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不惑四十》四十为什么叫不惑 字母文 不惑四十kuso

不惑四十

现实|小威,吕梅|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81 人赞过 赞一下
今天本小编分享给各位小说迷们回丫原创网络创作《不惑四十》,主人公是小威,吕梅,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小说剧情回顾 吕梅再次徘徊在医院的大门口,她想打掉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她不想要孩子,而是肚子里的这个老二是个意外,她第一个女儿还没断奶,这个老二就来了,简直来得太不是时候,工作忙,又没有人帮忙带孩子。她倒是想再要个老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不惑四十》为作者回丫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吕梅再次徘徊在医院的大门口,她想打掉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她不想要孩子,而是肚子里的这个老二是个意外,她第一个女儿还没断奶,这个老二就来了,简直来得太不是时候,工作忙,又没有人帮忙带孩子。

她倒是想再要个老二的,而且是想要一个儿子,生第一个女儿的时候,整个婆家都没有一个好的脸色给她。现在政府提倡一对夫妇一对孩儿,她完全可以再生一个,这事儿吕梅一点也不着急,她希望两个孩子年纪能差距的大一些,那样大的就能照顾小的,也不至于年龄相当,在一起互不相让容易打架。

从家里出来本来是决意要打掉孩子的,才会来医院,但是到了医院门口,吕梅又犹豫了,不是因为孩子,而是她怕疼,人流刮宫那对于女人来说可不是一件小事,那可是关乎生命的大事。

正当吕梅徘徊在医院大门口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丈夫的姐姐路过,看到了吕梅,走了过来。

“你在这干嘛呢?”

“我怀孕了,小苹还没断奶呢,想先打了,等小苹大一大再要孩子。”

“胡闹!那刮宫是你想刮就刮的啊?疼先不说,刮过孩子再想怀可就没那么容易了!你这还没个儿子呢!怀都怀了,刮什么刮啊。赶紧回家。”

……

本来吕梅就犹豫了,被大姑姐一顿训说,更纠结了。先回家再说吧。回到家每每一想到疼,打胎这事就这么拖拉下来。到了一定月份,再想打已经不可能了。

这个老二,也是不消停,记得吕梅怀第一个孩子的时候,也没什么特别反应,就生完了。老二可好,没一刻闲着,一会踢踢腿,一会伸伸腰,工作中的吕梅经常被肚子里的孩子扑腾的吓一跳,心想,这么淘气,肯定是个儿子,错不了了。

这个老二太不省心了,自从怀了老二,从不馋肉的吕梅从饭店门口经过,每次都馋的不行,又羞愧得不行。一起的好姐妹劝她:“你怀孕,就去买点肉解解馋呗。”

“那怎么行,我这上有老下有小的,这跑去买肉,岂不成了偷嘴的媳妇儿了!说出去多难听啊。”

“我又不说。”

“那也不能去。”

有一天丈夫搬回来一坨冻带鱼,这个在当时可是好东西,凭票购物的年代,可不是谁想买什么就能买到什么的。吕梅趁中午下班休息的时候把鱼收拾出来,想着晚上就可以吃了,可晚上下班回来一看,鱼一条都没了,隔代的婆婆说,下午她都拿去给她的大闺女了。面对长辈,还是隔代的,吕梅只好不吭声。

就这样,每天白菜土豆大碴粥,吕梅觉得都快吃吐了,天天就想着香香的肉,可是直到老二出生,也没吃上一口肉。

医院里,小护士倒拎着一个黑乎乎的小家伙说:“家属有心理准备啊,这个孩子可能养不活。”

那小家伙不动也不哭。大姑姐走过去,照屁股拍了两巴掌,小家伙勉强有点动静,哼唧了几声。大姑姐说:“这不还有气儿呢么!养着!可别像我小妹一样,因为我妈死了,带气儿就给活埋了。”

得于大姑姐一句话,小家伙留了下来,倒也争气,是个大肚皮,能吃能喝,自己硬把自己吃得活蹦乱跳,就是不爱睡觉,点灯熬油的玩,怎么哄都是不肯睡的。吕梅第二天还要上班,经常困得不行,可是一关灯孩子就哭。还是大嗓门,一哭就惊天动地的,哭得相当的威武,因此取了个小名“小威”。

吕梅想要一个儿子的愿望也不能实现了,因为小威一出生,就开始了独生子女的计划生育政策。

东北独生子女的计划生育政策执行的相当铁腕,很多偷着怀孕的女人,都被计生办逮住,塞进大卡车统一拉到医院,做强制人流手术,听说有的孩子取出来都会哭了,却直接被扔进水盆里浸死。

