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自闭少女的克星医生》自闭少女的克星医生txt下载 Twink 自闭少女的克星医生总攻

自闭少女的克星医生

浪漫青春|穆嘉言,穆嘉宇|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670 人赞过 赞一下
光环人物是穆嘉言,穆嘉宇的小说《自闭少女的克星医生》此文是濑司里所编写的浪漫青春文,文笔惟妙惟肖设定新颖,绝对是值得一阅的经典小说,主要章节节选 瑜爷和廉陵走在前面,穆嘉言与他们一前一后相继下了楼梯,走出餐厅大门的时候,瑜爷转头看向她,问道,“嘉言,廉陵问你为什么学医。”她伸手指了指自己,反问道,“我?”他们停在食堂门口,廉陵看向她,点点头。穆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自闭少女的克星医生》为作者濑司里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瑜爷和廉陵走在前面,穆嘉言与他们一前一后相继下了楼梯,走出餐厅大门的时候,瑜爷转头看向她,问道,“嘉言,廉陵问你为什么学医。”

她伸手指了指自己,反问道,“我?”

他们停在食堂门口,廉陵看向她,点点头。

穆嘉言双手放上衣兜里,耸了耸肩,眼睛飘向了别处,低声说道,“没什么原因。”

为什么选择学医,好像没有人认真问过她这个问题,周围认识的人都觉得是理所应当,学医前途一片光明,不用担心这个职业什么时候会消失。

高中时候她一直很迷茫,不知道将来的自己想做什么,可以做什么,只觉得一切顺其自然就好。

那是高三夏天的事了,临近高考,穆嘉言一门心思扑在学习上,却忽视了周围的不寻常。

高考生时间紧任务重,那个时候她从早上离家到晚上放学都留在学校,午饭也是在学校食堂解决的,甚至得空闲时间才会小憩一会儿,丝毫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事情。

夏天,中午太阳光刺眼,空气中都弥漫着挥散不去的热浪,穆嘉言心里烦闷,拿出手机和穆嘉宇聊着彼此的学业,适时地关心她的弟弟。

眼看来教室上课的同学多了起来,她跟穆嘉宇说,“同学都来了,下次再聊。”

没想到穆嘉宇下线前一时多嘴,扰乱了她的心神。

“姐,爷爷住院了。”

穆嘉言无比震惊,想到之前去看爷爷的时候,他的身体还很健康硬朗,和蔼地跟她说,“高考完有奖励给你。”

当时听完这话,她还无比期待,怎么突然就病了,她心里顿时很慌。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严重吗?”

爷爷年纪毕竟大了,以前冬天出去遛弯的时候就不小心滑倒摔了腿,好不容易养好,身体也明显没有之前好了,平常出行都得拄着拐杖。

“就前几天的事,他们不让我告诉你,怕你分心。”

“他们有天晚上嘀咕了整晚,还以为又吵架了,就没在意,难怪这几天回到家爸爸在妈妈就不在,妈妈在爸爸就不在。”

“他们去医院陪爷爷了,我听爸爸说爷爷前些日子在街上遇到算命的,算命的说他可以活到九十多,回到家逢人就说,他那几天可高兴了,结果大中午出去逛街,在家附近的公共厕所上完后便倒地不起,幸好被熟人发现,通知了家里人,这才送去医院。”

穆嘉言皱了皱眉,“那爷爷是不是还在医院躺着?”

“嗯,爷爷还昏迷着,医院诊断是脑梗,没办法痊愈的。不过别担心,姑姑小叔他们都轮流照顾爷爷。”

“嗯,我知道了,那先上课吧。”穆嘉言发完最后一条消息便关了手机,一头趴在桌子上。

下午的课她听的断断续续,无法冷静,整颗心飞出了学校。

晚上回到家,家里妈妈在,穆嘉言径直走到她面前,委屈地说道,“爷爷生病了都不跟我讲,那要到什么时候才会说。”

