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异能之读心甜妞》读心异能小说 激H 异能之读心甜妞by米卡

异能之读心甜妞

仙侠|周宇凡,周宇|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121 人赞过 赞一下
米卡优质辣文《异能之读心甜妞》由米卡执笔的仙侠风格的小说,天选人物周宇凡,周宇,内容环环相扣,非常感觉不错。书中主要讲述:说完话,周宇凡看向言朵朵,她安静的坐着,双手抱着膝盖,眼神呆滞,眼角的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不停下落。她柔软的让人心疼,周宇凡慢慢靠近她,把她的头扶到他的肩膀上,“是个女人,所以,你不要再浪费时间调查我


版权来源:互联网
《异能之读心甜妞》为作者米卡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说完话,周宇凡看向言朵朵,她安静的坐着,双手抱着膝盖,眼神呆滞,眼角的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不停下落。

她柔软的让人心疼,周宇凡慢慢靠近她,把她的头扶到他的肩膀上,“是个女人,所以,你不要再浪费时间调查我。你姐姐是愿意走的,你如果你想找她,她又不想见你,你根本就找不到她。”

“不会的,她又老公,有孩子。豆豆那时候才两岁,哥哥失去她整个人都傻了,拼命的找她,怎么都不肯放弃。豆豆每天都在哭,我多么希望时光倒流……我宁愿不去考试,我宁愿……”

言朵朵的话都说不利索了,她的唇瓣一直颤抖着,那样的回忆像是梦魔一般折磨着她。

周宇凡本来只是给她靠着肩膀,看着她如此脆弱,如此伤心,慢慢的搂过她的肩膀,他不懂得安慰人,他也不晓得该怎么安慰她,才能让她不那么伤心。

“谢谢你!”女人柔弱的时候,有人给她一个肩膀比给她一大段安慰话的还管用,周宇凡的默默关心,虽然有些蹩脚,但是言朵朵还是十分感激。

他是个善解人意的男人!

隔天一大早,言朵朵还睡得不知所然呢,身上的被子就被拉开了,看着眼前放大的俊脸,言朵朵一个紧张向后移了移,头正好撞在了床头板上,疼的她立即神清气爽。

“干嘛呀?我还没有睡醒呢。你这是要赶人的节奏吗?”

经过昨天晚上的交心聊天,言朵朵对周宇凡的戒心减半,对他的害怕几乎不存在了。

只是这一大早的吵醒她,真的是很讨厌。

“你要赶我走,最起码要等我醒来吧,我凌晨才睡觉的好不好,你这样很没有人情味。”

言朵朵拉着被子,一脸嫌弃的看着他,眼里的鄙夷之色一览无遗。

“起床,别废话,带你去医院。”周宇凡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样子,拉着言朵朵的手,像是拖小鸡似地把她拖进了盥洗室,还塞给她好几袋名贵的衣服,那衣服的感觉摸起来就有黄金的重量。

“周总,你衣服的钱要我还吗?”

听着言朵朵没出息的问话,周宇凡瞪了她一眼,“原本只是送给你的,现在我忽然觉着你还是还了比较好,我想你不是个随便收人礼物的女人。”

言朵朵忽然有些怪自己多嘴,她慢慢的翻看着衣服的价格,整个人不淡定,追着周宇凡的脚步冲进了客厅。

“我不穿了,穿不起,我下个月的工资和下下个月的工资都没有了。你饶了我吧!”

言朵朵把衣服扔在长椅上,洒脱极了,其实作为女人,她还是蛮喜欢那套衣服的,只可惜太贵了。

“你打算穿着我的内裤回去吗?”

