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太子妃嫁到》一世错情替身太子妃 忠犬攻 太子妃嫁到健气受

太子妃嫁到

架空|语琳,东皇太|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950 人赞过 赞一下
光环人物叫语琳,东皇太的创作是《太子妃嫁到》,它是作者寂轩笔下的一本架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洛嫔摇着羽扇,走上了另一条小船:“去南海?那不就是陪着你们继续争权夺利吗?我累了,我厌倦了打打杀杀,你们好自为之吧。”小船载着洛嫔,和韩逍三人向着不同的方向驰去……海女看着洛嫔那孤独地站立在船头的,水


版权来源:互联网
《太子妃嫁到》为作者寂轩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洛嫔摇着羽扇,走上了另一条小船:“去南海?那不就是陪着你们继续争权夺利吗?我累了,我厌倦了打打杀杀,你们好自为之吧。”

小船载着洛嫔,和韩逍三人向着不同的方向驰去……

海女看着洛嫔那孤独地站立在船头的,水蓝色的婀娜背影,自言自语地说:“以前挺讨厌这个自以为是,到处勾引男人的妖女的。但现在,我突然觉得,我一点都不讨厌她了。”

语琳点点头:“希望她从此,能够离开一切的尔虞我诈。”

海女转向了语琳:“那么公主,你自己呢?你有想过要离开一切的尔虞我诈吗?”

语琳罕有地大笑起来,终于,她像是发着什么邪恶诅咒一般地说:“不是谁说想离开就可以离开的……,我只会死!”

经过一个月的海上航行,语琳三人顺利地回到南海。

巨蛇洞外,呼都特、星纪、析木、沃洛等早已带着人群迎接。

呼都特见了语琳,大步迎上道:“王,我今天一早就接到斥候们的通报,说你快到家了!”

语琳咯咯地笑起来:“怎么还叫我王啊,在西皇山,我不是已经有言在先,让精魅族人尊重你为王了吗?难道,那些死里逃生的战士没有把我的话带到?”

呼都特立刻单膝跪下道:“当时王生死未卜,因此才有了这样的让位,如今王平安归来,我又怎么敢继续把持大权?”

语琳忙扶起呼都特道:“多谢呼都特长老的一片盛情,那么,语琳就继续不客气地当着个王了。”

却说语琳回来后,怀沙群岛连日欢庆。

但这天,在酒席间,却有那么个精魅族战士不合时宜地冲进来,单膝跪倒,奏报道:“蛟王派使者前来!”

语琳的俏脸一暗,蛟王派来的人,能有什么好事?于是她放下酒樽,正襟危坐说:“让他进来。”

不一会,一个傲慢的文士走入巨蛇洞,扬声说道:“精魅王足下,你和我的王,本是同盟,但你为何要违背圣火前的承诺?先是帮助叛徒西王母杀死盟友河伯,再是绑架我们的蛟郡主!”

海女就在当场,立刻站起来说:“什么绑架?明明是我哥要害我,宁公主救了我而已!”

使者皱眉道:“胡说!蛟王是您亲哥,怎么会害您。您如今帮着精魅族说话,必然是中了他们的盅毒!”

海女气得拽紧了手中的鲛泪珠串,恨不得马上把这满口胡言的使者给砸死拉倒。

使者根本不理会海女,自顾自地将手中的一个锦盒呈现语琳:“精魅王,这是蛟王送给您的礼物。”

语琳接过锦盒,当众打开……

盒中是一个美丽的头颅,脸色苍白、血迹斑斑,美目中噙着泪痕,嘴角却微微上扬,带着对世界的嘲讽和绝望。

是洛嫔!

她终究还是被蛟王给捉回去,杀死了。

所有人都大惊失色,海女更是怒不可遏地指北骂道:“我从此就没有海若这个哥哥!”然后她黯然神伤地自言自语:“她是因为救我们才……”

语琳像是宣布末日审判那样地,异常冷酷地说了句:“乱世不会轻易放过任何一个卷入其中的人,只有死人才可以离开,只有死人!”

使者笑着从衣襟中摸出一封绢信,丢在地上,厉声道:“这是蛟王和妖兽王一起向你下的战书——除非你把我家郡主送回来,否则,十三万大军将即刻压境!”

说罢,使者转身就走,丢下一句:“精魅王,你好自为之吧!”

右侧首座的精魅族大长老沃洛跳起来,拔下腰侧佩剑,向那使者追砍过去……

语琳忙喝住他:“两军交战,不斩来使!”

