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命网难逃》命网难逃免费阅读 Mary 命网难逃父子文

命网难逃

婚恋|方宁,肖旭|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674 人赞过 赞一下
《命网难逃》由网络作家九命猫xj所著,终于迎来了引人入胜的大结局,方宁,肖旭这两位光环人物会有怎样的情节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情节都将在这章跌宕起伏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方宁坤安慰着:“别怕,叔叔是警察,叔叔能抓到害你们的坏蛋。”“我回家,发现屋子里满是那种气味,然后、然后我就不记得了……”女孩嚅嗫道。方宁坤点头:“叔叔知道了。”应该是当时房间煤气浓度太高,来不及做什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命网难逃》为作者九命猫xj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方宁坤安慰着:“别怕,叔叔是警察,叔叔能抓到害你们的坏蛋。”

“我回家,发现屋子里满是那种气味,然后、然后我就不记得了……”女孩嚅嗫道。

方宁坤点头:“叔叔知道了。”

应该是当时房间煤气浓度太高,来不及做什么就昏迷了。

“我……爸爸呢?”女孩问。

“他、他还没醒。”

尽管周铭森对女儿残暴,毕竟那也是女孩的父亲,是女孩唯一的依靠,方宁坤一下说不出事实。

“那你能带我去见爸爸吗?”

“医生还在给他治病,我们不能去看他。”方宁坤搪塞说。

女孩没有继续坚持,又陷入一片沉默中。

方宁坤忽然很想抱抱她,这女孩懂事的让人心疼。

可刚不由自主的伸手,女孩便警惕的缩到墙头角落,他只好呐呐的放下手。

“方队。”门口肖旭小声喊道。

冲女孩笑了一下,方宁坤走了出去。

“方队,那栋房子是死者周铭森租来的,已经欠了两个月的房租了,刚才房东找到我们问怎么办。还有,这个女孩以后怎么安置呀。”

方宁坤一阵头大:“先带回警局,等案子了结了再说。”

此时,门突然打开了,小女孩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门口,怔怔的望着说话的两人。

干这行工作,方宁坤见识了太多人不幸,但女孩那样无助又冷漠的眼神,直接撼动了他的内心,令他一辈子都难以忘怀。

她说:“把我送到孤儿院吧。”

肖旭惊讶的都手足无措了,看起来甚至比小女孩还要慌张。这么大点的孩子竟然就知道孤儿院?

方宁坤心底的一角忽然就崩塌了,蹲下来和女孩平视:“叔叔来收养你好不好?以后,叔叔来保护你。”

女孩目光呆滞的望着他,方宁坤试着伸出手去,这次,女孩没有躲,由着他抱在了怀里。

“叔叔有一个和你差不多大的儿子,他总说自己一个人很寂寞,想要一个弟弟或妹妹呢。你若到了叔叔家,这小子肯定开心得不得了……”

女孩终于放下了所有的戒备,在他肩膀上抽噎了起来,小小的身体一抖一抖的,像是在极力忍着大哭。

这么小的孩子,竟然就懂得这样的克制,方宁坤无法想象,她到底是怎样成长起来的。

“方队,你真的要收养她吗?”楼道里,肖旭忍不住问。

“不然呢,难道你想收养?”

肖旭嘟囔:“我连自己都还养活不了呢。可是方队,您好像也没有时间照顾孩子吧,而且小宇都不能像其他孩子那样正常的……”

正说着,方宁坤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

电话那边的声音狰狞又变态:“方宁坤,猜猜我是谁,你儿子在我手里,哈哈……”

“赵庭刚,是你!”

“警察大队长,看来这些年我果然没白缠着你……”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打耳光的声音:“快点,哭两声给你老子听听,**,还不哭是吧,是个硬骨头,让你不哭,让你不哭……”

电话那边又是一阵拳打脚踢声,听的肖旭都心底发憷了。

“你住手!”方宁坤仿佛要将手机捏爆,“赵庭刚,你有什么冲着我来,欺负一个孩子算什么本事!”

书本点评
九命猫xj的《命网难逃》本质上还是一本小白书,各种狗血桥段随处可见。但同时,它可能是小白书中综合素质最高的一本。所以如果有一位从没接触过婚恋小说的人希望你给他推荐一部小说,这本《书名》,我觉得是不二之选。就算是老白看完这本, 说不定也能解解中原五白的剧毒。

作者相关

九命猫xj

作者:

九命猫xj

VIP精品试读

  • 《隐婚密爱:逃跑新娘,快回来》隐婚密爱逃跑新娘快回来txt YD 隐婚密爱:逃跑新娘,快回来LOLI

    隐婚密爱:逃跑新娘,快回来

    火爆创作《隐婚密爱:逃跑新娘,快回来》由夏陌熏新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网络创作,主线中的主角是韩逸辰,莫芯萍,内容震古烁今,非常不错。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对不起,韩先生打扰了你的生日宴。”夏悠柔语调微杨,脸上没有一丝的不好意思,因为真正打扰的还在后面呢!韩先生!听到这个称呼,韩逸辰的脸彻底黑了,这丫头从小到大都有气死他的本事。“刚才的事,是你挑起的?

  • 《予你热恋》予你热恋txt 同人志 予你热恋免费试读

    予你热恋

    这回我推荐给各位兄弟姐妹们乔晞雾原创网络创作《予你热恋》,主要人物是贺云礼,白清,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小说迷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内容 两人临近病房的时候,便听见“啪嗒”被打碎地瓷盏声。病床上的女人,双腿打着石膏,一张脸病态的白,眼窝里是深红的,一脸憔悴。门前跃入一道身影,她率先地看见了他,冷嘲地问,“你怎么来了,不去哄你家那位‘小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