当然,这只是吕梅听说,并没有亲眼所见。

但是超生的人,抓住,被处罚得丢了工作,掏不起钱,却是实实在在有的。

吕梅工作是事业单位,领导管的严,出了月子就开始上班,因为没人带孩子,就把大会议室的桌子靠墙一放,在桌子上钉了一个门把手,把小威包好,用绳子往门把手上一拴,只有喂奶的时候可以探望。小威倒也消停,不哭也不闹,慢慢长大了点,小威醒的时间长了,怕小威无聊,吕梅就每天换了不同的《人民日报》立在墙边给小威看,这是小威最早的“玩具”和启蒙读物。

小威说话很早,还不会翻身就已经可以两个字两个字的往外蹦词,来表达自己的意思了。

周末吕梅在家用缝纫机做一家人的棉裤,小威就躺在炕上对吕梅说话:“妈妈,狗叫。”

吕梅正忙个不停,根本没听清小威说的什么,不耐烦的说:“什么啊?”

小威便再说一遍:“妈妈,狗叫。”然后怕吕梅不懂,马上又道:“汪汪。”

吕梅和丈夫不在一个工作单位,相距有些远,两个人便处于异地分居状态,吕梅临时租住在一个平房里,里间是大炕,进门便是炉灶,可以做饭,同时兼具着烧炕取暖的功能,做饭的火把饭煮熟,热烟,便会通过大炕里面砖头砌成的九曲十八弯般的通道,从烟囱排出,若想保持房间内以及大炕的温度,就在烟囱上开一个缝,插上一块铁皮隔板,这样就可以阻止热量外流,但又不能完全堵死。

这天小威的爷爷过来一起吃的晚饭,晚饭后,吕梅带着小威铺炕睡觉,哪知小威就是不睡,由开始的闹腾变成大哭不止,闹得吕梅虽困得直打盹,却睡不成。吕梅开始还哄着,慢慢失去耐心,过了一会儿吕梅自己也开始心里难受,恶心不舒服起来。

吕梅向来胆子大,却有点迷信,心想,今天这是犯了什么忌?便抱起小威想去邻居家坐一坐。起身一站起来,竟然浑身没有力气,整个人软绵绵的,抱着小威刚踉跄着推开门,整个人便失去了知觉,扔了小威,噗通倒了下去。

吕梅感觉脸上有一个湿乎乎的东西动来动去,睁开眼睛一看,竟然是一条野狗,野狗见吕梅醒了,撒腿就跑,吕梅坐起来才想起小威,回头看小威在不远处,幸好没有被野狗叼走。

吕梅走过去抱起小威,小威居然安静的睡着了。

第二天,吕梅烧炉灶,拉烟囱上的推板,才发现推板居然被全推上了,把烟囱挡得严严实实,一点烟都冒不出去,难怪昨天会出现那一桩,原来竟然是煤气中毒。可能是小威的爷爷不小心推严了吧。辛亏小威不停的哭闹,否则两个人倒头便睡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等小威再大一大,吕梅会议室的大桌子,就拴不住了小威了,单位让把小威送到机关幼儿园。机关幼儿园的阿姨都是一边聊天一边撵孩子们睡觉。小威去过一次以后就再也不愿意去了,每次吕梅送小威去幼儿园,小威总是抱着路边的电线杆哭得昏天黑地,鼻涕一把泪一把。去接的时候小威也都是挂着鼻涕和眼泪,趴在幼儿园大炕边的铁栅栏窗台上,眼巴巴的往外望。

后来小威发现去幼儿园是她抗拒不了的命运,而且发现她是里面最小的,所有的孩子她都挠不过,只有闭着眼睛挨挠的份儿。后来小威就改变了策略,该睡觉了,小威就帮幼儿园阿姨递扫把,然后阿姨就拿扫把挨个拍炕上躺下的一排孩子睡觉。阿姨总跟吕梅夸说小威最乖。

即使最乖,阿姨也希望管的孩子越少越省心,就把大炕烧的滚烫,孩子们热得冒汗盖不住被子,阿姨就把窗户一推,大开着,冷风呼呼的就灌进屋里来,孩子们集体躺在热炕上,上面却吹着冷风,然后机关幼儿园就每天都有一半的孩子在感冒请假中度过。小威也不例外,三天两头的感冒进医院打吊针,扎完手背扎脚背,扎完脚背扎脑门,后来扎的都没地方下针了。

小威感冒总是在夜里,白天吕梅看小威有点感冒的样子,便请了假去医院,但每次都会被大夫说没事给打发回来,可是到了夜里就严重高烧,吕梅只好半夜爬起来抱着小威再去医院。

有一次,冬天路上结了冰,又没有路灯,吕梅抱着小威脚下一滑,一个跟头结结实实的摔了下去,半天吕梅都没爬起来,等爬起来一看,小威被吕梅扔出好几米远,幸好是掉在雪地里。

