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冬日余暖》余归处余生安暖 妖孽受 冬日余暖免费试读

冬日余暖

耽美小说|吴润言,季青明|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107 人赞过 赞一下
畅销新书《冬日余暖》是杨亦歌撰写的一本耽美小说风格的故事,主角吴润言,季青明,主要讲的是:第十二章“青明呀,坐车的时候注意点儿别受伤了,记得喝药,做什么要是不方便就请人帮帮忙,别怕开口。”季洪对儿子向来是照顾的全面,小到芝麻绿豆大的事儿他都会嘱咐。季洪走后,吴润言奇怪地看着季青明。“叔叔这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冬日余暖》为作者杨亦歌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二章

“青明呀,坐车的时候注意点儿别受伤了,记得喝药,做什么要是不方便就请人帮帮忙,别怕开口。”

季洪对儿子向来是照顾的全面,小到芝麻绿豆大的事儿他都会嘱咐。

季洪走后,吴润言奇怪地看着季青明。

“叔叔这么心细,你不觉得烦?”

吴润言心想,这样是在家里爸爸这么跟他说话他非得烦死,耳朵没准儿还要多些耳屎呢!

“走吧,再耽搁该迟到了。”

季青明坐在自行车上,想着吴润言方才的话。他怎么会烦爸爸,在季家季爸爸其实无形当中也充当了妈***角色。

方才季青明没回答,吴润言觉得可能是自己多嘴也没再问。可这都快十分钟了这货一句话都不说,这是要急死人么?

“我说,季青明咱俩没那么生分,挺熟的吧?”

“嗯。”季青明点点头,嘴边挂着笑。

“既然都这么熟了,您老这从上车到现在一句话都不说是个什么意思?”

用柳素如的话来说,吴润言这小子就是个间歇性的话唠,有时候一声不吭,有时候说个不停,照现在的情境来看铁定是话唠病又烦了。

“说什么?”

季青明话不多,有时一个人,一整天一句话也不说都是常有的事儿。

“叔叔刚才都欢迎我到你们家做客了,我说我要是真去了你不会不欢迎吧?”

……

难道听不出是客套话么?

“蓬门今始为君开。”

就是不知道到时候母亲原形毕露他会是怎样的反应?季青明盯着吴润言的背发呆,脑子里突然乱糟糟的。

不知道为什么?他并不想让吴润言知道自己家里的情况。

吴润言因为季青明说的这句诗乐得不可开交,甚至笑的有些猥琐。

季青明不明所以“笑什么?”

难道他用错了诗句?

“没……咳咳……没什么。”

一看季青明就是正经学生,估计也没阅片的经历,像吴润言这种阅片无数的老司机还是别人给说的呢!

原来呀!青春期的男生们凑在一起经常会讨论些不雅的东西,有时候还会套用些诗句来形容,就比如这句“蓬门今始为君开”,这往深里想一想说的可不就是那档子事儿么!

还是主动邀约呢!

“当当当当!到了您来!”自动配音还挺先进。

季青明小心翼翼地下了车校外校门口等吴润言,没人吩咐可就是那么自然而然。

“来,上来吧!”

正值到校的高峰期,学校门口热闹异常。吴润言十分自然地蹲在季青明身前等着他上来。

“呦!这是要猪八戒背媳妇儿了?”

宋元清刚开口,一旁的宋元明就碰了碰他。

本来就有些不好意思的季青明更是闹了个大红脸,随着宋元清的一声吆喝,周围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他们了。

“嗳!你看你看,是他们是他们!”

昨天的一背已经让季青明和吴润言在学生间大火了,甚至已经传到某些老师的耳中了,不过是两个男生么?开开玩笑也就没什么了。

“啊!!!好般配呀!”

季青明耳朵尖,周围的议论声他都听的仔细,虽然他和吴润言真的是清清白白可这样的话,纵然他脸皮再厚也禁不住呀!

尴尬地看着周围的目光,蹲下的吴润言像是个无心人一样神经大条。

“快!快上来呀!我蹲的腿都麻了。”

“别了吧?我觉得我……我好的差不多了。”

“骗谁呢?两大男生的能有啥?”为了刺激季青明吴润言估计又说:

“难不成你心里有鬼?所以不敢上来?”

“胡……胡说!”

拳头一攥,牙齿一咬!管他个三七二十一上去就上去又有什么!

反正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吴润言心满意足的起了身,书包依旧是季青明背着,吴润言背着季青明朝前纵了纵拖住他的腿弯处走到宋元清跟前。

“要背也是大帅哥背媳妇儿!”

别说是宋元清,就是一旁的宋元明都一愣,完全没反应过来。

在踹了一脚之后,吴润言背着季青明扬长而去。

比昨天来看,背起来不累,或许是心态的缘故吧?吴润言甚至觉得应该养胖点儿,这骨头可真有点儿咯人呐!

“哈哈哈哈……”

这小子真是!

记仇记得可以呀!

这么长时间才来算账!

反应过来之后的宋元清捂着小腿都哭笑不得,一旁的宋元明更是笑的直不起腰来。

“你是不是挑食?”

“没有。”季青明心中疑惑,怎么每次他问的问题总是这么跳跃?搞的自己都有点儿反应不过来。

“那怎么这么瘦?”

“我天生吃不胖,没办法。”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季青明很是平常的叙述在吴润言看来却是赤裸裸的炫耀。

“喂!稳点!”

吴润言故意摇摇晃晃,还是有点儿反应的么?还以为他总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呢?

