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傲天狂妻:夫君各个把家归》腹黑猎户宠农妻 反攻 傲天狂妻:夫君各个把家归SM

傲天狂妻:夫君各个把家归

职场|封殇,白发|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235 人赞过 赞一下
畅销创作《傲天狂妻:夫君各个把家归》是满月淡愁墨下的一本职场类网文,剧情中的主人翁是封殇,白发,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出神入化,极力推荐。精彩内容试看:苏玥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竟然会看见这些东西,难道自己又死了一次。但是也不对啊,如果她真的死了的话,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朝她看上一眼呢。就好像自己是团空气一样,根本就不存在。当黑白无常离开之后,苏玥就见那小五打


版权来源:互联网
《傲天狂妻:夫君各个把家归》为作者满月淡愁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苏玥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竟然会看见这些东西,难道自己又死了一次。但是也不对啊,如果她真的死了的话,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朝她看上一眼呢。就好像自己是团空气一样,根本就不存在。

当黑白无常离开之后,苏玥就见那小五打了一个口哨,没多一会儿从其他地方立刻就蹿出来四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孩,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分清楚谁是谁的。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却让苏玥感觉不可思议。

五个小鬼一聚拢,立刻就变成了一个孩子,就见这五鬼来到了白发男子身前,一脸讨好的说道,“白先生,需要我现在就帮你解封吗?”

白发男子依旧低垂着头,苏玥本以为他应该是不会开口说话的,却没想到意外总在不断地造访。一个低沉而清冷的声音响起,“她已经被带来这里了吗?”

“是的,按照您的吩咐,我们已经找到了那个九世遭亲人抛弃的怨女。接下来需要我们怎么做才好呢?”那孩子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白发男子,样子别提有多可爱了。

但是苏玥听着他的话却是怎么听怎么的别扭,什么叫做九世都遭亲人抛弃的怨女,自己现在难道看见这一幕根本就不是什么巧合,或者是她纯粹就是在做梦。怎么听她都觉得自己好像就是那五鬼口中的怨女,可是如果是真的话,那她也就太可悲了。

“找到就好,找到就好了。快点帮我解开身上的锁魂链,我先一步去奈何桥上等着,你们就负责去将那怨女的魂魄引到奈何桥上,其他的事情我自然会处理。”白发男子的声音出现一丝颤抖,好像情绪显得很激动,但是因为他始终都低着头,所以苏玥无论怎么想办法,都无法看见他的真容。

那五鬼的动作倒也是利落的很,也不见那孩子怎么用力,竟然就将足有Cheng人手臂粗细的铁链子给拉断了。得到自由的白发男子并没有马上就离开,而是对着五小鬼吩咐道,“这件事情不许对任何人说起,如果阎王他们查起来,你们就说是我强行施展破魂术而导致魂飞魄散了即可。”

“但是白先生,你真的打算冒那个险吗?忘川河一向都是地府禁地,谁也不知道那河水能够将鬼魂带往何处。一旦你入了忘川河,就再也不可能有恢复真神的机会了。”小孩脸上溢满了担忧之色。

白发男子沉默了一会儿,才重重的叹了口气,“弄到今天这步田地,到底孰是孰非已经不重要了,我只想实现当初之承诺。这是我欠下的债,最终也该是由我去还清。不过我命由我不由天,很多事情我还没有就此放弃,一旦有机会,我依然会回来讨要一个公道。”

苏玥越来越觉得这个男人讲话的方式怎么就那么像一个人呢,但是究竟像谁她又一时半刻的想不起来。眼看那白衣男子就要离开,苏玥竟然不由自主的就这么跟了上去。她看着那男人走上了那座破桥,那里的一切的确就跟她所见到的一样,但是唯一不同的是没有那么多白色雾气。

也不见这个男人怎么动作,仅仅就是一挥衣袖,顿时白雾就浓厚了许多,如此熟悉之场景,就算苏玥再傻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原来真的是这个男人伸手将她推进忘川河的,只是她根本就不认识这个白先生,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将她推入忘川河呢?

情景到这里就被打断了,苏玥就这么毫无预警的从睡梦中惊醒。当她回神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然是满头大汗,一股熟悉的寒意在她胸口处微微扩散至她的全身。而与此同时,她才发现自己是被人搂抱着入睡的。

不用去看也知道她身边的那个人是谁,偏过头看着封殇那如同孩子般安详的睡颜,谁也无法想象他有精神上面的疾病。

苏玥动了动身子想从床上下去,但仅仅就是这么一个轻微的动作,就让原本还在熟睡的封殇醒了过来。当他看见近在咫尺的苏玥时,显得有些疑惑,但是很快就回过神来,并且更用力的抱紧了苏玥的腰。

“能够在睁开眼睛就看见有人陪在身边,这种感觉真好。如果能够一直这样的话,说不定我就会变得不想放你走了呢。”封殇半真半假的说道。

“如果你那么想要人陪睡的话,我想这玉女宫里面应该有很多人都乐意这么做吧。”苏玥皮笑肉不笑的说着,她可不认为封殇是在对她说什么甜言蜜语,在她看来这就是严重缺乏安全感之人的典型症状而已。

这种人如果在感情上面没有能够得到很好控制的话,极有可能就会成为滥交一族。浅显点的意思就是为了能够追寻这种虚幻的安全感,他会不断的从不同人身上寻找感觉。这种人说白点根本就是没节Cao的,现在苏玥就觉得封殇便是这种严重缺乏安全感的人。

或许只要有人在他最需要安全感的时候安慰了他,他就可以很轻易的爱上那个人吧。苏玥这么想着的时候,手就不由自主的狠狠拧了一下封殇手臂上的肉。自己到底用了多少劲她是不知道的,但是就算是轻轻的拧也绝对是很痛的。

