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日娱小说家》娱乐美利坚 Basher 日娱小说家清水文

日娱小说家

都市|叶萧,宫藤|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24 人赞过 赞一下
《日娱小说家》为选择原谅它原创,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情节试读:小麦色肌肤,羞赧的笑容,额前的刘海如薄雾般遮住了远山似的淡眉,是一个妹系气质十分严重的女孩。除此之外,并无甚特别之处,至少在木村白雪这么看来。她承认是一位非常可爱的女生,笑颜可爱迷人带着治愈人心的力量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日娱小说家》为作者选择原谅它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小麦色肌肤,羞赧的笑容,额前的刘海如薄雾般遮住了远山似的淡眉,是一个妹系气质十分严重的女孩。

除此之外,并无甚特别之处,至少在木村白雪这么看来。

她承认是一位非常可爱的女生,笑颜可爱迷人带着治愈人心的力量,但西野七濑一眼看上去并不是美人。

她与叶萧老师到底是什么关系呢?木村白雪进去和摄影师打了声招呼之后就静静地站在一旁观察起来。

叶萧是在上午九点到达了宫藤官九郎家中,不过宫藤夫人却告诉他老师出门去了。

叶萧左拐右拐终于在井之头恩赐公园的一家开放式咖啡店找到了老师。

爵士帽,黑框眼镜,下巴处淡淡的胡茬,一件黑色夹克,他坐在桌边独自面对着一台MacBook,浑身上下充满了男人味和斯文气质,是一个非常有腔调的男人。

叶萧在一片现磨咖啡和甜点的香气中来到了桌前。

“宫藤老师,早上好。”

“来了?本子写得怎么样?坐,服务员,这里再来杯咖啡。”

叶萧坐下之后打开背包,将昨晚写好打出来的剧本递了过去。

宫九接过剧本之后指了指叶萧的脸,“不容易吧?熬夜了?”

“对。”

叶萧拘谨地点了点头,心道他只花了一刻钟就写好了一集剧本,如果不是要注意剧本的格式,估计还要更快。

《海女》的剧本已经创作到了第24集,按照常理来说,叶萧如果要写后面的剧本,就必须把1-24集剧本全部看一遍。

所以最难的反而不是写,而是读,他要把所有的剧本全部熟读一遍,对整个故事的梗概、情节的走向、人物的性格、主题的表达等等都有了一定的把握,然后才能沿着剧本前面的情节写出流畅的故事,前后衔接都能对的上。

这就不是一般的难了,关键是给他的时间太短,加上还和白石麻衣、桥本奈奈未纠缠了半天。

按照常理来说是确实很难,但问题他又不是正常人。

所以他仅仅只是看了第24集的剧本,然后就可以在脑海里回想第25集的电视情节,并将此如实的转化为文字。

实在是太简单了。

至于黑眼圈?只是因为熬夜赶《我想吃掉你的胰脏》的稿子,既然吃下了白石麻衣,自然就要履行与白石丽奈之间的交易。

不过......他真的非常意外妹妹对姐姐的羁绊之情,竟然能够为此牺牲到这一步。

说实话,多多少少震撼了他。

“很难吧?”

“不难不难。”叶萧摆手,一副谦虚的姿态。

“年轻人果然就是那么爱面子,我看看你到底写得怎么样。”

宫九挑了挑镜框,喝了口咖啡,然后翻开了文件夹。

《海女》第25集。

01、北铁列车站/日/外

安部为了推广“杂锦煮”离开了北三陆,其在渔协的职位由一名口没遮拦失婚妇取代。秋捕捉到海胆的讯息在网上疯传,大批游人赶至袖浜欲一睹秋的风采,但海女季节已经结束,众人失望而回......

......

“咦?”一开始他是这样的,惊讶的表情。

“欸?”后来他的表情是这样的,看了一大半之后,脸上布满了乌云和疑虑。

“呃?”看完之后,他又换了一副不一样的表情,一脸阴沉地盯着叶萧。

半晌没有动静,然后又瞧了瞧自己的笔记本屏幕。

最后———

“嘛,今天就到这里吧。”

“欸?”这下轮到叶萧吃惊了。

“您还没说我这写得怎么样呢?”

“我有点急事要回去一趟,待会再给你电话。”

宫藤官九郎说着抱起笔电就往外走,叶萧看着他严肃的表情和匆忙的脚步,心想自己不会是弄巧成拙了吧?

正迷惑之际,只听见有人叫了自己的名字。

“叶桑?”

他抬头,赫然是西野七濑的哥哥西野太盛,他穿着咖啡店员工制服围裙。

“咦?这可真是巧了。”

“你好,你的咖啡。”

“谢谢。”

“太盛君!”

看到他转身,叶萧却叫住了他。

虽然不喜他约自己的表妹看电影,但问题是自己却想泡人家妹妹,这关系搞得太僵也是一桩麻烦事。

例如高山一実的人中,斋藤优里的咸猪手,最年长成员岩濑佑美子的毕业,有时候还会和他探讨一下关于漫画游戏方面的话题,例如《龙珠》、《火影忍者》、《海贼王》、《银牙传说WEED》、《JOJO的奇妙冒险》......

可是现在,他开了新书《我想吃掉你的胰脏》,《择天记》第二部也已经出版,可是她却没有发过来半句信息回复这方面的问题。

有时候自己主动和她聊天也是不理不睬的。

真是好小气的女生啊,哥哥在她的心里真的这么重要?

好吧,至少比他重要得多。

“有什么事吗?我现在还在工作,有话快说。”

“你什么时候下班?”

“下午三点半。”

“额......”