言朵朵的脚才迈出去两步,被周宇凡说出口的话惊的差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她完全忘记自己身上还套着一个男人的内裤,只是就这样被男人戳穿,真是太尴尬了。

她不悦的转过头,“你怎么确定是你的,你穿过吗?”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穿过呢?”周宇凡看着她慢慢映红的脸,她害羞的样子,还蛮可爱的吗。

“你穿过……”言朵朵顿时说不出一句话来,她的脸忽然滚热了起来,她的脑子里一下子不健康了起来。

“我换回我自己的内裤,把它还给你。”

言朵朵说的很小声,然后逃跑似地跑进了盥洗室,幸好她昨晚上把换下的衣服给洗了,现在就算是不干,她也要穿起来。

周宇凡憋住的笑意,在言朵朵离开的时候,终于没忍住的笑出了声,他以前觉着男人调戏女人很无聊,今天发现,还蛮有趣的。

“你打算穿成这样去医院?凯文会以为我今早上强暴了你,还不给你衣服穿。说好不定明天公司就会传你是我女人的谣言,衣服和谣言,你选一个。给你十分钟的时间,我在楼下等你。”

周宇凡没有想到言朵朵居然会把她那几件破的不成样子的衣服穿出来,真是够无语的。

看着他特地挑选的衣服,他真替自己今天的自作多情感到无奈,他不该把她和名门闺秀想到一起去。

真是个乡野丫头,不过……还是蛮有意思的。

犹豫再三,言朵朵还是换上了新衣服,对着镜子照了很久,完全合身,她忽然有点佩服周宇凡的眼力,但是一想她进周尚工作,简历里的三围、身材、身高都写的清清楚楚,就不再对周宇凡抱有幻想了,这衣服肯定不是他买的。

到了人民医院,院里居然派出了副院长来接他们。让凯文和她帅气老公全权负责他们。

凯文是个十分漂亮的大美女,身材高挑,脸蛋漂亮,性格也十分好。言朵朵身体的初步检查还是凯文做的,因为周宇凡一直表示女人的身体男人最好不要碰。

刘洋风趣幽默,对于周宇凡的问题很是无奈,他骂他腐朽,不懂得变通。周宇凡根本懒得搭理他。

凯文夫妇和言朵朵一见如故,检查的大半天时间,言朵朵一点都没有感到无聊。

他们还一起吃了下午茶,从他们的职业生涯里听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

从医院出来,已经是傍晚了。

“这一天过的真快呀,我都没什么感觉。”

坐在周宇凡的雷克萨斯里,言朵朵看着自己即将要吃的药,可惜的感叹着时间飞逝。

周宇凡没好气的横了她一眼,“早上睡到十点才起床,还真好意思感慨!”

“……”言朵朵怒气冲天的瞪视着他,左脸上的青紫色泛着淡淡的红,看起来滑稽极了,丝毫没有妨碍她反驳,“你还是不说话的时候比较可爱。”

周宇凡无奈的摇了摇头,“在女人的认知里,只要听不到都可以当做不存在。我算是长见识了。”

“闭嘴!开车,请送我回家,我不想和你再相处下去了。”

真是够了,还没有见过这么毒舌的男人,本想和他好好相处的心情一下子全没了。

周宇凡更加不屑了,给了他一个你是个白痴的眼神,便专心致志的开车。

其实他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轻声和愉快,和她斗嘴,是他目前最开心的事情了,不仅能提神醒脑,还能给生活增加乐趣,他很满意。

车子开到名扬公寓,红颜的太阳已经西下,艳丽的晚霞布满了大半个天空,好看极了。

言朵朵兴奋的看着天空,发痴的乐着,完全没有注意到站在名扬公寓门口的周淑芬,安洋和豆豆。

车子慢慢的停在门口,周宇凡本打算继续嘲讽她,却看到了貌似有些熟悉的人,再看看才发觉那是他调查言朵朵时从照片上见过,看的次数多了,也就记忆深刻了。

“你家里人来了。”周宇凡立即停下车子,赶着她离开。

言朵朵以为周宇凡在开玩笑,不搭理他,“我家在西郊,我妈和我哥忙的很,就算是我没有回去,他们也只会当做是我被你压迫了,不会来的。”

周宇凡真的有些担心言朵朵智商了,她今天从起床到现在就没见她打电话回去,这么着急的全家出动,定时以为她出了事情,他以前怎么会觉着她很聪明呢。

她完全是个马大哈,有些无奈又有些无可奈何,周宇凡把她的头撞到右边,“你自己看!笨蛋!”

