的小火柴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故事余音绕梁,绝对是值得阅读的独家完整版小说,主要章节节选 “怕我?”这已经不是千机药第一次问她这个问题。只是花溪草今日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半晌才平复下心绪,淡然回道:“怕。”“为何?”千机药的眸子里满是散不开的墨色,如玉般闪耀的瞳孔里只倒映着花溪草一人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