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妙医娇妻:总裁老公宠上天》重生甜妻景少吻个安 LOLI 妙医娇妻:总裁老公宠上天豪门类型小说

妙医娇妻:总裁老公宠上天

豪门|权冥,柳飞霜|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751 人赞过 赞一下
《妙医娇妻:总裁老公宠上天》是妖萝所编写的一本豪门作品,内容精彩纷呈,文笔无懈可击,比较不错。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权冥眼眸微闪,眸中带着细碎的笑意,但那张脸却是毫无表情。正当他转动轮椅走到电梯门口的时候,伊落雪的门打开,一身白色连衣裙的她映入眼帘,灵动的双眸,未施粉黛的脸却比画了淡妆还要美,她


版权来源:互联网
《妙医娇妻:总裁老公宠上天》为作者妖萝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权冥眼眸微闪,眸中带着细碎的笑意,但那张脸却是毫无表情。

正当他转动轮椅走到电梯门口的时候,伊落雪的门打开,一身白色连衣裙的她映入眼帘,灵动的双眸,未施粉黛的脸却比画了淡妆还要美,她的手中拎着一个小巧的包包。

原本打算从旋转楼梯下去的伊落雪见权冥只有一个人,鬼使神差的走过来,推着他,看在他借钱给自己的份上,就帮帮他好了。

权冥微微一愣,唇角轻轻勾起,眸光柔和得像三月的威风,可惜这一切,伊落雪都不知道。

“对了,我还没有给你写借条”,进入电梯后,伊落雪响起一个问题,下意识开口。

“借条就不必了,你什么时候还都可以”,不还也行,当然,最后这句话,他是在心里默默说道。

伊落雪抿了抿唇:“那好吧,我会尽量还给你的”。

权冥神色微动,看着门口没有说话,这时候电梯门开,老高站在一旁,伊落雪也就没有继续说。

“少爷”,老高过来,推着权冥往外走去,熟练的将他扶到车上,然后开车,一路无话,直到将伊落雪送到学校门口。

老高贴心的给伊落雪打开车门:“夫人,等晚些时候我再过来接您”。

“不用了”。

“今天周五,周末是没课的”,老高笑笑。

伊落雪挑了挑眉后点头:“那好吧”。

随后,老高开车,扬长离开,他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自家少爷:“今天公司无事,还要去公司么?”,伊落雪不知道,权冥是故意起早来送她的。

“不用,去KMQ”。

“是,少爷”。

早上送伊落雪来还算早,小院里没多少人,倒也没有看到刚才的一幕,再者,这个学校有钱人很多,也没有刻意去观察她。

“落雪,你怎么来这么早”,刚刚走进学校没多久,不远处跑蹭蹭跑来一名穿着牛仔热裤,上身穿着衬衣,多余的衣角在前面打了一个结,短发扎成丸子头少女跑过来,一把挽住伊落雪的手臂。

此女叫柳飞霜,是伊落雪在这个学校的死党之一,伊家不给伊落雪生活费的时候,也是她接济的,她的父亲是F市的市长,不过是大清官,柳飞霜也特别低调,有时候会带着伊落雪做兼职,很独立的一个女孩子。

“是啊落雪,不是说你要再过一个星期才回学校的么,今天辅导员还让我打电话问你的身体状况呢”,拿着两杯牛奶走过来的一名少女眼眸微闪,笑嘻嘻开口。

她叫雪芳菲,父母是做通信服务的,公司挺大,跟伊婉公司相比比较有实力,人脉也广泛,更重要的一点,她也是落雪的死党之一。

伊落雪的眼神微闪,勾了勾唇:“怎么,我提前回来菲菲很惊讶么?”。

雪芳菲一顿,脸色微僵:“落雪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生病了我能不担心么”。

柳飞霜倒是没听出伊落雪的弦外之音,接过雪芳菲手中的热牛奶,塞到伊落雪的手中:“回来这么早,肯定还没有吃东西,走,先喝点热牛奶,咱们去吃早餐,顺便带你去看你的男神”。

男神,指的是伊落雪之前爱慕的人,南流枫。

书本点评
模仿《妙医娇妻:总裁老公宠上天》,但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特别是对国产电影的魔改我认为这本书是改得最好的。可能受限于作者(妖萝)第一本书经验不足,小说开头情节发展有一点想当然,但是整体确实是越写越好。可惜,作者(妖萝)没有太监,被平台强行太监了。。。。

作者相关

妖萝

作者:

妖萝

VIP精品试读

  • 《无限聊斋世界》无限聊斋世界txt下载 帝王攻 无限聊斋世界完整免费阅读

    无限聊斋世界

    主线角色是苏晨,吴静芳的作品《无限聊斋世界》此文是键盘华尔兹原创的科幻文,文笔一气呵成设定引人入胜,绝对是不容错过的优质创作,精彩情节试读 苏晨转身,透过敞开的主卧门,向着外面看去。三楼的阴影之中,一个个诡异恐怖的身影若隐若现,每个双眸都闪烁着微微红光。有的舌头从嘴中伸出,垂到腰间;有的脖子上空无一物,手上却托着一个圆形物体;有的浑身湿哒

  • 《废柴吃货穿越记》吃货娘子穿越记 腹黑攻 废柴吃货穿越记父子文

    废柴吃货穿越记

    主要人物叫水青,小莲的新篇是《废柴吃货穿越记》,它是作者玫之瑰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新篇,精彩片段试读:等轩辕水青安排好小莲爷爷的后事以后,我们一行人晃晃悠悠朝怡红院走去,轩辕水青一边走着,一边不时回头看我一眼,眼神中充满了疑惑,以及探究。我知道他啥意思,这身体虽然是男的,但我毕竟是女的,一个女的逛妓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