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心上瘾》心瘾 穿越文 心上瘾腹黑攻

心上瘾

婚恋|顾杉,盛东予|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916 人赞过 赞一下
月桥禾安完结小说《心上瘾》由月桥禾安撰写的婚恋风格的网络小说,主人翁顾杉,盛东予,内容令人拍案,非常感觉不错。书中主线围绕:灯光偏冷,却冷不过对面男人的如冰霜的眼神。顾杉面前的这个男人,她没大没小叫过他全名,也曾撒娇叫过他哥哥,可就是这个人,给了她一场万劫不复。是她自作自受。顾杉捏着衣服的领口,早就被酒液打湿,触到的亦是满


版权来源:互联网
《心上瘾》为作者月桥禾安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灯光偏冷,却冷不过对面男人的如冰霜的眼神。

顾杉面前的这个男人,她没大没小叫过他全名,也曾撒娇叫过他哥哥,可就是这个人,给了她一场万劫不复。

是她自作自受。

顾杉捏着衣服的领口,早就被酒液打湿,触到的亦是满手冰冷。

胸衣下的那叠钱,是羞辱。

“盛先生,托您的福,我命大。”

一句盛先生,将两人之间划成一道万丈深渊。

盛东予冷眼睨着她,看着她一张张捡起地上的钱,从这个角度看去,眼前的女人瘦的只剩下皮包骨。

三年的时间对人的改变有多大?更何况,还是三年牢狱。

三年前的顾杉任性又娇纵,何曾会这样委屈自己。

男人踩住顾杉面前的纸币,她的指尖离着他的鞋尖仅一寸……

她像烫手般立刻往回缩,细细看,她是在发抖。

然而男人的动作比她快,一把掐住她纤细的脖颈,英挺深邃的侧脸线条在微冷的灯光下显出几分凛冽来。

“顾杉,你要钱我给你,也得看你怎么拿。”

顾杉瞬间脸色惨白如纸,一面是因为突如其来的窒息,一面是他眼中的不屑和侮辱。

她挣扎着用力去掰他的手指,可她越是挣扎,男人下手便越是狠,死死掐着她纤细脆弱的颈项,像是要把曾经的债一并讨回来。

“盛……盛东予……”

微弱蚊吶的嗓音,顾杉大口喘息着,眼前渐渐雾气蒙蒙。

意识迷离之际,她的唇角竟然掀起嘲弄的笑意,有眼泪顺着眼角逸出。盛东予是真的恨她,从前是对她毫不掩饰的厌恶,现在是恨不得杀了她。

她都不知晓,当初怎么有那样死缠烂打的勇气。

盛东予睨着女人脸颊上滑落的眼泪,眸底依旧寒冽一片,手下的力道蓦然松开,换做掐着她的衣领轻而易举的将她甩在一旁,菲薄的唇线微抿着,情绪不辨。

“咳咳……咳……”肺部突然注入的空气让顾杉觉得如获新生,一片死寂的包间里面只听得到她撕心裂肺的咳嗽声。

咽喉处撕裂般的疼,她微闭着眼睛,浑身都在轻颤着,不知是疼还是害怕。

顾杉缓过一阵劲来之后,不停地往后退缩,只想离眼前这个男人越远越好。

“盛先生,别人的钱我拿,你的钱我不稀罕!”她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从胸衣里拿出那一叠纸币用力甩在他面前,曾经那双灵动的眸子望着他时满是惧意和戒备。

盛东予冷眼旁观着这一幕,菲薄的唇线带起几许讥诮。

他一步步靠近,她一步步往后退。

避无可避之时,他擒住她的下巴,声线刻薄残忍:“杀过人坐过牢的女人装什么清高,既然是卖,不如卖给我。”

他刻意加重‘卖’字,云淡风轻的口吻,却将人伤的鲜血淋漓。

顾杉紧咬着泛白的唇,猛然将他推开,喉间疼得导致嗓音嘶哑,她拔高声音,一字一顿道:“盛东予,你不过是我家曾经的一条狗,卖给谁也不卖给你!”

男人怒极反笑,“那就让你尝尝畜生的滋味。”

书本点评
网络小说的黄金十年(2000-2010)涌现出了各类风格迥异的小说,与传统武侠小说模式的相对固定不同,网络小说的类型更加多样化,主角(顾杉,盛东予)很多时候也不再是旧时代的高大上或者正义人士。月桥禾安的这本《心上瘾》,是黄金十年中非常典型的一本网络小说,典型的那个时代烂大街的婚恋类型,典型的反派主角,当然贯穿其中的也是上个时代典型的轻佻文笔和老调桥段。犹记得当年在华中希望读书社租下后在课桌抽屉里偷读的场景,还有相貌姣好的那个同桌,一晃,十年就这样过去了。

作者相关

月桥禾安

作者:

月桥禾安

VIP精品试读

  • 《极品乖乖女之嫁个腹黑王爷》极品乖乖女之嫁个腹黑王爷 新闻 忠犬攻 极品乖乖女之嫁个腹黑王爷年下攻

    极品乖乖女之嫁个腹黑王爷

    独家作品《极品乖乖女之嫁个腹黑王爷》由蓝吉他执笔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创作,内容中的主人翁是黄蜂,叶飞,内容波澜起伏,非常耐看。小说剧情回顾:“你们要干什么?你这样让他胡来是会送命的!”叶飞的侍从匆匆赶来,却是有些恼怒的瞪了一眼木银夜,竟敢这么对待他家公子!难道不知道自己公子的名号吗?“我相信他,还有————我这个人记仇,想要莹莹不好过的人

  • 《不予度清风》清风度是什么意思 健气受 不予度清风69

    不予度清风

    经典小说《不予度清风》由莫云moyu原创的古代言情类型的网络创作,主线中的主人翁是王爷,小予子,内容余音绕梁,可以一阅。书中主要讲述:唐三度懒散的托起下巴,兴致盎然的注视着夏清风。夏清风站了起来,莞尔一笑:“爷只说把所有菜尝过一遍就好了,并没有要求吃完,是吧爷?”唐三度略一思索:“好像是这么说的。”等着看夏清风出糗的丫鬟们立马抗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