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重生隐婚:恶魔娇妻,宠上瘾!》重生隐婚恶魔娇妻宠上瘾txt下载 总受 重生隐婚:恶魔娇妻,宠上瘾!立场倒换

重生隐婚:恶魔娇妻,宠上瘾!

现代言情|顾以琛,顾母|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370 人赞过 赞一下
火爆创作《重生隐婚:恶魔娇妻,宠上瘾!》是蓝蔚蔚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新书,主要人物顾以琛,顾母,主要讲的是:俩人情意浓浓的相视一笑,看起来像个新婚的夫妇,宋莲苼和顾庭渊不禁也跟着笑了,感慨道:“看到你们在一起,真像我和你爸年轻的时候。”“呵……可是这孩子来历不明,也没个着落,您这心倒是大。”奇怪,一向谨慎的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重生隐婚:恶魔娇妻,宠上瘾!》为作者蓝蔚蔚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俩人情意浓浓的相视一笑,看起来像个新婚的夫妇,宋莲苼和顾庭渊不禁也跟着笑了,感慨道:“看到你们在一起,真像我和你爸年轻的时候。”

“呵……可是这孩子来历不明,也没个着落,您这心倒是大。”奇怪,一向谨慎的宋莲苼,今天怎么会这么反常?

宋莲苼握着慕婉玗的手笑道:“怎么会来历不明呢,豌豆来了顾家,就是我宋莲苼的孩子!”

慕婉玗等这句话已经很久了,她低头看了眼顾母的双手,认真的问:“阿姨,豌豆没有母亲,以后您做豌豆的妈妈,好不好。”

“好,当然好啊。”她摸着豌豆的头发,温柔道:“孩子,你这些年在外面受苦了,我当然愿意做你妈妈,不过是以婆婆的身份,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咱们顾家从来都是小的最受宠,你放心,咱家就你最小,当然宠你,他要是敢欺负你,就找我和你爸爸。”

“谢谢妈妈,谢谢爸爸。”

顾以琛站在她们面前,居高临下的伸手摸了摸慕婉玗的小脑袋,呵……昨天刚在一起,今天就把他亲妈抢走了……

下一秒,宋莲苼啪的一下,打开了顾以琛的手:“你这孩子,你干嘛呢,别总是欺负她。”

连摸脑袋都不让摸了……顾以琛心里那个滋味……

他漫不经心道:“我的女人,欺负两下怎么了。”

这一场家庭闹剧,看的外人眼馋又发酸,一句话都插不上嘴,楚嘉文站在不起眼的位置,冷冷的盯着眼前的这一幕,自从慕婉玗进到这个家门,她这个侄女……呵,还真是个外人,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杨淑梅表面上笑的比谁都开心,心里却也不是个滋味,这要是换做她女儿该多好,可惜,嘉仪没有这个命。

她将注意力放在了慕婉玗身上:“这豌豆多大了,听说还在上大一?”

“哦,以琛比我大五岁。”

杨淑华笑道:“要说这孩子命真好啊,就算是嫁入豪门,还是咱们A市数一数二的顾家,有本事的男人这么多,年轻帅气又有才华的能有几个,何况咱们以琛还是GS集团的总裁,不是谁都有这种福气的,我们嘉仪就没有这种福气,哦,对了,你二十二岁,怎么才上大一?我们嘉仪二十二岁已经读研了。”

慕婉玗道:“我因为中途退过学,是以琛把我送进了学校,所以,我年龄比同届的学生要大两岁。”

“儿子做的好,帮自己的未婚妻规划未来,也是应该的,再说,豌豆年龄也不大,那还有考研蹲了好几年的才出来的,跳级跟没跳一样,走,豌豆,我们吃饭去。”

看到杨淑梅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论损人,谁也比不过顾母,一针见血,听得慕婉玗差点笑出来,只是楚嘉文像个木头人一样,脸色僵硬的站在哪里,从顾以琛接完电话后,她好像就没再说一句话。

“顾老,既然你们家儿媳妇都来了,那我就不打扰了。”

“吴妈,送下安太太。”

“是,先生。”

刚坐到饭桌上,见顾母准备给慕婉玗夹菜,顾以琛提醒道:“妈,婉玗喜欢吃素菜。”

书本点评
《重生隐婚:恶魔娇妻,宠上瘾!》算是近期现代言情文中水平可以的,行文流畅,主要讲的是主角(顾以琛,顾母)和她的后宫组队升级打怪的故事,主角(顾以琛,顾母)不装逼智商在线,偶尔开开车也让人会心一笑。缺点就是剧情略显平淡,更新不太稳定。。
目录

作者相关

蓝蔚蔚

作者:

蓝蔚蔚

VIP精品试读

  • 《藏冰》藏冰川多少钱一瓶 虐文 藏冰Twink

    藏冰

    《藏冰》由网络作家周至雪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妙绝伦的大结局,李楚,周倾这两位主要角色会有怎样的火花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情节都将在这章空前绝后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流传后世的大周史册上记载着:孤帝四年七月初二,玫州东岭山,天降灾祸地震,三峰摧而雪山崩。……垣阳城,城主府。解问看着眼前一摞摞半人高的文书,满面焦灼,眉头皱成一个川字。李楚和刘剑忠二人静默的站在一侧,

  • 《以医为名》以警为名 GL 以医为名同人志

    以医为名

    火爆小说《以医为名》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妍喜一生,主线人物李向医,郭维,是一本都市类型的故事,精彩章节节选:正当众人都拿起身前的水杯和饮料打算庆祝的时候,郭维轮却放下杯子,笑着说道:“对了,让咱们科室的功臣李向医也过来说两句话,好不好!哈哈!”众人都鼓起了掌,这次李向医没有害羞,也没不情愿,而是笑着起身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