夜里医院只能挂急诊,打对胃不好的罗霉素之类的吊针。

小威不喜欢打针,小威喜欢吃药,最喜欢吃吕梅买回来的维生素糖豆,不喜欢吃西药药片,因为她咽不下去,还偏偏喜欢封了蜡的中药丸,觉得嚼起来有股淡淡的甜。小威总趁吕梅不注意就偷吃中药丸,经常像鸵鸟一样撅着屁股躲在被子里偷吃药丸,然后被吕梅发现拎出来时,满嘴都是药。

小威就这么被感冒折腾了一段时间,不仅吕梅受不了,工作单位也受不了,正好吕梅申请的单位分房批下来了,单位分给了吕梅一套单位住房,吕梅便把隔代的婆婆和小苹也接过来一起住。

小威终于可以不上幼儿园了,就由吕梅隔代婆婆,小威的太奶奶带,太奶奶还带着一直在太奶奶身边长大的姐姐,小苹。

小苹和小威很少放在一起过,乍一放一起俩人互不相让,谁也不服谁,总是打架,然后太奶奶就去找吕梅告状:“吕梅,你家小威又欺负我家小苹啦!”

小苹和小威长得一点也不像,小苹长得白白的,嫩嫩的,胖乎乎的,娇滴滴的不爱说话。小威长得一眼就看出营养不良的样子,黑黄的脸上还顶着雀斑和白皮藓,一张小嘴巴巴个不停。

后来小威就陪太奶奶打纸牌,给太奶奶拿烟袋锅子,递烟纸、烟盒,帮太奶奶装烟袋锅,还会给太奶奶卷纸烟。再后来小威和姐姐再冲突,太奶奶就改口了:“小苹怎么没有个姐姐样呢!就不能让着点妹妹!”

小姐俩在一起磕磕绊绊慢慢就熟悉了彼此。小威会有各种疑问,经常跑去问吕梅,比如“妈妈我从哪来的啊?”

“垃圾堆捡来的。”

“真的啊?”

“嗯真的!要不你怎么能那么脏呢!老得洗澡。”

“噢……”

小威不喜欢洗澡,每次都被吕梅按住,不搓破皮不放手,吕梅和小苹都白,唯独小威相对黑些,吕梅总觉得小威没洗干净,每次都用力的使劲搓。

小威不喜欢洗澡,但喜欢吃饼干,但小孩子的零食不是哪里都有卖的,可晚上不让小威抱着饼干铁桶,小威就不睡觉,吕梅有时从外地买,有时托人捎回来些,有时就去火车上买高价饼干回来。

小威发现,有好几个大广播喇叭,每天都会定时的唱歌和讲话,听说广播喇叭里播放的都是新闻,大家都要响应广播喇叭的号召,其中有一句小威听得最多,就是“瞪小苹”,每次广播喇叭一说“瞪小苹”,小威都会响应号召,跑去找姐姐,使劲的冲姐姐瞪上好几眼。

有人好奇的问:“小威,你干嘛呢?总挤眼睛干嘛?眼睛不舒服啊?”

小威得意的一指高高的大广播喇叭说:“没有啊。我在响应中央号召,学习瞪小苹呢。”

“哈哈哈哈哈哈……”

小苹进小学了,小威羡慕得不得了,家里便多了一个小黑板,和一个小板凳,小苹是老师,小威是学生,小苹在学校学了什么,回来就给小威讲什么。

一天小苹给小威布置作业,太阳的“日”,月亮的“月”,星空的“星”,等检查作业的时候一看,满本子画的星星月亮和太阳,小苹问:“让你写得作业呢?”

小威指着本子,得意的说:“这就是啊,这不就是日月星么?”

自从姐姐上学了,就不爱搭理小威了,嫌弃小威是个小屁孩。

吕梅的小弟弟和吕梅年龄差得比较多,小威就喊他小舅舅。小舅舅还在读中学,有时小舅舅会来家里,小舅舅也会给小威和小威的小伙伴们上课,小舅舅在黑板上写“苍蝇”、“蚊子”,教过大家一遍后就让大家念,小威和小伙伴们异口同声的大念道:“瞎蜢”!

小舅舅气的不行:“看你们才是瞎蜢,你们全都是瞎蒙!”

小舅舅不爱学习,早早就自己偷偷退学跑去工厂上班了。休息的时候就带着小威在家里画画,小舅舅三笔两笔就可以画出个孙悟空和猪八戒,活灵活现的。小舅舅坐在炕桌边画画,小威就爬上炕,背对着小舅舅站在窗台上看天,“轰——”的一声晴天炸雷,小威直挺挺倒下去,咣当压在小舅舅后背上。

“唉呀妈呀,吓死我了!”小舅舅大叫。

小威却半天才反应过来,直点头,“嗯,嗯,也吓死我了!”