妈妈先是诧异,又叹了口气,说道,“嘉宇跟你讲的吧,这个孩子,本来想等你爷爷病情稳定一点,再跟你提的,你爷爷这不是刚住院吗,情况不太好,你过去也帮不上什么忙,还不如安安心心学习,考虑到这点,就没有和你说。”

穆嘉言低着头捏了捏校服的衣角,一脸难过,固执地说道,“我周末便去医院看爷爷,每个周末都要去。”

妈妈知道拗不过她,应允了她的要求,嘱咐道,“你爷爷也希望你能顺利考上好大学,你不要辜负了就好。”

她点点头,“我知道,那我回房间看书了。”

得到大人的同意,也解决了一桩心事,穆嘉言重拾心情,翻开书认真看了起来。

很快便到了周末,穆嘉言早早起床跟着妈妈来到了医院,一路上忐忑不安,直到来到病房外面。

她深吸了一口气,走在妈妈身后,探出脑袋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爷爷,眼睛一酸,扭过头偷偷抹了眼泪。

弟弟昨天回了家便待在了医院,见到他们来了,笑了笑,对穆嘉言说道,“姐,你来啦,姑姑小叔他们刚走,回家洗衣服收拾东西,估计晚上就来了。”

她应了一声,走到病床前,弯下身子叫着“爷爷”,顺带拍了拍肩膀,床上的人没有丝毫反应。

妈妈整理了病床周围的杂物,解释道,“医生说你爷爷昏睡的时候居多,白天尽量不要让他睡觉,你要大声喊才行。”

穆嘉言踌躇了一下,凑近耳朵旁,大声呼喊,“爷爷,起床了,我来看你了。”

只见他皱了皱眉头,费力的睁开眼睛,寻找声源所在,双眼无神没有焦点,穆嘉言不解,看向她妈妈。

她妈妈看着病床上的老人,说道,“他只能听到说话声音,分辨不清是谁在跟他说话。”

穆嘉言难过的点点头,安静地坐在凳子上守着她爷爷。

穆嘉宇昨晚熬夜照顾爷爷,这会儿找了地方去补觉。

妈妈出去办手续,眼看补液快滴完了,她一时手足无措,急忙跑去护士站找了护士求助。

一位年轻的护士哥哥手里拿着补液走了出来,对她说道,“走吧,我是负责5床的护士,对了,你是老爷子的孙女?”

“嗯,今天休息,我来看爷爷,他们刚好都出去了。”穆嘉言回答。

推着治疗车来到病房,护士哥哥伸手换上新补液,向她招了招手,耐心的说道,“下次不要慌,这个是呼叫铃,有事情可以按这个,还有,你看这个液体,它下方连接的输液管里不能有气泡,所以不要调这个按钮,有问题叫我就可以。”

穆嘉言回道,“嗯,知道了,谢谢你。”

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了解医院,病房,药物,觉得什么都很新奇,看着护士医生忙碌的身影,觉得他们的样子很潇洒,他们遇事永远一副镇定自若,临危不惧的样子,让她很是钦佩。

妈妈回到病房后,穆嘉言问,“妈,爷爷吃饭怎么办。”

她妈妈指了指鼻子处的那根管子,“这个是胃管,你爷爷吃不了饭,有专门配好的营养液,护士会定时来喂营养液,拿大针管打到这个里面去,要是用嘴巴的话会被呛到的。”

她“哦”了一声,妈妈又说道,“你多跟他说话,不要让他睡着,给你爷爷两个小时左右翻身拍背,不然肺部积了痰就难办了。”

“嗯,好。”穆嘉言答道。

穆嘉宇下午便提前走了,因为要坐车赶去学校。

就这样坐到了晚上,穆嘉言因为第二天还要去上课,依依不舍的离开了病房。

虽然她时不时地在爷爷耳边唠叨,她爷爷没能回应她的话,心里还是很满足了,最起码可以看到爷爷的脸。

穆嘉言以后的每个周末都不曾缺席,一直坚持去医院尽一份自己的绵薄之力,那些日子她在医院学到了很多医学常识,那个护士哥哥空闲时候教了她很多东西。

其实真正算是学医的契机便是穆嘉言爷爷的去世,这也是她一直以来的遗憾。

老人家年纪太大,住院一个多月后连续几天发烧,意识已经模糊了,很遗憾从住院以来没有清醒的一天,最后还是没有熬过去,弥留之际家里人办了离院手续把她爷爷接回了家。

穆嘉言得知爷爷去世时那天晚上,爸爸打电话给家里,沉痛地说,“爷爷走了。”

