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陆其的店》顺陆 免费阅读 陆其的店RPS

陆其的店

耽美小说|邢小瑜,邢母|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592 人赞过 赞一下
畅销新书《陆其的店》由麻花依呀最新力作的耽美小说类型的故事,情节中的主人公是邢小瑜,邢母,情节波澜起伏,书单必备。书中主要讲述:柔软的单人床,粉红的爱心小花被,邢小瑜餍足地拉开蒙住脑袋的被子,一头乌黑丰密的秀发静静地躺在被窝里。一缕不乖巧的头发悄悄溜了出来,磨蹭着邢小瑜的脸蛋,痒痒的。邢小瑜用手拨开那扰人清梦的头发,下一秒却被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陆其的店》为作者麻花依呀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柔软的单人床,粉红的爱心小花被,邢小瑜餍足地拉开蒙住脑袋的被子,一头乌黑丰密的秀发静静地躺在被窝里。

一缕不乖巧的头发悄悄溜了出来,磨蹭着邢小瑜的脸蛋,痒痒的。

邢小瑜用手拨开那扰人清梦的头发,下一秒却被入手的触感惊醒。

她将头发拨到胸前,低头去看,发现头发的发量比之前多出了一倍不止,长度也增加了,邢小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是长头发了?

天哪。

邢小瑜迫不及待地冲进卫生间,看着镜子来回打量,镜子里再也不是那个头发稀稀拉拉的中年大妈形象了。

她的头发又浓又密,柔顺异常,还泛着好看的光泽,配上不错的五官,活脱脱一个洋气美少女。

“妈!”邢小瑜疯了一样叫自己的妈妈。

邢母急匆匆从厨房跑到邢小瑜房间,发现了在卫生间的女儿,见她没出什么事,才舒出一口气。

邢母把手往围裙上一擦,“干什么干什么,大早上的叫魂啊。”

“妈,你看我头发,你打我一下。”邢小瑜松开抱住脑袋的手,从脑后撑开自己的头发给邢母看。

邢母揪了她一撮头发,猛地用力。

“哎哎哎,妈痛。”邢小瑜抱着头呼痛。

“知道痛就好,你这头发怎么突然这么好了?又用了什么东西?”邢母问。

她女儿头发少,发质差,从小到大,母女两没少为这事折腾,可从未有什么效果。

邢母诧异,女儿是用了什么产品,效果这么好。

“我网上看到了一家店,他们说没有效果就退钱,我就去试了试,没想到真的有效果。”邢小瑜瞪大眼睛看着自己母亲。

“哎呦,你这死孩子,花了多少钱啊。”邢母拧住邢小瑜的耳朵。

邢小瑜从小到大的压岁钱都存在一张卡里,算算也有个好几十万了,不会给全花了吧。

“妈,就五百。”邢小瑜怯生生地开口。

“五百?”邢母瞪大眼睛。

邢小瑜从她的魔爪下逃脱,捂着耳朵点头。

邢母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她以为至少要好几万的,没想到只花了五百。

“你告诉妈,这家店在哪里?”邢母问道。

她女儿的头发一部分也是遗传她的,邢母的头发也很少,只是没有邢小瑜那么严重罢了。

“妈,你也想去试试吗?”邢小瑜眨着眼睛调笑邢母。

邢母横了她一眼,“怎么,妈妈想试下都不行啊。”

“行行行,妈妈就算没有头发都是最好看的。”邢小瑜拍马屁道。

“得了,我去做早饭,今天你不用上课,等会我们一起过去。”邢母拍拍她的肩膀,转身去厨房做早饭了。

邢小瑜兴奋地扑倒床上,两条小腿使劲扑腾。

这一下再也不会有人叫她尼姑了。

邢小瑜委屈自卑仿佛在这一刻消失了。

邢小瑜不以为然,你自己说人家是骗子还不许人家骂你了。

明明就是一家好店来着。

弄好这些,邢母叫她吃饭了。

等到邢小瑜吃好饭再打开手机一看,自己的评论下面已经炸开了花。

“还请水军来了。”

“多少钱一条我也来。”

“这明显就是假发好不,哪能有这效果。”

博主还给下面抨击他的评论逐个点了赞。

邢小瑜被气得眼圈通红。

她打字道:“我妈妈等一下也要去那家店,我会拍下视频,你们等着看吧。”

气鼓鼓的她关上了手机,换了身衣服就和邢母出门了。

陆其的店。

李霖看见邢小瑜就冲她打招呼:“怎么样效果好吗?”

邢小瑜冲他臭美地撩起自己的头发,又给李霖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母亲:“这是我妈妈,她也想治头发。”

李霖冲邢母点头。

邢小瑜:“我可以在治疗的时候拍视频吗?”

李霖一愣,也没当回事,“可以啊。”

李霖招呼两人坐下来,走进去端了碗自来水。

跟邢小瑜那天一样,李霖把一碗水都用手指弹着洒在了邢母脑袋上。

“这样就好了?”邢母有些狐疑地问。

“是的,明天早上就能看出效果了。”李霖放好碗,却见白泽和陆其一齐走了出来。

邢小瑜张大了眼看着这两人,都舍不得眨一下,手机摄像头自然地对准了两人。

白泽对着她灿烂一下,“要不要算命啊?”

邢母一愣:“你们店还算命啊?”

