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重生之首席设计师》重生之首席设计师txt 猎奇 重生之首席设计师父子文

重生之首席设计师

现代言情|许琳香,苏瑾|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466 人赞过 赞一下
辣文《重生之首席设计师》是曲林婉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线角色许琳香,苏瑾,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是宁坡的时装周吗?”“嗯,有兴趣一起去吗?”房霆的语气中透露着期待。苏瑾茉抿了口咖啡,“我去!”两人相视一笑。“哟,你们两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许琳香的声音突然十分不和谐的闯了进了,她的人也如同她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重生之首席设计师》为作者曲林婉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是宁坡的时装周吗?”

“嗯,有兴趣一起去吗?”房霆的语气中透露着期待。

苏瑾茉抿了口咖啡,“我去!”两人相视一笑。

“哟,你们两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许琳香的声音突然十分不和谐的闯了进了,她的人也如同她的声音一般不和谐。

许琳香一条斜肩束腰黄色长裙,脚上是一双细高跟,头上还带着一顶黄色的帽子,用一条白色的丝带绑成了一个整洁的蝴蝶结。

许琳香满面春风的走了进来,将包往桌子上一搁,摘下帽子,往苏瑾茉旁边一坐,端过她面前的咖啡一饮而尽,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看的苏瑾茉两人一愣一愣的。

“好丫头,你不是说昨天到吗?跑哪浪去了?”许琳香用审视的目光瞄着苏瑾茉,苏瑾茉从一开始的神情自若到后来的眉开眼笑,“还不是拜你所赐。”

许琳香吐了吐舌,心虚的打着哈哈,小声嘟嚷着“我也不知道柳奕丞那小子这么能折腾啊。”说罢在包里掏了掏,掏出一个精美的礼盒来“时间紧迫,只来得及给你准备这个了,生日快乐。”

苏瑾茉伸手接过,房霆诧异道:“今天居然是苏小姐的生日吗?”

许琳香道:“是啊,我特意要她在生日前赶回来的。”

“没来得及准备礼物,是我失礼了,日后一定给你补上。”房霆歉意道。

“好啊,到时候我可不会跟你客气。”苏瑾茉调皮的冲他笑笑,三人都是不拘小节的人,房霆笑着转移话题道:“琳香这几天很忙吗?我到工作室找你几次都不见。”他唤来了服务员,再要了两杯咖啡。

许琳香一把拿过包,又将手跟头塞进了包里翻腾了好一阵,最后掏出了一个镶金边的邀请函来,扬扬手道:“这是下个月宁坡时装周的邀请函,我们工作室只收到了一个名额,自然是要给乐乐你的。”

苏瑾茉接过来看了看,笑道:“这要是周老师在,这种好事是绝对轮不到我的。”

许琳香嗤笑道:“他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呢!”

“他一定会在时装周举行前出来的。”苏瑾茉说的很肯定,见许琳香不解的望来,房霆笑着道:“瑾茉说的没错,其实周巧生的加入还是让你们谋利不少的。”

许琳香点点头,对此却是不反对“周巧生的加入确实让我们工作室如日中天,可以说要是没有他,这张邀请函根本到不了我们手里,可是如今我倒是不想给他了。”

苏瑾茉双手撑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她,“周巧生既然能给工作室带来利益,那就说明他至少不是毫无用处的,为了这么点小事得罪了他,我们也讨不到什么好。”

许琳香还想说什么,房霆却将服务员送上来的咖啡送到了两人面前,扫了眼邀请函道:“我倒是有个好主意,不如你们两个各准备一件作品,然后让工作室其他人投票,谁赢了这张邀请函就是谁的,这样的话周巧生即使输了,那也只能怪他技不如人了。”

“好主意!”许琳香一拍桌子,“就这么决定了。”

书本点评
四年前写下这句书评:“不爱人妻王思宇,从这句话可以窥视《重生之首席设计师》的主题,抛开一些不合理的现代言情情节,阅读中可以感到一丝邪恶的快感。可惜受限于和谐的大环境,这本书无法补完,只能烂尾。”那个时候作者曲林婉好像还在写,今天再翻开手中的盗版书,真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
目录

作者相关

曲林婉

作者:

曲林婉

VIP精品试读

  • 《甜婚八零奋斗好生活》甜婚八零奋斗好生活顾丞澜 章节目录 甜婚八零奋斗好生活小白文

    甜婚八零奋斗好生活

    新书《甜婚八零奋斗好生活》是湘紫笔下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佳作,本新篇的主人公苏诺,农家乐,小说剧情回顾:几大桶涂料驮回家,接下来就是粉刷屋子,整理东西。苏诺用报纸折了几顶尖尖的帽子,给哥哥、妈妈和奶奶一人戴上一个。虽然粉刷屋子的主力是哥哥苏阳,但苏诺提着个涂料桶东奔西走的没消停过。方雅兰和奶奶看见家里被

  • 《二婚潜规则》二婚潜则全文免费阅读 忠犬攻 二婚潜规则作者是禾米豆的小说

    二婚潜规则

    有很多读者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二婚潜规则》的新书,是作者禾米豆笔下的现代言情网络小说,网络故事的剧情还是很有看头的,极力推荐,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创作。“真的是太遗憾了,如果是能治愈的病,一切都好说,偏偏是天生的,难怪你这样心疼他,他确实挺让人心疼的。”杜绵说着叹了一口气,也和我一起看着瞿采,他还在认真的玩着,没有听到我们的话。我婆婆其实也听见了,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