当时家里只有穆嘉言和她妈妈两个人,穆嘉言知道后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流泪,只是心里堵得慌,妈妈本来想去那边看情况,怕她害怕,便留下来陪着她在家睡觉。

穆嘉言晚上睡得不安稳,梦到了爷爷,爷爷在梦里对她和善笑着,说道,“爷爷想吃鸡蛋了,给爷爷拿几个过来吧。”

她醒来时泪水早已浸湿了枕头,想到昨晚的那个梦,她起床后告诉了妈妈。

刚好她妈妈要去爷爷家,他们老家有个习俗,老人不在了,要把属于他的东西烧掉一些,于是她妈妈顺便做了各种鸡蛋类的菜品带了过去,煮鸡蛋,炒鸡蛋,蒸鸡蛋,但凡能想到的,都做了一遍,也差不多用光了冰箱里的鸡蛋。

穆嘉言早晨去了学校,脸色差到同学都特地关心地问她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请假回家休息这类的话语。

她心里难过,回家也做不了什么啊,于是起身去洗手间洗了把脸,为了脸上显出正常的红晕,用力拍拍自己的脸颊,吐出一口浊气,回到了教室。

爷爷的葬礼,穆嘉言没有去,她在家里提了一句请假,她爸爸不容置疑地说,“你正常上学就好了,不要请假,你爷爷不会怪你的。”

她哭出声来,“为什么嘉宇能去,不让我去?”

穆嘉言爸爸丢下一句便回了屋,“没有为什么。”

很遗憾她没有看到爷爷的最后一眼,也没有送爷爷最后一程,不管爷爷怪不怪她,总归是没办法原谅自己。

书本点评
忽略令人诟病的主角(穆嘉言,穆嘉宇)性格,濑司里的这本书《自闭少女的克星医生》还是颇有看头的。不同于其他小说各种平行世界的乱入,整本书类似蝴蝶效应的线性叙事,加之性格鲜明的配角,我觉得可以算是今年难得有亮点的一部网络小说,特别是主角(穆嘉言,穆嘉宇)冒充神棍的种种行为有时候真让人忍俊不禁。哈哈,当然缺点也不少,作者(濑司里)有些思维习惯还是停留在老时代,尤其是老套的世家设定,还有最近更新的一些较幼稚的政治斗争,算是这本书的败笔。

作者相关

濑司里

作者:

濑司里

VIP精品试读

  • 《天价前妻:总裁夜夜来》天价前妻,总裁过时不候全文免费阅读 GV 天价前妻:总裁夜夜来圣水

    天价前妻:总裁夜夜来

    火爆作品《天价前妻:总裁夜夜来》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小珞惜,主角陆宇峰,苏青,是一本总裁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陆黎回到家,刚好陆铭言从大门口出来。“堂弟,叔叔好像找你有事。”陆黎不想理会,可是陆铭言却挡在了他的面前,不让他进去。说话的语气带着一种挑衅的意味。陆黎缓缓地开口:“让开。”“堂弟,叔叔要是知道,你为

  • 《大明纪事》帝国政界往事大明纪事 忠犬攻 大明纪事直人

    大明纪事

    《大明纪事》为怪味腰果笔下,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小说剧情回顾:果然,东街巷尾有人卖一千两一只的鸟,不多时就不胫而走,穿得沸沸扬扬的。陆小猫一直等在那里,无论谁来都不让开,等到还剩下最后半个时辰的时候,陆小猫已经有些心急了,只是面上依然不显,她这不会今个儿等不来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