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晚上好,我的女王大人》我的女王大人gl 小说完结版 晚上好,我的女王大人鬼畜

晚上好,我的女王大人

现代言情|亦然,秦盛|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426 人赞过 赞一下
《晚上好,我的女王大人》为顾如烟最新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接收到小女人那双幽幽的眼神,秦盛气定神闲的假装没看到,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其实也怪不得他。想到还有正事要办,他便重新牵上徐亦然的素手,问着一旁的李姐——“顾律师来了吗?”“回少爷,顾律师正在客厅等你和少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晚上好,我的女王大人》为作者顾如烟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接收到小女人那双幽幽的眼神,秦盛气定神闲的假装没看到,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其实也怪不得他。

想到还有正事要办,他便重新牵上徐亦然的素手,问着一旁的李姐——

“顾律师来了吗?”

“回少爷,顾律师正在客厅等你和少夫人。”李姐帮着徐亦然将包包放置好,便恭敬的回了秦盛的话。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不及李姐随着身后跟来,秦盛已经带着徐亦然往客厅方向走。

顾律师?

听着这三个字徐亦然脑海中自然想到的是顾云启。

他莫不是真的以为自己把秦先生吃的骨头不剩,所以才来探个究竟?

想归想,徐亦然没敢轻举妄动,乖乖的跟在男人的身后,一路朝着客厅的方向走去,要她说,这房子装修的还不是一般的别致。

越过过道,他们刚走到豪华的客厅,徐亦然便看见一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背坐着沙发上,手里头揣着文件,很是认真的看着,就连他们走过去了,那人仍是没有任何反应。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秦盛带着徐亦然径自走到男人的对面位置的沙发上坐下,手上也顺着茶几上的茶杯,倒了两杯茶水,一杯递给了徐亦然,一杯留给了自己。

清冷的声音低低的落下如此一句话。

“少爷...徐....少夫人......”听到秦盛的声音,顾云启连忙站了起来,看到徐亦然的时候,他本是没打算和她打招呼的,但瞧着自家少爷的脸上的警告,连忙改口,不冷不热的唤了一声。

秦盛摆了摆手,示意让他坐下。

既然自家少爷吩咐坐下,顾云启也没逾越主子的意思,重新坐回位置,但顺着视线,他那双深沉的目光,不大友善的看了一眼自家主子旁边的女人。

他跟随在自家主子身边多年,从未见过主子身边有过任何女人,所以对于徐亦然的身份,他一直都保持着很警惕。

顾云启打探自己之前,徐亦然也将他给探视了一遍,长的倒是刚毅,有几分帅气,不过看到他那双仇视的自己眼神,便觉得有些恐怖。

就好像是自己抢了他的女朋友,他要来找自己寻仇似的。

所以方才他对自己打招呼时,她也是不冷不热的态度回应了一下。

秦盛见徐亦然自到家里之后,就一直安安静静的,没怎么说话,深邃的眸光从她脸上便看出了些许不自在。

他轻握住她的手,从茶几上拿起方才顾云启手里头的文件,单手随便翻了一下。

路上回来的时候,她听男人说过,回来有正事要办,而他所谓的正事,就是这一纸协议书?

“丫头,你相信我吗?”忽而,男人低低的声音像是带着一股魔力般的传来,徐亦然茫然的抬起眸光,迎上他炙热的视线,整个人有些不知所然。

其实,她心里明白,自当她随着他一道踏上离开小城之后,以后的人生,必定会和他羁绊在一起。

只是男人声音落下的那一瞬间,她的心突然就好像是空了一样,即是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书本点评
这本是作者(顾如烟)利用剩余资料写的一篇《晚上好,我的女王大人》式的小说,虽是月更,也稳定的更新了很多年。从整体来看,笔力可圈可点,偶尔桃色情节的点缀也很好的白描出了日本都市绚烂又陈腐的景象。但是众所周知的原因仍然在两年前惨遭平台的毒手,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目录

作者相关

顾如烟

作者:

顾如烟

VIP精品试读

  • 《最强庶女》最强庶女谋略 完整版免费阅读 最强庶女419

    最强庶女

    蒋湘火爆辣文《最强庶女》由蒋湘撰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光环人物楚臻,楚凌风,剧情扣人心弦,非常推荐阅读。书中主线围绕:“轰!”就在这时,又是一道闪电带着雷鸣之声,从天而降,这一次,它终于劈在了楚臻想要它劈的地方——钱家儿子的坟墓。“砰!”整座坟墓被炸出了一个大坑,刹时,飞沙走石,里面的棺木,骸骨,全被炸了出来,包括半

  • 《犬夜叉之原来我是反派》犬夜叉之原来我是反派 小说 BI 犬夜叉之原来我是反派强受

    犬夜叉之原来我是反派

    畅销热文《犬夜叉之原来我是反派》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圆梦二次元,主线角色东壹,翠子,是一本婚恋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想走?”蛇骨逃走的方向正好是干倒雾骨的女孩的方向,她扯开腰带露出一身劲装,掏出一手的暗器帅帅地扔出去。“铛铛铛!”蛇骨的身体十分柔软,在空中也能弯成不可思议的曲线,三个躲不开的都被他用刀挡住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