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废柴吃货穿越记》吃货娘子穿越记 腹黑攻 废柴吃货穿越记父子文

废柴吃货穿越记

古代言情|水青,小莲|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15 人赞过 赞一下
主要人物叫水青,小莲的新篇是《废柴吃货穿越记》,它是作者玫之瑰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新篇,精彩片段试读:等轩辕水青安排好小莲爷爷的后事以后,我们一行人晃晃悠悠朝怡红院走去,轩辕水青一边走着,一边不时回头看我一眼,眼神中充满了疑惑,以及探究。我知道他啥意思,这身体虽然是男的,但我毕竟是女的,一个女的逛妓院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废柴吃货穿越记》为作者玫之瑰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等轩辕水青安排好小莲爷爷的后事以后,我们一行人晃晃悠悠朝怡红院走去,轩辕水青一边走着,一边不时回头看我一眼,眼神中充满了疑惑,以及探究。

我知道他啥意思,这身体虽然是男的,但我毕竟是女的,一个女的逛妓院自然奇怪。

这有啥奇怪的,嘿嘿,没见过的东西自然有兴趣啦!更何况我这身泡妞的本身总要找个地方施展一下的嘛!嘿嘿嘿嘿……

“公子,到了。”清涟的声音脆生生的,真好听。

哇,这个怡红院挺大的嘛!哎呀,还挺气派的嘛,哎?不对呀?怎么没人出来迎接?怎么死气沉沉的?不应该一有人靠近,就会立即有人迎上来说“大爷,您来了?!”——的吗?

“哎,水青,咱家这个妓院服务很不到位呀!怎么都没有人出来迎接的?”我一脸不满的问轩辕水青。

“呃……”轩辕水青愣住了,半天憋出来一句话:“可能因为现在是白天,还没天黑吧?!”

“禀公子,怡红院自公子接手以来,一直都是这样。”清涟见怪不怪的说道。

“啊?”这次该我目瞪口呆了?这样可不像是做生意的呀!“为什么会这样?”

“奴婢不知。”清涟一脸不爽的样子。

“水青,你说说看,怎么回事?”

“呃,水青也不清楚。”轩辕水青眼神躲闪,哼!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看我不给你诈出来。

清涟带我们到一间屋子坐下,就带着小莲走了。很快就有人端来几碟点心,我随手拿一个起来,还没吃就闻到一股怪味,非常刺鼻。

“这怎么回事?”我递给轩辕水青。

轩辕水青凑近鼻子,跟着眉头一皱:“点心是馊的,叫厨房的人来。”

呃,这有点夸张啊,给人吃的东西居然是馊的,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客人,而是自家老板,看来这个管事的该换了。

“谁啊,谁在这儿闹事,不知道这是轩辕家的产业吗?”随着一阵粗糙的声音,进来一个怎么看都不像厨师,而是像屠夫的人。

“这点心是馊的,你不知道吗?”轩辕水青冷冷地问。

“怎么馊了?哪里馊了?这位爷不要乱说话,你可知道你是在轩辕家的产业里?”这厨师很得瑟嘛,老子还是轩辕家的老大呢。

“无论是在谁家,馊了的东西都不能吃,更何况轩辕家。”明显感觉轩辕水青压抑着怒火,压什么压啊,有火就发出来呗,能动手咱就别逼逼。

“这位爷,这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这点心就是这个味道,你要不爱吃,可以到别家吃去。”厨师洋洋得意的说。

嘿,这个欠抽的。这要是不教训他轩辕逸都会不爽。

“水青,动手,教训教训他,要不然让别人笑话我们轩辕家的狗会咬主人。”我阴阳怪气的怂恿轩辕水青。

轩辕水青二话没说,一手抓住厨师的衣领,一手拿起桌上的点心就往他嘴里塞。

“既然就是这个味道,那你就吃给我们看看。”

厨师大叫拼命挣扎,但那里是轩辕水青的对手,轩辕水青就塞完了一盘,甩手扔开厨师。那厨师双手卡住喉咙,一边拼命呕吐,一边大喊大叫。

“反了,反了,来人哇,打死人了。”

呼啦一下冒出一堆人来,拿着各种棍棒武器。轩辕水青迅速挡在我面前,乒乒乓乓,三下两下,又结束了?