白泽对他眨眨眼:“对呀,不拓宽业务都过不下去了。”

邢母还是不太信神的鬼的,摸摸了头发,觉得干的差不多了,就准备结账走人了。

“多少钱啊。”

李霖:“一千。”

“这么便宜?”邢母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李霖点头:“你女儿是我们店的第一个客户,所以给的优惠价五百,其他人都是一样的,一千。”

李霖在价格方面已经跟陆其商量过了,最终确定一千。

“我们也是想帮助有这方面困扰的人,价格也不会有变动。”李霖主要是觉得这项技能完全是借了女鬼的西风,所以不太好意思收太多钱,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帮助那些有头发方面的困扰。

邢母感动流泪,像这样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

付完了钱,李霖送走母女两人。

回来就看见看到两位大佬坐在椅子上,看见他一齐抬头。

两双眼睛看向他让他心里有种不安的感觉。

果然。

“我还想吃昨天那种鱼。”白泽舔舔嘴角。

李霖嘴角一抽:你还没辣够?

“今天的肉也要这么做。”陆其说。

李霖:......

今天你们两个是抽什么疯。

李霖为了满足这两人,特地跑了趟菜场,打包了一老奶奶摊上的所有辣椒。

老奶奶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小伙子,我这辣椒可劲辣。”

李霖抹把汗:“没事,我不吃。”

至于那两神兽,不知道会不会被辣的拉肚子。

李霖只管做了,晚上的饭菜放眼望去只有一片火辣辣的红。

龟松看着两位神兽大人你一口我一口使劲吃,辣的眼泪鼻涕满脸都是,谁也不肯停下来,握着的筷子怎么也不敢夹下去。

跟李霖讨了两大颗生菜就脱离了战场。

“嘶。”白泽从鱼上揪下来一大块鱼肉,又往艳红艳红的汤汁里沾了,雪白的鱼肉瞬间被染成红色,汤汁不住地往下滴。

一口塞进嘴里,白泽发红的额头冒出来细汗,辣的他龇牙咧嘴。

吃完还挑衅地看一眼陆其。

陆其不甘示弱,夹起一大块肉塞进了嘴里,眼睛辣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李霖看着他那湿漉漉的黑紫色的眸子,心里像是一根羽毛在挠,痒痒的。

要是老板能像学长一样......

在一个满是星星的夜晚。

陆其穿着一身西装完美勾勒出身型,俊美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身后的手里突然变出一朵玫瑰花,递到他的面前,在他感动地目光下,缓缓说出那令人心动的话语......

“给我带杯水,嘶。”陆其白皙的脸此时变得通红,一边哈气一边说。

“哦,好。”这种事情只能想想。

“给我也来一杯。”白泽在他身后喊。

......

邢小瑜把今天拍的视频传了上去。

一大堆蹲守的网友纷纷出现。

“来了来了。”

“卧槽,还得等明天早上,现在就想看。”

“只有我一个人关注的是那两个大帅哥吗?”

“还有我。”

“加一。”

邢小瑜打了个哈欠,准备睡觉了,明天早上在给他们拍个视频,让他们好好看看。

第二天一大早,邢母就冲到了邢小瑜房间,用力摇着睡得死死的邢小瑜。

邢小瑜试图逃开,声音沙哑:“妈,还早呢。”

“小瑜,你快看看妈妈。”

邢小瑜终究是被邢母摇得睁开一条小缝,眼神没有焦距地飘忽半天,才飘到邢母身上。

邢母五官长得很好,一头乌黑的头发披在身后,咋一眼看还以为是青葱时期的少女呢。

邢小瑜睁大眼,不确定地开口:“妈?妖孽快把我妈还给我!”

邢母嗔怪地看她一眼:“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

“妈,你现在要出去,说是我姐都有人信。”邢小瑜如是说。

邢母含笑看了眼邢小瑜,扭着腰去做早饭。

邢小瑜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猛地一拍脑袋,记起来了。“妈,我给你拍个视频。”

邢小瑜拿着手机在厨房外面拍一遍唱歌一遍煎蛋的邢母,末了还走进,动手扯了扯邢母的头发。

邢母转头怒道:“干什么?”

邢小瑜笑笑:“我拍视频呢,让人看看你的是不是真头发。”

邢母闻言拽了拽头发,凑近镜头,将自己的头皮展示出来。“当然真的。”

邢小瑜将这段视频也传了上去,没想到一下子上了热搜。

“不,我还是不信。”

“不管了,我多年的脱发难题终于有救了吗?”

“我要去这家店试试。”

后续怎么样邢小瑜是不知道了,因为她去学校了。

等李霖看见的时候,陆其的店已经火了。

书本点评
麻花依呀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耽美小说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麻花依呀自传意味的《陆其的店》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

作者相关

麻花依呀

作者:

麻花依呀

VIP精品试读

  • 《缘聚缘散云影宗》缘来缘去缘聚缘散缘深缘浅 强强 缘聚缘散云影宗H

    缘聚缘散云影宗

    经典创作《缘聚缘散云影宗》由梵月梦倾舞执笔的仙侠类型的网络故事,故事中的主线人物是宝贝,玄谒,故事扣人心弦,可以一阅。主要讲的是:大家带着不安和忐忑的心情像目的地前进着,天上的血阳完全没有消退的意思,而是随着时辰的流逝越来越红,变得更加的诡异!这时变成手镯带在我手腕上的上古天书里,一股灼热感传来烫的的额头都出了细汗,为了不让哥哥

  • 《藏冰》藏冰川多少钱一瓶 虐文 藏冰Twink

    藏冰

    《藏冰》由网络作家周至雪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妙绝伦的大结局,李楚,周倾这两位主要角色会有怎样的火花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情节都将在这章空前绝后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流传后世的大周史册上记载着:孤帝四年七月初二,玫州东岭山,天降灾祸地震,三峰摧而雪山崩。……垣阳城,城主府。解问看着眼前一摞摞半人高的文书,满面焦灼,眉头皱成一个川字。李楚和刘剑忠二人静默的站在一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