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该死,我和总统结婚了!》该死我和总统结婚了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 该死,我和总统结婚了!by玉司司

该死,我和总统结婚了!

现代言情|沈倾儿,祁御尧|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807 人赞过 赞一下
《该死,我和总统结婚了!》为玉司司执笔,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书中主要讲述:祁御尧昨夜“照顾”了她一整夜,没怎么睡过,待车开稳了,便悠然地闭着眼睛,假寐休息。气氛有点尴尬……沈倾儿掏出手机,想玩但是没电了。看了看车子,发现前面的数据线接口插着根没人用的数据线,于是弱弱的开口,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该死,我和总统结婚了!》为作者玉司司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祁御尧昨夜“照顾”了她一整夜,没怎么睡过,待车开稳了,便悠然地闭着眼睛,假寐休息。

气氛有点尴尬……

沈倾儿掏出手机,想玩但是没电了。

看了看车子,发现前面的数据线接口插着根没人用的数据线,于是弱弱的开口,“郝帅小哥哥,我可以用你数据线充电吗?我手机没电了。”

“当然可以用,不过你得先告诉我,你住在哪里?”郝帅礼貌地说。

沈倾儿挑眉,敢情他开了几分钟,全瞎几把在乱开啊!

沈倾儿说:“我住在西城区月滩小区后面的老小区里,麻烦你了。”

“不麻烦。”郝帅客气了几句,就没说话了,认真开车。

沈倾儿自顾自地探过身子,将数据线拿到手,连接上手机。

数据线稍微有点短,她就这么倾斜着身体,拿着手机等了一会儿,终于开机成功。

沈倾儿打开来看,全都是林泷这个死渣男发来的,而且大部分都是辱骂和勒索。

***智障!

沈倾儿连消息都没清理,直接将此人拉入黑名单,接着登入朋友圈,把有关他的照片和内容全部删除……

女孩删除得很认真,且每个动作都很用力,浑然未觉,坐在她身边的男人不知何时睁开了眼。

祁御尧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把两年内的朋友圈一条一条删除。

看得出来,她的世界很简单,除了工作就剩那个男人,再无其他东西。

看照片那个男人长得还不错,而且两个人相处得也挺融洽,从她发的文字,可以看出她很依赖这个男人。

不过……看她那么努力的删除朋友圈,显然她和这个男人已经结束了。

不知为什么,他的心竟有一丝莫名的喜悦在蔓延。

沈倾儿删完了朋友圈,又把其他社交软件和支付软件里有关渣男的东西逐一删除,删完脖子又酸又累。

没什么可删的了,便将手机放下,坐直身体,扭了扭脖子。

祁御尧忽然开口,“给你下药的人,是你前男友?”

沈倾儿挑眉,“你怎么知道?”

祁御尧只说了两个字,“推测。”

这家伙要不要这么聪明……

等等,刚才她删除朋友圈的事情,该不是都被他看完了吧?

不要脸,竟然偷看她的隐私!

幸好她删除的照片里没有私密照,幸好她也从来不拍私密照!

沈倾儿松了一口气说:“就是林泷这个死渣男,他跟别的女人偷情被我发现了,本来我要去抓奸的,谁知道你突然把我掳走,害我抓奸不成,还被你骗婚,倒霉死了!”

“我看你是蠢死了。”男人冷不防的打击。

沈倾儿一听就不乐意了,“你才蠢,谁知道他会偷潜入我家,还在我水里下药,幸好我机智,把他骗到祁公馆,不然、不然……”

后果她说不出来,因为不敢想。

祁御尧听女孩如此气愤的告状,才意识到这件事的恶劣性质,神色严肃地问道:“怎么回事?”

书本点评
网络小说的黄金十年(2000-2010)涌现出了各类风格迥异的小说,与传统武侠小说模式的相对固定不同,网络小说的类型更加多样化,主角(沈倾儿,祁御尧)很多时候也不再是旧时代的高大上或者正义人士。玉司司的这本《该死,我和总统结婚了!》,是黄金十年中非常典型的一本网络小说,典型的那个时代烂大街的现代言情类型,典型的反派主角,当然贯穿其中的也是上个时代典型的轻佻文笔和老调桥段。犹记得当年在华中希望读书社租下后在课桌抽屉里偷读的场景,还有相貌姣好的那个同桌,一晃,十年就这样过去了。

作者相关

玉司司

作者:

玉司司

VIP精品试读

  • 《Hi,我的魔君殿下》魔君的小笨狼殿下 小说 古代言情小说 Hi,我的魔君殿下by威仪棣棣

    Hi,我的魔君殿下

    主人翁叫阳光,白皙的佳作是《Hi,我的魔君殿下》,它是作者威仪棣棣所编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网络故事,精彩内容:好在,北堂掌柜虽然霸道但并不是无耻之徒,他最终只是毫无预兆的在曌兮的额头上轻轻的亲了一下,然后便站起身来下了床,同时拉下了床边的帷幔,将二人阻隔开来。他依旧站在窗边,倚着窗棂独自饮酒。而曌兮则在床上迅

  • 《带着仙门混北欧》带着仙门混北欧391章 都市类型小说 带着仙门混北欧㚻

    带着仙门混北欧

    有很多兄弟姐妹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带着仙门混北欧》的小说,是作者全金属弹壳新写的都市网文,新篇的情节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追,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新书。冰岛人少、族系简单,很多人之间都或多或少有些亲戚关系,甚至为此政府开发了一款族谱类APP,供约会双方使用,防止搞上自家人。进了冰屋,哥布尔开始打招呼:“嗨,大姑妈、二姑妈。”几个女人中有两个最膀大腰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