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恃宠而婚》恃宠而婚总裁小叔请自重 总受 恃宠而婚女王受

恃宠而婚

现代言情|卓君越,小叔叔|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822 人赞过 赞一下
《恃宠而婚》为荷小仙执笔,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片段试读:这个卓君越,简直就是超级变态,居然连侄女不放过。苏宁烟从来没有试过觉得这么耻辱的,而且还是被这样的一个变态摸着。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还是跟阎王爷借了胆。她用膝盖一顶,然后用力一踹,直接踢在卓君越的命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恃宠而婚》为作者荷小仙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个卓君越,简直就是超级变态,居然连侄女不放过。

苏宁烟从来没有试过觉得这么耻辱的,而且还是被这样的一个变态摸着。

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还是跟阎王爷借了胆。

她用膝盖一顶,然后用力一踹,直接踢在卓君越的命根上。

卓君越下身吃痛,死死捂着下面,“女人,你找死!”

苏宁烟也吓了一跳,她怎么也想不到卓君越那么变态。

她赶紧从床上起来,声音有些颤抖,“反正你那里也是不行的,踢了就踢了,谁叫你摸我,变态狂。”

卓君越听到苏宁烟说他不行,严重损害了他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

他凭着感觉,一把抓住了苏宁烟的手,快速地将苏宁烟锁在怀里。

苏宁烟心里却觉得奇怪,这个男人的眼睛难道没瞎?他刚才是装的?

“喂,放开我,变态,你到底想要怎么样?”苏宁烟拼命地挣扎。

只是这次卓君越有了防备,不论她怎么挣扎,都找不到突破的机会。

“我就变态给你看。”卓君越彻底被苏宁烟给惹怒了。

这次车祸导致他失明,已经严重刺激了他。

这下子,这个女人居然还不怕死地质疑他男人的能力,卓君越忍无可忍!

哪怕是眼睛看不见,他凭感觉一把将苏宁烟按在自己没有受伤的大腿上,然后狠狠地吻了下去。

苏宁烟吓得花容失色,咏春拳平时对付流氓卓卓有余的,为什么对付这个死变态却不管用了?

她的初吻啊,苏宁烟双手双腿动不了,被迫接受卓君越的强吻。

情急之下,苏宁烟把心一横,狠狠地咬住了卓君越的舌头。

顿时,两人的口腔里,血腥味四溢。

卓君越舌头生痛,离开了苏宁烟的双唇,“女人,敢咬我?”

苏宁烟真的高估了自己的咏春拳,在他面前,简直就是花拳绣腿,完全不管用。

好女不吃眼前亏,苏宁烟威武立即屈:“小叔叔,你放过我吧,我绝对不会把你不举这事说出去的,我保证不会说。”

卓君越听到她这句话,怒火一下子烧得更旺。

他将苏宁烟压在床上,瞬间扯掉了她的半身裙。

带着薄茧的手指划到她的大腿,可以感受到她肌肤的嫩滑。

苏宁烟吓坏了,死死按着卓君越的手,几乎要哭出来了:“小叔叔,你不要自卑,我绝不会把你不举的事情说出去的,求求你了,放过我吧,我还小。”

卓君越左腿骨折,但是并不是太严重,他一下子就压在苏宁烟的身上。

嘴角露出邪魅的笑意苏宁烟真的欲哭无泪,她身高一米六八,体重只有一百斤,偏偏胸部发育得很好。

她怀疑自己平时的营养,都积到胸部上面了,害得她平时上体育课,都勒得死紧的。

无耻!下流!不要脸!

正当苏宁烟绝望的时候,只见卓君越的眉心拧了起来,似是很痛苦。

卓君越原本还有一丝征服的欲望,突然脑袋又剧烈痛了起来。

他一手撑在苏宁烟的身侧,一手捂着脑袋,最后直直地晕倒在苏宁烟的身上。

她吓了一跳,不会是死了吧?难不成是她的八字跟他相克,她刚才来就把他克死了?

书本点评
当年荷小仙连载这本书的时候在很多章节后都流露出了对他当时女朋友的感激和爱慕之情,可惜物是人非,荷小仙和那个她的种种纠纷直接把他从网络大神的神坛中拉了下去,至今元气未复。不提这些,这本《恃宠而婚》是荷小仙所有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其他情节多年后已然淡忘,只是一直对主角(卓君越,小叔叔)在跨越时空后的结合和对宿命的打破记忆犹新!时空,宿命,这也许就是我一直所着迷的东西吧....

作者相关

荷小仙

作者:

荷小仙

VIP精品试读

  • 《总裁大叔婚了没》男主是总裁大叔的电视剧 年上攻 总裁大叔婚了没调教

    总裁大叔婚了没

    热销小说《总裁大叔婚了没》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一明V,传奇人物郑元哲,郑总,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作品,精彩章节节选:在郑元哲的电脑桌面上居然有陈若风和他们父女的合影。虽然是几秒钟的闪过,陈秘书还是看清楚了,这张是他拍的,印象十分深刻。坐回他的办公桌,陈秘书从前到后地想了很多,从陈若风出现后,郑总的确有些小变化,特别

  • 《腹黑寒王神医妃》腹黑寒王神医妃》作者:穆灵溪 GAY吧 腹黑寒王神医妃801

    腹黑寒王神医妃

    主线人物叫老天爷,布满的网络故事是《腹黑寒王神医妃》,它是作者穆灵溪执笔的一本玄幻言情网文,精彩片段试读:沐霜儿看着蛋兄无奈地摇了摇头,还以为捡到宝了,结果带回来一个坑货!洗漱一番后,沐霜儿爬上小木床和衣而睡。在沐霜儿睡着后,蛋兄轻飘飘地绕沐霜儿飞了几圈,不时地小声低估几下,“奇怪,这家伙到底有什么特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