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绵绵情深只为你》流年情深只为你全文阅读 强强 绵绵情深只为你全文免费阅读

绵绵情深只为你

现代言情|顾夜寒,阿姨|连载中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863 人赞过 赞一下
火爆创作《绵绵情深只为你》由亦淅墨下的现代言情类型的佳作,剧情中的天选人物是顾夜寒,阿姨,设定波澜起伏,极力推荐。主要章节节选:由于刚刚的神经过于紧绷,郑绵绵一时忘了疼痛。一松下来,才意识到身体的酸爽。她没直接回教室,而是先去了趟卫生间,蹲了好一会儿,才神情痛苦的出去。本来只想安安静静的洗个手,但那些无聊同学偏要在她身边叽叽喳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绵绵情深只为你》为作者亦淅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由于刚刚的神经过于紧绷,郑绵绵一时忘了疼痛。一松下来,才意识到身体的酸爽。

她没直接回教室,而是先去了趟卫生间,蹲了好一会儿,才神情痛苦的出去。

本来只想安安静静的洗个手,但那些无聊同学偏要在她身边叽叽喳喳。

“哟,这不是校花吗?没想到你今天还敢来呢?不怕被唾沫淹死?”

郑绵绵淡淡地回:“唾沫淹不死,能恶心死。”

另一个同学闻声,也过来嘲讽:“呵!唾沫是淹不死,但我们就是怕你身体吃不消。我看你这腿脚,不太方便啊!不舒服就在家多休养几天,你看看,我们本来是关心同学,你也不用对我们那么大敌意嘛!”

郑绵绵抽出一张纸巾擦手,“我当然得来了,我不来的话,怎么堵住这悠悠众口?万一被你们误传我三天下不来床怎么办?”

“其实你不用担心,我们都是很友善的,就算你真的……我们也不会歧视你,兴许还会提个果篮过去看你呢!”

“那我就先谢谢你们了,不过我还真不敢吃,怕里面有毒苹果。毕竟我这么美,想毒死我的肯定不止你一个。”

“我可不想乖乖等着被毒死,便宜了想继承我校花之位的那些人。当然,那些人绝对不包括你们。因为,你们连评选的资格都没有!”

郑绵绵轻蔑地笑了笑,转身往前走,被怼的同学怀恨在心,当即用脚给她使了个绊子,郑绵绵却突然停住回头,狠狠闪了她一下,“对了,你瞧我这记性,我的包还在里面挂着呢!”

等她再出来,手上就多了个装满涮拖把水的桶,对着她们,霸气一泼。

几个女同学瞬间变成了落汤鸡。

“哎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刚刚脚滑,本来想把桶帮阿姨提出来的,你看我,笨手笨脚的。把你们都弄脏了吧?你们也知道,卫生间的拖把通常都是拖一些……唉,不说了,总之真是难为你们了。不过你们放心,这种水也淹不死。”

等几个同学反应过来,郑绵绵已经悠悠出了卫生间。

她刚刚进的是卫生间最里面的那个坑,阿姨平时喜欢将拖把和水桶放在里面,谁让那些女同学嘴巴不干净呢?那她就让她们浑身上下都不干净。

经过昨天的惨痛教训,郑绵绵很温顺的打电话将整个事件从头到尾都跟顾夜寒报备了一遍。

虽然她觉得即便不说,这次她也可以跟两个闺蜜一起解决。

顾夜寒挂掉电话,神色冷得散发着幽暗的光。

“叩叩叩!”有人敲门。

“进。”

顾夜寒抬眸,对上甄上进一脸堆笑的神情,“总裁,按照您的要求,这些天我一共接了一千零一十三个电话,并且零差评,您看我都超额完成任务了,是不是可以回来了?”

甄上进忐忑不安,等待顾夜寒的回应,然而他似乎并没有听到他说的话,甚至直接忽视他的存在。

他自知此时来得不是时候,只能先开口告辞,“那个,总裁,既然您这么忙,那我一会再儿过来。”

然而他一步刚迈出,顾夜寒低沉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你知道女孩子都喜欢什么吗?”

书本点评
当年亦淅连载这本书的时候在很多章节后都流露出了对他当时女朋友的感激和爱慕之情,可惜物是人非,亦淅和那个她的种种纠纷直接把他从网络大神的神坛中拉了下去,至今元气未复。不提这些,这本《绵绵情深只为你》是亦淅所有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其他情节多年后已然淡忘,只是一直对主角(顾夜寒,阿姨)在跨越时空后的结合和对宿命的打破记忆犹新!时空,宿命,这也许就是我一直所着迷的东西吧....
目录

作者相关

亦淅

作者:

亦淅

VIP精品试读

  • 《王爷的第一美女总裁》王爷的第一美女总裁百度云 现代言情类型小说 王爷的第一美女总裁蕾丝

    王爷的第一美女总裁

    《王爷的第一美女总裁》是威尔廉笔下的一本现代言情作品,内容令人拍案,文笔横扫千军,值得阅读。《王爷的第一美女总裁》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众保镖抬头望着屋顶,却并无发现人。屋顶的唐灏和高力屏住呼吸,高力食指与中指紧扣剑柄,只要一丝风吹草动,剑便可瞬间出鞘。“能有什么人?兴许是一只野猫,在屋顶上乱窜。”秦夫人拨了拨自己的发丝,说道。“对,

  • 《天下锦》天下锦城康桥郡 GAY吧 天下锦LOLI

    天下锦

    本次给老铁们安利楚熹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天下锦》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齐尘,长庚星两位传奇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摩擦呢,让我们一起追书吧!“行了,去歇息一下吧。”齐尘又将视线转向了案几上的棋盘,还没等顾灵芷琢磨出前一句话的意思来,便淡淡道:“午后来陪我下棋。”“啊?”顾灵芷讶然,“还要下棋啊。”“心事了了,心自然定了,可以下棋了。”齐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