“我说水青,你就不能慢点儿打,让我看看?”

一滴汗从轩辕水青头顶滴下,轩辕水青嫌弃的看了我一眼。

更多的人聚集过来了,屋子里几乎塞的满满的。艾玛这么多人,怎么没一个看着像客人的?而且一个个都跟没睡醒似的,无精打采,哈欠连天。

“住手!”一听这个声音我就知道清涟到了。

“你们好大的胆子,连轩辕公子都敢打。”清涟大声呵斥,所有人瞬间都精神了,一个个全都朝我聚焦。

“管事的呢?”轩辕水青问。

对哦!妓院不是都有个老鸨么?怎么来这么久都没看到?

“鸨儿呢?”轩辕水青问。

没人说话,所有人都面露难色。

“都聚在这里干嘛?散了散了。”一个看似稳重的老年男人走了进来,对着轩辕水青拱拱手,“二爷,您来了!”

轩辕水青愣了一下,“你认得我?”

“不瞒二爷,当日怡红院易主之时,小人曾见过二爷一面。”

“噢!你是何人?”

“小人姓马,乃是怡红院的帐房。”

帐房?财务?会计?管钱的?我心里一动,这可是个关键人物,得好好问问钱都上哪里去了,怎么搞出馊了的点心来。

“原来是帐房先生。”轩辕水青的声音柔和了许多。“今日公子得闲来怡红院,不想却被戏耍,还被自己人围攻,这做何解释?还有,鸨儿何在?”

帐房看看我,赶紧拱手作揖:“这位可是轩辕公子?不知公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得罪得罪。”

“免了免了,赶紧说正事。”我摆摆手,有点不耐烦。古代的人真是麻烦,不是下跪就是鞠躬。

帐房让所有人都散了,重新换了茶水点心,然后在桌边坐了下来。

“公子有所不知,鸨儿前几日跳槽去了丽春院。”

瓦特?丽春院?韦小宝?不会这么巧吧?呃!不会,朝代不同。话说,这到底是什么朝代啊?我得找机会问问轩辕逸。

“鸨儿为何跳槽?”咦?跳槽?怎么古代也说跳槽的吗?

“只因怡红院客人太少,鸨儿觉得无用武之地,故而跳槽。”

“怡红院为何客人会少?我看这些姑娘一个个也都貌美如花,怎么会没有客人?难道客人喜欢丑的?”如果真这样,那这些客人也太重口了吧?!

“唉!这,恕我直言,公子莫怪。”帐房一副很无奈的样子,“这都要怪公子您啊!”

“瓦特?跟我有啥关系?”啊不,跟轩辕逸有啥关系?这我就奇了怪了。

“什么?公子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你说说看跟我有什么关系?”

“当日公子接下怡红院后,直至今日,只拨银子,其余事宜一概不管不问,怡红院只凭鸨儿一人,其余人等见无事也有银子可赚,便渐无人做事,以至今天此等局面。”帐房一脸惋惜的样子。

我了个去!这轩辕逸的心未免也太大了吧?一间公司可以不管不问的吗?呃,算不算一间公司?应该也算吧!

“那既然都不愿做事就让他们都走不就可以了?”

“公子太过纯真,试想一个人不用做任何事,便可衣食无忧,还有银子可拿,谁会离开?”

“呃,好像是这么回事。但这里毕竟不是养老院,不可能一直养着他们。难不成他们还想在这里养老送终吗?”