言朵朵假模假式的看了过去,然后……她立即松开安全带冲了出去,“妈,哥,你们怎么来了?”

周宇凡感觉到言家人对于言朵朵脸上的伤很是诧异,立即跟着走下了车。

周淑芬看到言多多愣了一下,她脸上的淤青还没有全部消下去,“你脸怎么了,手臂上哪里来的伤?”

“小姨,你又找人打架啦。你不是说不会再打架了吗?”豆豆看着受伤的言朵朵顿时红了眼睛,紧张的抓住了她的手。

“豆豆,你知道的太多了。”言朵朵摸着豆豆肉嘟嘟的小脸。

忽然感觉,他似乎瘦了不少,脸上的肉都拽不起来了。

“你又找谁打架了呀,家也不回,电话也不接。周尚就这么忙?”安洋刚说话,便看到从驾驶位走下来的周宇凡。

安洋见过周宇凡,对于妹妹和这个男人走这么近十分反感。

“你不要告诉我你不回家是为了这个男人!”安洋怒气冲天的质问着,声音太大,吓得言朵朵有些愣神,微微转身看向身后。

“你来做什么?”言朵朵动着唇瓣无声的问着周宇凡,他一出现肯定要撞枪口上了,安洋对他可是十分的讨厌的。

“阿姨好,昨天我和言小姐……”周宇凡欲要说他昨天和言朵朵遇到的所有事情,以及她为什么会被打的事实,

可是……话还未说出一半,言朵朵立即拦截住:“我们昨天一起练习了,以前我和哥哥一起练习,都会被哥哥打的伤痕累累的。周总的身手十分了的,我就和他学习学习。周总还怕我有什么事情,今天还带我去医院检查呢。我就是看起来惨些,其实没事。”

言朵朵一口气说完了全部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在她身上时常会发生。说完,她瞪了周宇凡一眼,让他闭嘴。

书本点评
这本《异能之读心甜妞》有看点,但主角(周宇凡,周宇)起步过快,文笔太干,几个女主本来是亮点但可能是怕被起点和谐大神关照,写的比较简略。另外部分章节转换视角太快,不知道是不是作者(米卡)的个人习惯。。。。

作者相关

米卡

作者:

米卡

VIP精品试读

  • 《抢婚厚爱:腹黑老公我怕怕》宠婚厚爱腹黑老公请节制目录 小攻 抢婚厚爱:腹黑老公我怕怕现代言情风格小说

    抢婚厚爱:腹黑老公我怕怕

    方希微优质爆文《抢婚厚爱:腹黑老公我怕怕》由方希微原创的现代言情风格的网文,天选人物凌烟,唐海,情节芬芳复杂,非常比较不错。书中主线围绕:“真漂亮!”凌烟伸手轻轻碰触一条垂下来的紫藤花,转头看着祁煜微笑,“太美了,就像是在仙境里!”“祁煜,回来也不说一声!”远处,一个身白色休闲套装的中年妇人走了过来,脸上是淡然的笑意,边走边打量着这边的

  • 《总裁有瘾:娇妻受不了》军婚霸爱小甜心 鬼畜 总裁有瘾:娇妻受不了同人女

    总裁有瘾:娇妻受不了

    独家创作《总裁有瘾:娇妻受不了》是盛九九原创的一本现代言情类新篇,主线中的传奇人物是乔灵,薄御深,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朴实无华,值得品味。精彩片段试读:该死,竟然被看出来了。乔灵在心里轻叹了口气:感情债是最沉重的债。如果薄家的人对她越是不好,那么她的债务就越轻。当时心里那么想着,神情上肯定也就放松了。啧,到底是她伪装得不够好么。这样下去,可不行。“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