火离三年,太岁在子。

秋,十月。蛟王起水师十万,从西海南下。

十一月,蛟王驻军于玄密平原南部的“高帝湾”,和怀沙群岛隔愁思海峡而对。

当这样糟糕的时候摆在眼前的时候,怀沙群岛的巨蛇洞中,一大片精魅族长老单膝跪倒在语琳面前,齐声谏道:“请将蛟郡主送回,希望王能三思!”

这怎么可以,这怎么可以!

海女是她的救命恩人,她好不容易才把海女从她哥哥的魔爪之下救出来,现在,又怎么可以再把她送回去?!

语琳紧紧地咬着牙,鲜血,在唇纹间蜿蜒,她没有说话。

海女长笑数声,挺身而出,对那班精魅族长老说:“你们不用为难你们的王了,我走就是!”

说着,她转向语琳,抱拳,凛然道:“既然海若点名要我,那我回去就是了。宁公主,谢谢你的大恩大德,但事到如今,你我朋友一场,我又怎么能拖累你呢?”

于是,这高傲而不屈的女将一步步向洞外走去,粉色的披风在她身后轻轻摆舞,她的背影,如此悲壮,如此凄凉。

“慢!”语琳“嚯”地站起身来,快步上前,拉住海女道:“龙姐姐留步!”

海女回首,两人对望——比山还重,比海还深的,是一股惺惺相惜之情。

随即,语琳环视着跪了一地的精魅族长老,语重心长地说:“诸位长老听我说一句话——海女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么可以出卖她呢?

跟何况,蛟王来攻打我们,绝非仅仅是为了海女!

他觊觎我们的怀沙群岛已久,即使我们交出海女,他也必定不肯善罢甘休!”

那位早已经爱上语琳的红衣巫觋“析木”也挺身而出,分析道:“蛟王的水军力量强大,但陆军一般。现在他要争夺天下,那么,自然是先把江河湖海全霸占了再说。

过去,蛟王只能算是东皇太一的一个臣子,他即使攻下了怀沙群岛,新的精魅王,还是得由东皇太一指定。

但现在不同了,他已经和东皇太一撕破脸皮了!一旦他攻下了怀沙群岛,那么,他就可以把精魅族变成他的仆从。

所以,他早晚都会来攻打怀沙群岛的。而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既然他铁了心要进攻我们,理由总多得是!”

跪了一地的精魅族长老面面相觑,最终默然起身、归位。

语琳拂袖而去:“今天到此为止,散会!”

残月当空,萧风不止。

语琳背靠岩壁,孤独地在巨蛇洞外仰看着灿烂的银河。

“又一场恶战,即将开始……”她长叹了一声。

韩逍向着她一步步走来,然后停下,静静地看着她,静静地。

“你觉得我可笑吗?距上一次和蛟王在南海大战,到现在,已经两年了……

而在这两年中,我的兵力从五万降到了三万,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改变。现在,蛟王又要来了,我该拿什么去面对他呢?”语琳说着,笑了起来,笑得弯下了腰去。

韩逍伸出一只手,温柔地扶住了她。

“韩逍……”语琳低着头,韩逍看不清她是何表情,只听她幽幽说道:“我暂且把可以避水金眼兽借你,毕竟,你和敌人当面厮杀的时候多一些。”

停在语琳肩上的金眼兽似乎和主人心意相通,当下展翅飞起,扑入了韩逍臂弯间,倒也亲切无比。

“语琳,你的恩,我……”韩逍突然不知该说什么。

此刻,语琳还没有想到,其实,她即将否极泰来,因为,在遥远的天籁谷中,有人已经准备要给她雪中送炭!

“有杀气,琴声中有杀气。”恭敬地跪坐在低头抚琴的白鸟王“飞廉”面前的飞续突然这样说。

飞廉大笑着停下弹奏:“好,真不愧是我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好弟子啊,那么,你知不知道,老师的琴声中,为什么带着杀气么?”

飞续摇了摇头:“弟子不知。”

飞廉站起身来:“老师要派兵南下了!”

飞续大喜过望:“是去帮助宁公主吗?”

“也许,我该去偿还欠我大哥‘高辛’的恩情了。”飞廉微微点头。

飞续忍不住又问:“那,老师您是要亲自带兵南下吗?”

飞廉信任地把手搭在了飞续肩上:“不,天下是你们年轻人的。这一次,老师让你带兵,打败蛟王后,你就辅佐语琳夺取天下!”

“诺!”飞续响亮地应答了一声。

一月后,一个精魅族战士在巨蛇洞中向语琳通报说:“白鸟王弟子飞续求见!”。

语琳的声音中有难以抑制的兴奋:“快请!”

