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诸天我为帝》诸天我为帝同类型小说 穿越文 诸天我为帝女王

诸天我为帝

玄幻|张梁,张宝|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260 人赞过 赞一下
《诸天我为帝》由网络作家兴霸天所著,终于迎来了余音绕梁的大结局,张梁,张宝这两位天选人物会有怎样的趣事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内容都将在这章精彩纷呈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降者不杀!降者不杀!”“太子仁德!大赦天下!”张梁化作一朵黄云,飞速远去。身后依稀传来巨鹿城中那山呼海啸的声音,他心中满是悲凉。巨鹿失陷,黄巾军彻底完了。太平道经过十数年发展,聚拢过亿教众,三十六方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诸天我为帝》为作者兴霸天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降者不杀!降者不杀!”

“太子仁德!大赦天下!”

张梁化作一朵黄云,飞速远去。

身后依稀传来巨鹿城中那山呼海啸的声音,他心中满是悲凉。

巨鹿失陷,黄巾军彻底完了。

太平道经过十数年发展,聚拢过亿教众,三十六方渠帅,无双境强者三百余人,是何等威势!

结果呢,三月不到,昔日可席卷天下的势力,竟然就这么分崩离析。

更让张梁难以接受的是,他们根本没能对大汉造成多少伤害。

仿佛是一场闹剧,至始至终都是为了衬托出那紫薇所属,众星之主,冉冉升起,坐镇天穹。

当然,不甘心归不甘心,张梁修炼数十载,一身修为在无双境内亦是一方巨擘,当断则断,舍了早就离心离德的属下,独自一人逃亡。

可惜很快,张梁就绝望地发现,他逃不掉。

正因为黄巾军没有对汉军造成可观的伤害,要么溃散,要么投降,汉军留有余力封锁四方,军势镇天锁地,别说是他,即便是全盛时期的张角来,都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然而就在万念俱灰之际,张梁灵台一动,忽然感到一股同源召唤。

“二哥!”

他顺着指引,来到邯郸西边的太行山脉,在一处阵法隐蔽的山洞内,见到了熟悉的身影。

张宝!

兄弟俩狠狠相拥在一起,感受着张宝极度虚弱的气息,张梁眼眶大红,强忍悲伤:“二哥,我们终于能死在一块了!”

“三弟切莫灰心,就算是死,也要死得其所!”

相比起张梁的儒雅气质,张宝满脸横肉,魁梧凶横,如果不穿道袍,换上铠甲与何进倒有几分相似,敢打敢拼,身先士卒。

但在襄阳城破一役中,不仅千万黄巾灰飞烟灭,张宝也受到重创,若非仙道丹药神妙,恐怕早就身死道消。

“难!难!难!”

而听着张宝放狠话,张梁眼中闪过一抹黯然。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他一直很敬佩太史公司马迁,面对大辟之刑,忍辱负重,最终得成《史记》,一书封圣,名传千古。

他和两位哥哥起义,也是认为汉室无德,百姓无路,要轰轰烈烈做出一番事业,可如今一死却如九牛亡一毛,与蝼蚁无异……

“三弟,我绝非妄言,你不好奇我是怎么来此的么?”

张宝面上泛起一抹潮红,双指一抖,符燃传讯。

不多时,虹光落下,化作一位道人,大袖飘飘,迈入洞内。

张梁感应到对方浩大的气息,手中握住法剑,目光凝重:“五斗米教?”

“张修伏首,世上再无五斗米教,只有天师道!”

道袍男子打了个稽首:“贫道张鲁,字公祺,见过人公将军。”

“原来是正一真人嫡孙,第三代天师,久仰!久仰!”

张梁还礼,防备之意依旧不减,直到张宝笑道:“公祺与我乃是挚友,合杀张修!”

“二哥不凡,竟然控制了张鲁!”

张梁马上明白。

张鲁在仙道中就是个笑柄,身为天师嫡传,却被一个外人篡权,险些连道统都丢了,给他的祖父蒙羞。

要知道同为三清一脉,张陵是太上嫡传,张角则不知道是玉清多少代弟子了,根本比不得。

正因为心中瞧不起,张梁才会相信。

张鲁真要借助反贼之力,杀了朝廷指定的平叛将军张修,那就是谋逆大罪,有这个把柄在,还怕他不乖乖相从?

“天师印在道人史子眇手中,仗着养育太子多年,置天师道统传承于不顾!”

张宝还给出了第二个原因,看着张鲁愤恨之色,张梁的戒备已经完全放下。

“三弟,随我们来!”

张宝似乎已有了全盘计划,毫不耽搁,出了山洞,架云而起。

三人都是道法精奇,即便张宝重伤,百里也须臾即过,不多时就到了广宗上。

广宗是重县,北连巨鹿,南接曲安,因此张梁交予心腹程远志把守。

不过巨鹿都被朝廷拿下,广宗也早已失陷,对此张梁并不抱希望。

然而当广宗遥遥在望,他诧异地发现,黄巾军势浩荡,直冲云霄,竟无丝毫散乱。

“怎么回事?”

他只觉得不可思议,开了天眼,朝下一望。

广宗阵法未变,挡不住窥探,于是乎张梁目眦欲裂地发现,田丰和程远志的副手司马俱一左一右,拱卫在一位贵不可言的年轻将军身后,正在阅兵。

而他们检阅的士兵,正是黄巾军中,最为精锐的五万道兵。

“田丰!袁氏!欺我太甚!”

认出袁术,虽然早知世家不可信,张梁还是止不住暴跳如雷。

黄巾军可是他们三兄弟广派符水,行医救人,辛辛苦苦十数年才拉扯起来的。

道兵更是张角得海外仙道之助,以秘法造福地,于洞天内训练而成,五万之数可挡百万之军!