“总有一天你会胖起来的!!”

吴润言愤愤不平地说。

“那就拭目以待。”

“拭目以待!”

“还有二十分钟就要早自习了还不快走!”

追上的宋元清宋元明二人飞一般的跑了过去,顺带提醒了一声。

“就来!”

催什么催,不还有二十分钟么?

教室门口

季青明想要下来,吴润言却执意不肯,这是为什么呢?

吴润言冷着脸一副别靠近我的样子。

“好狗不挡道!”何况还是只母狗。

左让让,右让让,吴润言终于发现这分明就是故意的!

杜晓晓紧张的说不出话来,被吴润言这幅态度一下更是半天蹦不出一个字来。

方才看见吴润言来,彳亍要不要打声招呼,增进一下好感,正犹豫着就被好友苏音推了出来。

说实在的真的没想挡谁的路,就是太紧张,吴润言让她也让,这样反反复复的好几次看起来就像有意为之,难怪吴润言会口出污言秽语。

“态度好点儿!”

对女生怎么能这样呢?

“快放我下来。”

吴润言心中一喜“关心我呢?”

季青明没作声,算是默认。

马芙蕖看着二人的互动,心中有点儿不舒服,大步走上前。

“要不想让青明下来吧?我来扶他进去,待会儿老师就要来了。”

马芙蕖想自己的理由已经够充分了吧?而且极为正当,看不出什么破绽来,季青明也点点头表示同意。

大概是昨晚不小心压着了,今天没有消肿反而更加严重,几乎无法步行,否则他也不会同意吴润言背他的。

“不行,他不能走路。”

季青明的异样,同样注意到的还有吴润言,担心二次受伤,吴润言说什么也不同意。

正在僵持之时,站在一旁的杜晓晓出了声。

“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挡路的。”说完随即把路让开。

“谢谢!”

吴润言也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道了声谢便自顾自的朝教室里走去,完全不管马芙蕖的黑脸和周围其他人异样的眼光,把宋元明佩服的不要不要的,他的兄弟果然很有魄力!

“不要乱动,记得吃药擦药,晚上我来接你。”

“嗯。”季青明点点头,拿出一张干净的湿巾递给吴润言。

“擦擦汗,辛苦你了。”要不是真的疼他真不想麻烦吴润言。

“谢谢。”学着季青明向人道谢的样子,吴润言嘴角噙着笑,略带着几丝邪魅,如春风化雨。

自然而然的举动殊不知在让人眼里是多么让人误会,尽管他们都是男生。

尤其是吴润言那略带宠溺的笑和季青明愧疚、疼爱的眼神,无一不让人觉得这是小媳妇在心疼新婚丈夫呢!而方才背的环节正是当地结婚时必不可少的一项——背媳妇。

走到走廊正巧碰到居山明来看早读,吴润言乖乖问好。

“是送季青明来的?”

“嗯”吴润言点点头。

“去吧,晚上早读了。”

看着学生急匆匆的背影,居山明不禁感慨,现在的小年轻感情可真好呀!

虽然脚上受伤却不影响听课,季青明依旧是那个好学、聪明的全班第一、全校第一。

第二节课下是做操时间,这是学校的固定任务,无论何时都不会变化。

做了三节课,脚踝相对好了些,人有三急没等人来帮忙季青明趁着走廊里无人不会磕磕碰碰独自去卫生间。

刚拉开裤链准备释放一下厕所里传来声音。

学校的厕所有单独的空间,厕所门关着不知里面的情景。原本以为是不想做操的学生跑到厕所里来躲藏,可仔细一听发现有些不对劲儿。

怎么还会有女生的声音?似乎还有男孩儿的,不!不是男孩儿,是成年男性的声音,那声音明显区别于学生。

声音有些熟悉,季青明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来到底是在哪儿听过?但就是想不起来。

哎呀!憋不住了!实在是憋不住了!

“嘘……”

“怎?怎么了?”女生胆怯的问,本来做这种事儿就心虚,他突然这么一下吓得她心惊肉跳的。

女生的声音似乎略显成熟,季青明再一次推翻方才的判断。

“有声音!”

书本点评
模仿《冬日余暖》,但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特别是对国产电影的魔改我认为这本书是改得最好的。可能受限于作者(杨亦歌)第一本书经验不足,小说开头情节发展有一点想当然,但是整体确实是越写越好。可惜,作者(杨亦歌)没有太监,被平台强行太监了。。。。

作者相关

杨亦歌

作者:

杨亦歌

VIP精品试读

  • 《神级战灵进化》最强战灵 下克上 神级战灵进化娘受

    神级战灵进化

    经典小说《神级战灵进化》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一叶烟尘,主线人物战灵师,刘奇,是一本玄幻类型的网文,精彩章节节选:朱坚强郁闷了,这系统大神到底什么意思,自己什么时候有的第三个战灵,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系统大神,你给我出来,我哪里有第三个战灵了,我可不想爆体而亡啊!”系统大神消失了,不再理会朱坚强的狼嚎。“这可不

  • 《情深不及白首》情深不及白首叶清歌慕战北 完整版 情深不及白首GC

    情深不及白首

    《情深不及白首》为潇潇雨执笔,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书中主线围绕:她何德何能竟然能够让慕战北这样大动干戈?慕战北这是在逼她,他要逼着她为叶紫凝捐肾,他要用自己的肾去救他的心上人叶紫凝。所以沈家这是遭受了无妄之灾而已。叶清歌推开书房的门:“默言哥哥,我不想出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