不一会,几个扑打着翅膀的人,飞入洞中。为首的,就是那个拥有一双黑得纯粹的翅膀的年轻人,那个因袭了白鸟王的风骨,资质花心、仪容秀丽的年轻人,飞续。

他的身后,是五个少女,都身缠白纱,腰束黑带。

“撤翼。”飞续轻唤了一声,身后的翅膀幻成漫天黑羽,逐渐消散不见……

撤去翅膀后,飞续向语琳抱拳行礼说:“宁公主近来好吗?”

语琳苦笑:“蛟王和妖兽王的大军都压境了,我怎么还好得起来?而且,根据之前的情报,这一次,我叔叔白鸟王也派出一支军队从若菱江南下……你,该不会是来落井下石的吧?”

飞续转向洞口,张开手臂道:“公主不用担心,飞续绝对不是来落井下石的,而且,这次老师命我前来,是为了要送给公主一件礼物!”

语琳疑惑地问:“什么礼物?”

飞续回身,嘴角扯出优美弧度:“三万军队,三百战舰!这件礼物公主喜欢吗?”

语琳以手按胸,连连惊呼:“圣火佑我,圣火佑我啊!”

飞续不动声色地说:“白鸟王除了命令我给公主送上这么大礼之外,还给我下了另一道命令。”

语琳更疑惑了:“那是什么命令?”

飞续单膝跪下道:“从此以后,飞续唯公主之命是从!”

语琳拉起飞续,叹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能有你辅佐,我一定可以打败蛟王!”

随即,她又将海女拉到飞续身边说:“你看,我身边多了谁?”

飞续看向海女,海女也看向飞续,两个人傻傻地站着,竟都说不出话来。

终于,飞续先开口了:“外面都风传是宁公主把你绑架了,但我相信,这一定是蛟王瞎说的,否则,我也不会带兵来帮助宁公主了。不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告诉我吗?”

海女长叹一声,坚强如她也不禁黯然落泪:“海若要害我,要把我变成任他操纵的躯体,然后嫁给逐日王。是宁公主救了我,是宁公主救了我啊……”

飞续温柔地抱过了海女的肩膀,道:“慢慢说吧。”

于是,海女啜泣说了整一个骨肉相残的悲哀故事。

悲哀故事……

在权利的周围,尤其是乱世,各种各样的,悲哀的故事是不是太多太多了呢?

如果真地要算起了,那么,身为诸王之皇的东皇太一,是不是也曾一次又一次地被卷到这样的故事中,纵然强悍如他,也根本无力防御,无力反击!

在帝都“炎恩”,御花园中那些洁白的寒梅又开放了,它们在寒风中颤抖着,仿佛是一个个充满了哀伤的精灵。

此刻,东皇太一用手轻击着竹简,并嗅着梅香,无可奈何地叹道:“文夫人,为什么寡人一见白梅就想到你呢?”

而他的眼前的石案上放着一盘棋,一盘很久都没有人动,已经蒙上了轻轻的一层灰尘的棋。

“太子从事使‘婉儿’到!”一个功曹的高呼声打断了东皇太一的回忆。

紧接着,一个闭花羞月的美女一步步地走到东皇太一身边,她不就是当初那个色诱太子的神秘人吗?

她头上的翡翠珠花在颤抖着、闪闪发光着;一身桔红色的迤地长裙,自然流露出一股贵族风姿。

“是痕儿让你来的?”东皇太一捡起落在地上的一朵白梅,轻轻一吹,头也不抬地问道。

“对,他让婉儿把他收集到的一些重要资料交给您。”婉儿平静地答着,然后单膝跪在东皇太一面前,双手递上几卷竹简。

东皇太一伸手抱过了竹简,打量了婉儿半晌:“为什么寡人以前从来没有在痕儿身边见到过你呢?”

婉儿莞尔一笑:“陛下日理万机,我一个小小的太子从事使,陛下即使见到了,又怎么还会记得起来?”

东皇太一大笑,把手伸向了眼前的石案:“好,那我现在就来考验一下,你这个太子自己任命的人,到底有几斤几两……坐,陪我下完这盘棋!”

“是,陛下。”她古井不波地看了看眼前这个叱咤风云的人,然后跪坐在他的对面。

“当!”他在棋盘的天元部位按下一颗黑子,直接发起总攻,霸道而嚣张。

但她,仍然是那么平静,每每省时度势一番,才会去动一动棋子。

某一刻,东皇太一的身体震动了一下,因为婉儿把棋钉在了自己的死穴上!但他马上回过神来,在关键的眼上放了一子,将死棋变成双活。

婉儿见此,立刻又把一颗白子补在了棋盘中的星位置上。

“你似乎是个很有头脑的人。”他的棋子又开始步步紧逼,它们威震四方,所到之处全都溃不成军!

