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心上有你便相思》情深不枉此生 反攻 心上有你便相思诱受

心上有你便相思

短篇|穆月生,姜笙|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702 人赞过 赞一下
光环人物叫穆月生,姜笙的小说是《心上有你便相思》,它是作者一碗小炖蛋笔下的一本短篇作品,精彩片段试读:我叫姜笙,当过他的女朋友也做过他2NAI。今天,是我将他送入监狱的第一天,偷税漏税,窃取商业机密,这些证据我用了一年的时间才收集齐全。我的长发滑过了肩膀,黑的深沉暗哑,没有光泽,因为我上周才染过。我开


版权来源:互联网
《心上有你便相思》为作者一碗小炖蛋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姜笙,当过他的女朋友也做过他2NAI。

今天,是我将他送入监狱的第一天,偷税漏税,窃取商业机密,这些证据我用了一年的时间才收集齐全。

我的长发滑过了肩膀,黑的深沉暗哑,没有光泽,因为我上周才染过。

我开着车跟着押送的车跟着他到了监狱,在此之前,我已经提交了申请,允许我见他一面。

他没有了之前那样的意气风发,他在看到我的那一刻,突然冲了上来,只是被狱警拦住了。

狱警的警棍抵在他的腰上,我能看到他用的力很大,严肃的警告他,“老实点。”

我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那棱角分明的脸因为愤怒,而变得有些扭曲,黝黑的眸子里,带着某种一触即发的怒火,原来冷漠淡定的穆月生,也会有这种表情,若不是亲眼所见,还真是有些不信呢。

我的脸上再也没有了面对他时一贯的笑容,因为我不想笑,也笑不出来。

“贱人,你怎么还有脸来呢?”

穆月生充血的目光朝着我看了过来,像是一只发狂的野兽,瞬间要将我撕得粉碎。

我从容不迫的站起来对他说:“我只是来看看你,希望你在里面好好的,争取早些出来,以后也不要再犯错了。”

我对这一切视而不见,面无表情的说完这些,他气的双眼通红,对着我怒吼,“贱人,你闭嘴,你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你和你妈是一样的货色,贱人!”

“是啊,我是个贱人,可你不还是被我这个贱人送进来了吗?现在你后悔了吧,不过也晚了,谁让你当初没把我弄死呢,现在,分水轮流转,轮到我了。说好听点,我们也只是彼此彼此!”

“你在里面好好的过吧,以后可不要做错事了,毕竟,如果你不犯错,我是拿不到证据的。”

我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他在我身后发出无意义的嘶吼,手上的手铐在桌上发出砰砰的声响,但很快被狱警制止了。

从监狱里走出来,感觉太阳有些刺眼,可温度丝毫没有落到我的身上,我还是觉得有些冷。

我今天拥有的一切都是他给的,可我的结果也是他造成的,至于谁对谁错,他已经受到了法律的制裁,我觉得,这就是最好的结果吧,接下来的日子,各自安好吧!

我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再一次摸了摸头发,手放下的时候,指缝里有几根长发落下,原来已经开始脱发了啊,真快。

当初,穆月生肺部坏死,我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肺分给了他,那时候,我曾天真的以为他不会付我。

可现在,我因为积劳成疾,仅有的不完整的肺也坏了,肺癌,最多只能坚持一年。

想起曾经的过往,其实我跟穆月生都是同一类人,他因为我母亲的背叛恨我到如今, 而我,就是他报复的可怜虫。

想起那些过往,美貌的母亲和他父亲互相有了好感,就这样不顾一切的在一起了,最后也只不过是一场悲剧,留下的,也只剩下冰冷的墓碑了,还真是讽刺。

书本点评
《心上有你便相思》这本小说的主人公(穆月生,姜笙)设定是一个国学甚至相学底蕴非常深厚的人,可惜作者(一碗小炖蛋)相关的文化积淀太差,这就导致作者想推动剧情的时候肚里干货太少于是只能堆积大量心灵鸡汤式的说教,结果就是读者看得尴尬人物塑造也不够完美。我觉得任何一个有上进心的作者,你在写一本小说之前最好是多翻阅一些资料,先把自身的基础打扎实了,而不是为写而写……

作者相关

一碗小炖蛋

作者:

一碗小炖蛋

VIP精品试读

  • 《惑世太子妃》异能嗜血王妃 419 惑世太子妃作者是九浔的小说

    惑世太子妃

    主线人物是苏浅雪,太子妃的新篇《惑世太子妃》此文是九浔笔下的架空文,文笔成熟稳重情节回味无穷,绝对是比较不错的独家完整版小说,精彩内容 在竹儿看来,东方清恒的心里肯定是有苏浅雪的,不然以苏浅雪的出身,便是要娶回来,也不必非要立为太子妃,刚才更不会顶撞阮玉真。只可惜……竹儿又看了看昏迷不醒的苏浅雪,只可惜,这太子妃的心不在这太子身上。苏

  • 《王爷囚爱:小妾不乖》小妾不乖王爷宠妻太凶猛 最新章节 王爷囚爱:小妾不乖激H

    王爷囚爱:小妾不乖

    独家作品《王爷囚爱:小妾不乖》是萧萧原创的一本宅斗类型的创作,本网文的主要人物晏晓雨,王爷,小说剧情回顾:“救命啊!”晏晓雨边跑边高呼,还不忘回头看一眼那个疾步追来的男人。“敬安王杀人了!还是女人——”说到最后,她连喘口气的工夫都没人。方才,在如意居内,他要她跟他回府,她稍微拒绝了一下而已,就令他勃然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