不行,不能这样,轩辕逸虽然钱多,但也不能这样胡花乱花。何况是我的钱,呃!好像跟我没关系,这是轩辕逸的钱,不对,有关系,现在花的就是我的钱,这事我管定了。

但,怎么管?还有就是,轩辕逸让不让管?我得跟轩辕逸聊聊。

“先生可否拿帐本来瞧瞧?”我得先把这个帐房先生支走。

“好的,公子稍坐,小人就去取来。”帐房先生朝我拱拱手就走了。

“水青,你家公子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轩辕水青苦笑一下:“夫人有所不知,这里原本是轩辕家一间闲置的宅子,后有一李氏求租,开了这间青楼,起初生意还好,往后越来越差,欠下三年的租。一年前,李氏不辞而别,后托人转交一封书信,称欠租无力偿还,以青楼抵押,我家公子本就厌恶青楼,不愿接收,但怜悯青楼上下一百几十口,故而勉强接下,只让每月按人头拨例银,至于有没有生意,公子并不在意。”

我去!有钱人果然不一样,这纯粹就是没事往外扔钱嘛!

“水青,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管管这青楼玩玩吧?!你觉得呢?”

“这个,水青不敢做主,请夫人问过公子吧!”

“呃,好吧!”我翻了个白眼,“轩辕逸,轩辕逸,快出来,有事找你商量。”

“夫人何事?”轩辕逸的声音跳进脑海。

“呃,是这样,我这不是无聊嘛,所以想打理你家青楼,可以吗?”

“轩辕家产业颇多,夫人可以去看看其他产业,何必要在青楼这不洁之地?”

“呃,这不是刚好碰上嘛,反正我是玩玩,管的好,大家都好,管不好你也没啥损失不是吗?!”嘿,这轩辕逸有洁癖啊?还不洁之地呢!瞧不起人家青楼工啊?切!差劲!我撇了撇嘴。

沉默!久久的沉默!啥意思?同意不同意你到是说句话啊!

“轩辕逸?轩辕逸?到底行不行,你说话啊!”

“既然夫人想玩就玩玩吧!”

“好咧!谢谢你啊!”我开心的叫了一声,但没有任何回音,看来轩辕逸又消失了。

轩辕水青一脸懵逼的看我对着空气说话,眼中充满了各种疑惑。

“搞定,水青,以后我们要天天逛妓院了,哈哈!”我乐呵呵的说。

轩辕水青扶了扶额,无奈的摇摇头。

书本点评
古代言情文,细节描写我觉得挺不错的。不过作者(玫之瑰)经常人为的降低配角(水青,小莲)的智商,有时候打脸装逼情节的安排又过于刻意,各个女主的性格也有些扁平化。不过总体而言,在悠闲古代言情类小说里,我觉得还是可以一看的。
目录

作者相关

玫之瑰

作者:

玫之瑰

VIP精品试读

  • 《总裁大叔婚了没》男主是总裁大叔的电视剧 年上攻 总裁大叔婚了没调教

    总裁大叔婚了没

    热销小说《总裁大叔婚了没》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一明V,传奇人物郑元哲,郑总,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作品,精彩章节节选:在郑元哲的电脑桌面上居然有陈若风和他们父女的合影。虽然是几秒钟的闪过,陈秘书还是看清楚了,这张是他拍的,印象十分深刻。坐回他的办公桌,陈秘书从前到后地想了很多,从陈若风出现后,郑总的确有些小变化,特别

  • 《腹黑寒王神医妃》腹黑寒王神医妃》作者:穆灵溪 GAY吧 腹黑寒王神医妃801

    腹黑寒王神医妃

    主线人物叫老天爷,布满的网络故事是《腹黑寒王神医妃》,它是作者穆灵溪执笔的一本玄幻言情网文,精彩片段试读:沐霜儿看着蛋兄无奈地摇了摇头,还以为捡到宝了,结果带回来一个坑货!洗漱一番后,沐霜儿爬上小木床和衣而睡。在沐霜儿睡着后,蛋兄轻飘飘地绕沐霜儿飞了几圈,不时地小声低估几下,“奇怪,这家伙到底有什么特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