她定了定神,略施妙计,四两拨千金,玉手轻轻下去,已吃掉了东皇太一的一大片棋子。

“丫头,你比我想象中的还厉害……”看着被吃去的棋,东皇太一自言自语地说道,然后将自己被吃掉的子剔下了棋盘。

之后,他放慢了出手的速度,他说:“人生在世,即使贵为皇者,有时就,也像是这些棋子,被无形的手操纵着,身不由己。”

她接着他的话道:“但不同的棋子,所起的作用是不同的。我想,陛下就是棋盘上的那一颗最重要的棋子。”

东皇太一得意地笑了起来:“哈哈,你说得对!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她淡淡一笑,继续下着。

一时间,棋盘上金戈铁马,纷至沓来,仿佛是个硝烟纷飞的战场!

终于,她处惊不变地说:“陛下输了。”

他终于如梦初醒!

“哗!”整个棋盘被这位诸王之皇砸得粉碎!

“你赢。”他苦笑,“你知不知道你这人有多大胆?”

“因为陛下喜欢有勇气有个性的人。”婉儿言笑自若,“否则,陛下也不会如此宠信子默将军了。”

“你说得很对!你对他人的把握太准了。”东皇太一捋须说道,然后,他话锋一转,“寡人现在倒挺想知道,你对天下大势的看法又是什么样的呢?”。

“天下尽在陛下手中。”婉儿的朱唇轻动。

“为什么这么说?”东皇太一有点明知故问。

“各路叛贼正忙着自相残杀,就比如蛟王‘海若’、妖兽王‘羿’,昔日的太子妃,现在的精魅王‘语琳’他们,似乎,这些人就要在南海打起来了,甚至连从来都保持中立的白鸟王‘飞廉’也卷了进去。这样一来,不是正好给陛下一个黄雀在后的机会吗?”婉儿微微一笑。

东皇太一听完又大笑了起来,可随即,他的脸就变得阴气森森,他说,“如果,你喜欢权利的话,说不定,你会干得比我的养女语琳更出色。”

婉儿摇头说:“请陛下相信,婉儿不是语琳,婉儿不是个有野心的人。”

东皇太一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抛着一颗棋子说:“好,很好。寡人将统兵十五万,亲自南下!你和痕儿,也跟着寡人一起去吧!”

婉儿不动声色地谢道:“多谢陛下提携。”

东皇太一又补充了一句:“这次我们将暗暗地行动,寡人不会去惊动各路叛贼。寡人要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婉儿点点头,然后又用一个意味深长的声音说道:“不过婉儿对陛下还有一条谏言,不知道陛下有没有兴趣听听?”

东皇太一用手弹着案桌说:“有,当然有!”

婉儿缓缓地开口说:“蛟族富裕,又向来自命不凡,因此,我们不能把人族的律例推广到蛟族。”

东皇太一开始摸胡子:“这个当然,我明白。”

婉儿却更进一步地说道:“陛下当然知道,但我是怕,如果陛下会在蛟族设立一个都护,而你要任命的都护以及他手下的官吏却未必会按照您的心意行事!因此,我们不能在当地设置一个会引起纷争的治所!”

东皇太一皱了皱眉头:“照你这么说,我攻下蛟族之后还是得重新在那儿封一个蛟王?”

婉儿无可奈何地笑了笑:“恕我直言,第一,陛下将来还要和妖兽族以及精魅族开战呢,但人族的水军并不优秀,因此,如果蛟族不是真心归附我们的话……只怕,陛下不花上几十年就平定不了天下的叛乱。

第二,无论将来陛下是要打妖兽族还是打精魅族,蛟族的龙域平原都是要冲,钱粮和兵器都要仰赖蛟族的贵族来供应给我们呢。

仓促之下,如果我们不封一个新的蛟王,而是设置一个很难和蛟族贵族配合的都护府,那么,不要说钱粮和兵器了,就是自给自足都难。”

婉儿刚开始谏言的时候,东皇太一还听得有点儿不爽,哼,既然把蛟族彻底打败了,那么从此,蛟族的版图也取消掉好了,但渐渐地,他就越听越是认真,最后竟然慢慢地向婉儿倾过了身子,连连说道:“姑娘是人才啊,让你当‘太子从事使’,简直就是大材小用了!”