但是在她惊觉自己做的过分了而立刻松手时,封殇竟然连吭都没吭一声,脸上竟然还带着淡淡的微笑。从他的眼中苏玥读不出任何的负面情绪,就好像以前她所看见的那个如同困兽一般的男人根本就不是他一样。

苏玥一脸无趣的将封殇从自己身上推开,然后说道,“肚子饿了,快去给我准备吃的。”

封殇没有动,当苏玥以为这家伙是不是又哪里不对劲的时候,她再度被封殇给抱了个满怀。就听得封殇那Xing感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比起晚餐,我更想把你吃进肚子里。如果你不反抗的话,我可就要动手了。”

苏玥明显感觉出这个时候的封殇气场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不管气质还是说话方式都跟之前判若两人。看来她之前的猜测是正确的,封殇真的拥有多重人格,这下可糟糕了。就凭她的话消除封殇记忆是没有问题,但却不能够保证封殇会不会再复发。

其实催眠术也是有弊端的,就好比虽然它可以运用心理暗示让人忘记一些对他们来说很恐惧的记忆。但是相对的只要事情重复发生或者因为一些关键东西刺激到了患者,那么很快就会发生连锁反应,被封存的记忆将会重新被唤醒。

拥有多重人格的病人最麻烦的地方就在于这里,凡只要是一个独立的人格,就会有一些特定的东西对它产生刺激。所以多重人格的人如果被封存记忆的话,那么被唤醒记忆的机率是非常高的。

封殇的动作也真够快的,就在苏玥发愣的那会儿功夫,苏玥的衣带已经被他解了大半,只要她再慢上那么几秒钟,她的上半身就又该只剩下肚兜了。这种时候即便她喊停封殇也不会听到的,这应该就是他犯病的时候的典型状况,如果没有女人的慰藉他的神志定然会陷入癫狂状态。

在这种情况下苏玥别无选择,只能以眼神和声音立即对封殇进行催眠,“快睡,快睡,现在你感觉很困,眼睛也睁不开了,然后你沉沉睡去……”

低柔的声音就好像是在哄孩子睡觉一样,很快封殇就感觉眼皮越来越沉,最后陷入了深度睡眠之中。苏玥看着重新睡过去的封殇,有些犯难了。到底要不要现在就将他的记忆封存,还是有耐心的一点一点找出他所有分裂的人格,再逐一的治疗。

可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最好也最保险的方法就是直接摸除他所有的记忆,等他的其他恶劣人格苏醒的时候,她再逐一治疗。想到此苏玥心中也是有了计较。

因为封殇的意志力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强硬,所以在为他抹除记忆的时候,必须还要得到一个人的帮助,那就是同样会催眠的冰儿,相信结合她们两个人的能力,应该就能让封殇毫无反抗之力了。

苏玥想到此便立刻穿好了衣服跑出房间,当她走在空荡的回廊上时,不禁犯了难。来的时候她并没有好好的记路,如今她连朝哪个方向走都不知道。

“你在找谁呢?也许我可以帮上你的忙哦。”就在苏玥犹豫着是不是就随便走走,等遇到人之后再让其带她去找冰儿。但是头顶处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她一大跳,等她抬起头竟然就看见一个约莫三十来岁的妇人正倒挂在回廊顶部的横梁上,悠闲的冲着她微笑呢。

苏玥不明白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以后,怎么尽是遇到怪事情或者是怪人。那个妇人一个晃悠便从横梁上跳了下来。当她跟苏玥面对面的时候,苏玥竟然觉得她眉宇之间看着有些眼熟,可是一时又想不起跟谁比较像。

难道这个人会是云清要找的人吗?心中思量着,苏玥便问出口了,“敢问前辈是不是叫做林诺?”

书本点评
这是一本严重被低估的网文,作者(满月淡愁)用诙谐幽默的笔调描写了一个咸湿主角(封殇,白发)的成长之路,有阴谋有趣味有笑点。虽然全书结构略显松散,但作者(满月淡愁)对小说节奏和构思的把握完全弥补了这点。另外提一下,作者的这本《傲天狂妻:夫君各个把家归》被很多人誉为职场同人中最好的一部。

作者相关

满月淡愁

作者:

满月淡愁

VIP精品试读

  • 《抢婚厚爱:腹黑老公我怕怕》宠婚厚爱腹黑老公请节制目录 小攻 抢婚厚爱:腹黑老公我怕怕现代言情风格小说

    抢婚厚爱:腹黑老公我怕怕

    方希微优质爆文《抢婚厚爱:腹黑老公我怕怕》由方希微原创的现代言情风格的网文,天选人物凌烟,唐海,情节芬芳复杂,非常比较不错。书中主线围绕:“真漂亮!”凌烟伸手轻轻碰触一条垂下来的紫藤花,转头看着祁煜微笑,“太美了,就像是在仙境里!”“祁煜,回来也不说一声!”远处,一个身白色休闲套装的中年妇人走了过来,脸上是淡然的笑意,边走边打量着这边的

  • 《总裁有瘾:娇妻受不了》军婚霸爱小甜心 鬼畜 总裁有瘾:娇妻受不了同人女

    总裁有瘾:娇妻受不了

    独家创作《总裁有瘾:娇妻受不了》是盛九九原创的一本现代言情类新篇,主线中的传奇人物是乔灵,薄御深,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朴实无华,值得品味。精彩片段试读:该死,竟然被看出来了。乔灵在心里轻叹了口气:感情债是最沉重的债。如果薄家的人对她越是不好,那么她的债务就越轻。当时心里那么想着,神情上肯定也就放松了。啧,到底是她伪装得不够好么。这样下去,可不行。“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