“不过午餐会有点时间。”

“那我就在这里等你。”

叶萧说着从包包里拿出笔记本电脑,开始码字起来。

让白石麻衣打字纯粹是恶趣味,毕竟她的打字速度连自己的一半都赶不上,要想在七天内完稿,22万字,平均每天3万多字,对他来说也是沉重的负担啊。

看到叶萧开始玩电脑,西野太盛就去忙自己的去了。

打字的时间过得飞快,大概在十点半客人稀疏的时候,西野太盛将手里的盘子放在吧台下,坐到了叶萧的对面。

“好了,正巧有点时间,你想说什么?”

“关于那天的事———”

“过去的事就不要提了,很显然,你成功的得罪了我,所以我就在这里诚心的告诫你,不要打我妹妹的主意,你最好死了这条心。”

西野太盛狠狠地瞪着他。

他既然在妹妹的手机里偷到了堀未央奈的手机号,自然也顺便关注了一下妹妹的生活状况,偷看了妹妹的line消息。

叶萧这个人他自然不陌生,妹妹和他的聊天信息中流露着诡异的暧昧气氛。

“要如何你才能原谅我呢?”

叶萧诚恳地看着他。

“原谅你是不可能的,不过......如果你不阻止我接近未央奈酱的话,我倒是可以对你和我妹妹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

西野太盛狡猾的目光让叶萧一阵头疼。

说句实话,他还真不怕那种死心眼的哥哥,擒贼先擒王,我把你妹睡了难道你还能杀了我不成?生米煮成熟饭,造成既成事实他就拿自己没有半点办法。

但就怕这种能屈能伸的厚黑之徒,不按常理出牌,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说不定还真能把自己的好事给搅黄了。

“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我追你妹妹,你追我妹妹,大家都不拦着,全凭各自的本事,我的妹妹就是你的妹妹,你的妹妹也是我的妹妹,你看如何?”

“这样......不好吧?”

叶萧真没办法一口回绝他,一个吃西餐为了逃单借口尿遁的人真是惹不起。

“有什么不好的?那就这样说定了。”

“别这样吧?”叶萧真是无语了,到时候谁是谁的大舅子?这不是乱了辈分吗?

“口说无凭,击掌为誓!”

西野太盛举起自己的右手,叶萧苦着脸和他拍了拍。

“叶哥,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别客气,我们迟早都是一家人。”

叶萧恶狠狠地说道。

瞧这家伙一副阳光灿烂的模样,小鲜肉还真以为自己胜券在握了,呵呵,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你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我的妹妹还是我的妹妹!

给你?想得美!

西野太盛走开之后,叶萧的手机就接到了信息,是木村白雪在line上发过来的一张照片。里面的人物是西野七濑,她穿着一件绛红色洛丽塔风格连衣裙,展现出清新纯真的气质。

下摆上的花束刺绣,有着紫罗兰、三色堇、无名的白色小花,如同在原野上游荡时随意用发带扎起的一束野花开始,弥漫着乡村少女朴实甜美的风情。

“我见到她了哦,老师,挺可爱的一个女生,不过......”

省略号后面似乎还有未尽之意,叶萧正疑惑间,又发来了一张照片。

一对雪白的球体几乎要将衬衣撑爆,中间挤出一道深深的乳沟。

“老师,扣子系不上怎么办?真是讨厌,老师能帮帮人家吗?”

这......

估计能吓她一跳吧!哈哈。

没多久就接到了西野七濑的信息:“老师怎么有这张照片的?”

“一个朋友拍了传给我的。”

“谁啊?”

她抬头把摄影棚里的所有人看了一遍,并未看到什么怀疑的人物,只是刚好有一位女人走了出去。

木村白雪走到门口看到西野七濑正疑惑地四处张望,心里气恼的想着老师真偏心,那样的福利都发过去了,竟然不给她回信息。

可是却给西野七濑发了消息,真是太偏心了。

本来还打算借此机会认识一下那小女生的心情也没有了。

“老师,你欺负我!”

然后她锲而不舍的又给叶萧发了条信息。

依然未有回复。

书本点评
高端大气上档次。狂拽炫酷吊炸天,装模作样绿茶婊,外猛内柔女汉子,《日娱小说家》就是描写这样一个主角(叶萧,宫藤)装逼全家装逼装逼到死的故事,同时,作者(选择原谅它)这种迥异与其他都市小说的风格也注定了读者对这本书评价的两极化。
目录

作者相关

选择原谅它

作者:

选择原谅它

VIP精品试读

  • 《国雄》国雄法律咨询有限公司 作者是看惯风月的小说 国雄Basher

    国雄

    热销小说《国雄》是看惯风月最新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新篇,主要人物林毅,张耀,精彩内容:林毅当然不会看见那黑影的出现,他此时正在率领大军火急火燎地赶赴盐城,势必要在明日之前夺下盐城。这样的好处有两个。一是可以早点攻下盐城,让大军进城休息;他的大军在一月以内已经是连番征战,疲乏不堪,军中将

  • 《重生九零俏媳妇》肥妻翻身:重生九零俏媳妇 完整版在线阅读 重生九零俏媳妇GAY吧

    重生九零俏媳妇

    热销小说《重生九零俏媳妇》是默然浅笑执笔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作品,本作品的主角沈知微,李兰,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沈知微捂着火辣的右脸,眼睛通红。她不是三两岁孩子做不到冲出家门,何况这地方她们才刚来。她更不明白,两世,亲生父亲都是摆设,从未出现在他们的生活里,她妈为啥还在执迷不悟,哪怕他有无数个不得已的苦衷,可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