工厂出事了,小舅舅没了半条腿,算工伤。小舅舅性格变了好多,很少来了。小威就去吕梅单位玩,单位里有三个和小威同龄的孩子:小玲、小美、小富。

他们几家都挨着,在一起,是单位分的房子。小威和小美、小富他们三个要好,他们都不喜欢小玲,玩也不愿意带着小玲,小玲和她妈妈一样,颐气指使,玩啥都这事儿那事儿全是事儿。

小威跟小伙伴们在吕梅单位的大院子里玩过家家,还可以采野菜野果,挖婆婆丁,采鸭子嘴,在院墙边采柳蒿芽。吕梅单位院墙四周还长了野生的树莓,长长藤条爬满院墙,虽然藤条上长满了刺儿,但是它会结红红的树莓,大家都喜欢吃,还有树莓藤下的野草莓,趴在地上找草莓叶子下藏着的红草莓,然后比谁的草莓个头大。

小威还会用柳树皮做口哨,把柳树嫩枝折下来,用力扭树皮,皮便会与枝条分离,取下整个的柳树皮,切成一段一段的封闭圆筒,就是小小的柳哨了。

小威从家到单位就五分钟路,却在路口遇到一个小姑娘,头发长长的,扎着一个散散的马尾。小威走过去问:“你在这干嘛?”

“我等我妈。”

“你妈呢?”

“还没下班。”

“你怎么不回家?”

“我不想回家。”

“你家在哪?”

“不知道。就那边。”

小威一边往妈妈单位走一边回头看,小威特别喜欢那个女孩,特别喜欢那头长发。

可是小威没有长发,小威的头发黄黄的,稀疏的看得到头皮。妈妈不给小威留长发,说没时间给她梳头。小威想找找妈妈谈谈:“妈,我想留长发。”

“不行,我忙着呢,哪有时间给你梳头。”

“可是我姐怎么留长头发?”

“一个就够忙了,你不能留了。”

“那我自己梳头。”

“等你学会的再说吧。”

“可是我现在没长头发怎么学?”

“那就多吃鸡翅膀,手巧。”

然后每次有鸡翅膀的时候小威都抢着吃。

可是小威一直留着“小子”头,爸爸的好多朋友经常误认为小威是男孩子。

小威一直抗议,一直梦想有自己的长头发,可是直到要入小学了,妈妈才同意把小威的发型,从假小子改成齐刘海儿的学生头。

每次小威爸爸外出,小威都喜欢跟着爸爸,爸爸单位有辆绿色东风幺四零车,车轮子特别大。周围只有爸爸一个人会开,小威爬上高高的驾驶室,最喜欢坐在大东风幺四零上,跟着爸爸出去兜风,整个区的汽车用一个手的手指就数的过来,感觉坐在车里,与众不同,有点威风凛凛的。

不过恼人的是,爸爸的朋友和他的徒弟每次都误认为小威是个男孩子。小威很烦恼,什么时候才能做女孩子呢?

书本点评
回丫算是现实的老司机了,他的小说《不惑四十》也属于典型的装逼流小说,自嗨骚包的主角(小威,吕梅)和令人捧腹的垃圾话是其一贯的特点,虽然自嗨的到后面难免让读者感到腻歪,开后宫也开得令人无比尴尬,但还是推荐给喜欢现实类小说的朋友吧,虽然我放下去就再也捡不起来........

作者相关

回丫

作者:

回丫

VIP精品试读

  • 《他是魔尊》魔尊他又复活了 天然受 他是魔尊耽美狼

    他是魔尊

    《他是魔尊》是不会吃火锅所编写的一本都市网络故事,故事扣人心弦,文笔一气呵成,实力推荐。《他是魔尊》精彩情节试读 烈日炎炎,李林头带黄色安全帽,身上白色汗衫,肩上挑着一担泥浆朝前方建造中的房子走着,身上少许的赘肉随着他的动作而颤动。“李林,你快点!”二楼横梁上的光头男子朝李林大喊,同时将手中用完的泥桶往一楼地面一

  • 《重生之蚀骨情深》重生之蚀骨情深 小说 NP 重生之蚀骨情深别扭受

    重生之蚀骨情深

    《重生之蚀骨情深》是倾城有何所编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设定令人拍案,文笔朴实无华,值得追。“好了,哥你别提他,我是你的亲妹妹,为什么不是他惹怒我了?”沐潇尘气愤地要跺脚,果不其然哥哥还是和前世一样一如既往的相信司宸煜,将所有的信任交付于司宸煜,然而最后换来了什么?沐离枫看着沐潇尘顿时眉头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