火离四年,太岁在丑。

冬,二月。

怀沙群岛。离高帝湾最近的“角岛”,精魅王大帐。

语琳看着一张地图,沉重地道:“我们已经和蛟王僵持了三个月了,在这三个月中,双方的消耗都很大,但是,我们依然看不出这场战争,究竟要打到什么时候!”

帐中的长老们都没有说话。

“阿姐,我有一个作战方案,您看下吧。”语琳那位俊美的妖兽族义弟“星纪”出列,将一块竹简递送给了她。

语琳接过竹简,念道:“首先以少数战舰袭击高帝湾海岸,诱使敌军的部分舰队出战,然后集中主力聚歼,继而在决战中击败敌方舰队。”

看完,她思索了很久,然后说:“好吧,我批准这个方案,你去试试。”接着,她又环顾了大帐中的所有人一遍:“各位听好了,接下去,一切军队都由我弟弟‘星纪’指挥,不得有误!”

所有人都抱拳应声道:“诺!”

二月的最后一天是个晴朗的日子,阳光驱散海上的薄雾,角岛的灰色礁石静静地检阅着一支由三百六十艘战舰组成的舰队开出水寨。

金发飞扬的星纪站在一艘白鸟王送来的,挂着白帆的,大翼战舰上,神色凝重地观察着身后那些排列整齐的船只。

出了海后,所有的战舰排成6列纵队,走着之字型路线,缓缓地向着的高帝湾开去,海鸥追逐在他们的身后。

突然,星纪下达了命令:“让大长老‘沃洛’带二十艘大翼战舰,四十艘小翼战舰,前往诱敌。

在主动示弱后,他就应该把对方引西南方,这样,我的主力舰群就会出现在敌人的侧后,就可以从非常有利的角度做出攻击!”

一个身缠白纱、腰束黑带的“鹤卫”扑打着洁白的双翅在星纪的身前起飞,作为斥候的她将把这个命令传达给沃洛……

话分两头,再说蛟王这边,星纪的舰队出海不久后,那位蛟族之王就接到了一个鲨骑兵斥候的汇报:“发现有敌舰出海!”

蛟王淡淡一笑,思索了片刻,下令道:“让‘冯迟’带二十艘大翼战舰,四十艘小翼战舰,前往诱敌。

在主动示弱后,他就应该把对方引东北方,这样,我和妖兽王的主力部队就会出现在敌人的侧后,就可以从非常有利的角度做出攻击!”

一道多么相似的命令!

简直英雄所见略同到了如出一辙!

身为诱饵的沃洛当然也对这样有趣的情况一无所知,他兴冲冲地带着白鸟王送来的战舰,往北赶路,一点也不清楚右前方就是冯迟的诱饵舰队。

同样地,冯迟也正带着战舰向沃洛舰队迎来。

“发现地方舰队,方向东南偏南,接近中。”一个鲨骑兵在冯迟的旗舰前勒住了胯下的鲨鱼,回报说。

下一刻……

鼓声,这进攻的信号,几乎是同时地在双方的战舰上擂响!

书本点评
这本《太子妃嫁到》算不上是一本好的架空小说,情节拖沓,人物性格转变矛盾,但是在很大程度上折射出了这个时代很多中国普通人的欲望。窃认为,现在网文要想达到“文以载道”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文以载时"确是不难的,寂轩这本书,我觉得,当之“文以载时"绝不为过。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里,很多人包括我,看这本书会觉得很爽,但是然后呢?

作者相关

寂轩

作者:

寂轩

VIP精品试读

  • 《斜阳断鸿》断鸿难倩 女王受 斜阳断鸿诱受

    斜阳断鸿

    《斜阳断鸿》由网络作家若涉渊水所著,终于迎来了空前绝后的大结局,郑琰玉,贺七这两位传奇人物会有怎样的扭转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情节都将在这章曲折绵长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好力道,好腿法。”黄衣人拿另一只手摩挲着自己刚才击出一掌的手腕,刚才那一碰,也很难说是谁吃亏了。那面如虎豹的白衣人看了他的同伴出手偷袭的全过程,自己却呆在那里没有出手,双眼只是死死地锁着郑琰玉。夸罢

  • 《重生八零俏神医》重生空间之军嫂很能生 章节在线试读 重生八零俏神医XXOO

    重生八零俏神医

    火爆辣文《重生八零俏神医》是情话微暖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网络小说,光环人物白光闪,白痴,精彩片段试读:时锦十八岁的时候,遇见了让自己心动的男生,从大学到大学毕业,整整四年,时锦都一直陪伴在那个男人身边,不离不弃,今天是毕业后的第一次同学聚会,时锦准备在今天,向自己喜欢了四年的男人告白,可是还没来得及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