若非张角已死,谁都不可能染指,现在竟被田丰巧施手段,里应外合,将太平道的印记抹除,摇身一变,成为袁氏私兵!

“世家与我仙道,本就是互相利用,技不如人,毋须怨怼!”

张宝显然早就知道,语气居然十分平静,再无以前的冲动鲁莽,而是有种看透世事的决然:“只是他们高兴得太早,这一场,还没有分出胜负!”

张梁浑身一颤,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二哥,你意欲何为?”

张宝一字一句地道:“断仙禁法,置之死地而后生!”

仙道之法,只要得入元神之境,即便死了,三魂七魄也能转世轮回,若有师徒道侣,开启宿智,还能再上仙途。

但这断仙禁法,就是彻底燃烧元神,以神魂俱灭,断绝来世为代价,获得超乎寻常的力量。

张梁作为仙道嫡传,自然是会的,可这一刻他真的畏惧迟疑了。

“三弟,来世若是避居海外,蝇营狗苟,我宁愿不要!”

张宝摇头大笑,张开双臂:“黄巾既平,神州大地,已无我们容身之处,但即便要死,我兄弟也要轰轰烈烈,天下尽知,不枉世间走一遭!”

“好!”

张梁也笑了,与张宝一起跪下,向着巨鹿方向重重叩首:“大哥,请恕我们不孝,来世不能与你再做兄弟了!”

目睹这一幕,张鲁也不禁动容,真心诚意地行礼:“两位走好!”

“张鲁,替我们护法,别忘了约定,若违誓言,天师道统,必不长久!”

张宝死死盯着他,张鲁颔首,向后退去,隐于云空。

下一刻,两道长虹如流星划过天穹,向冀州之外纵去。

“虚空越界?”

广宗内,田丰和袁术同时冲天而起,目光如电,锁定位置,向着张宝张梁追来:“逆贼哪里跑!”

轰隆!轰隆!

一尊尊黄巾力士凭空现身,当头砸下,田丰双袖一展,周身浮出八卦之象,乾三连、坤六断、震仰盂、巽(xùn)下断、离中虚、坎中满、艮(gèn)覆碗、兑上缺,化作八方空间,将黄巾力士收入其内。

袁术腰间宝剑自行弹出,如神龙飞天,承托其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追上,一击斩向长虹。

唔!

闷哼声起,伤势极重的张宝现出原身,张梁散去长虹,抱起张宝,向下坠去。

“真是贼首?死来!死来!”

袁术目露狂喜,一前一后追入太行山脉,进了山洞之中,张宝已是瘫倒在地,口中却开始念诵咒言:“逆轮回之行,散三魂七魄,以吾命为约……”

那咒言外人根本无法听见,而袁术只看到穷途末路的张梁扑来,剑出如龙,身后赫然浮现出众生虚影,浩大威严,竟是玄器之力。

张梁越界之法被中断,也已虚弱不堪,如何敌得过如此神威,几个照面,就被斩于剑下。

袁术再抢先几步,砍下张宝首级。

“张宝张梁,死于我手!哈哈,如此功绩,谁人可比!”

袁术长笑,徐徐一招,两人留下的遗物飞入手中,其中正有两卷天书绽放光华。

他手指虚触,脸色再度发生变化,眼中惊喜交集,浮现出无尽贪婪:

“三皇神器,地皇书?天命在我!天命在我啊!”

……

……

(求推荐票!已经确定,后天中午上架,到时会有大爆发,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

(感谢书友“凤羽舞菲”“天晶浑天宝鉴”“冰河里的飞鱼”“书友20180126125245058”的打赏。)

书本点评
这本书《诸天我为帝》算是同类型玄幻小说里,非常有特点的一本。主要情节无非是回到高中时代发表小说,但不同于其他那些玄幻类,作者(兴霸天)借主角(张梁,张宝)写出的东西,却是原创的,平行世界,言情,侦探,机器人,让人读起来颇有味道。同时本书的主角(张梁,张宝),也迥异于其他类型书的主角,其他主角是重生穿越后千方百计融入新的世界,而这本书主角,却仿佛旁观者一样,疏离地看着所在的世界,同时不断地在自我思考和成长,书中那一个个形象鲜明的女配角。仿佛也是他生命的过客一般。我不知道,这本书能写到什么程度,另外本书就算上
目录

作者相关

兴霸天

作者:

兴霸天

VIP精品试读

  • 《夜惊魂,猛鬼老公有点帅》猛鬼老公有点帅免费阅读 by阴雨绵绵 夜惊魂,猛鬼老公有点帅419

    夜惊魂,猛鬼老公有点帅

    《夜惊魂,猛鬼老公有点帅》由网络作家阴雨绵绵所著,终于迎来了波澜起伏的大结局,韩毅,韩涵这两位主要角色会有怎样的扭转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内容都将在这章精妙绝伦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这个混蛋萧子墨~!他弄出来的事情我要怎么解释?他又不允许我说出他的名字,我怎么说我把碎片给收拾哪里去了?“什么茶杯碎片啊?”韩涵有些疑惑的看着我们。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那个,我不小心把茶杯给打碎了刚

  • 《无敌淘宝王》无敌淘宝王 txt下载 婚恋类型小说 无敌淘宝王GV

    无敌淘宝王

    新书《无敌淘宝王》由七夜郎撰写的婚恋类型的网络小说,故事中的光环人物是王靖,苏小妍,故事丝丝入扣,可以看一下。精彩情节试读:等苏小妍磨磨唧唧的吃完,石老都已经是在外面溜了一圈回来了。王靖一看时间也不早了,便跟石老说了一声,抱着那块奇石准备回去了。虽然说石老家跟自己家的距离并不是很远,但是王靖手里面毕竟抱着块三四十斤的大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