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寻你之千山万水走遍》最浪漫的事莫过于带你走遍千山万水 T吧 寻你之千山万水走遍妖孽受

寻你之千山万水走遍

现代言情|段林,林艺|已完结

穿越农家:美味小萌厨
744 人赞过 赞一下
天选人物叫段林,林艺的新书是《寻你之千山万水走遍》,它是作者春风吹皱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网文,小说剧情回顾:长得帅的人甩女人叫无情,长得丑甩女人叫渣男。段林就是这样一个无情的男人,演艺圈摸爬滚打六年,从最初的连吃个肉都要计算的十八线艺人,到三年前因为一部偶像虐恋剧而爆红成为顶级男明星行列,人红是非多,关于他


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寻你之千山万水走遍》为作者春风吹皱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精彩章节试读

长得帅的人甩女人叫无情,长得丑甩女人叫渣男。

段林就是这样一个无情的男人,演艺圈摸爬滚打六年,从最初的连吃个肉都要计算的十八线艺人,到三年前因为一部偶像虐恋剧而爆红成为顶级男明星行列,人红是非多,关于他的绯闻经常出现在各大头条,吃瓜群众喜闻乐见,只要不是真的,和谁都无所谓,只要看着他露脸就行了,这年月,没个绯闻都见证不了你的辉煌。

段林长得太帅了,他的帅不是那种冷酷的霸道总裁类型的,是那种青春阳光,只要他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你就如沐春风,无坚不摧,不可自拨的那种。他就用他那招牌式的笑容迷倒了一大批的女性。都以为他无敌的深情,但真正接触才发现,他就是和女人只一夜情,第二天就拍拍屁股再不相见的无情人。虽然都在流传他太风流,但对于没和他接触过得人和广大痴迷他的粉丝来说根本不相信,怎么可能,明明笑得那么单纯又无辜怎么可能是一个花心大萝卜。

存在即合理,没被发现就当没有发生,外人谁也不知他是一个流连花从的浪子,经纪人兼助理刚子是他多年的铁哥们,对他的作风也是无可奈何,只能帮着他做好善后,不要弄出真乱子就行,这么多年倒也平安无事,刚子也是时时念阿弥陀佛。虽时时告诫他小心引火上身,但他的理由是难道让他二十八岁的成年男子还要守身如玉吗?年龄大了,名气下降了自会听从父母之命好好娶个好女人结婚,自会安心传承后代,本分过一生。现在只要混得玩玩就行,不要搞什么爱情那一套,可是难如人愿,他最终还是栽了,栽到了一个女人手里,他称作是他命中克星的那个女人。

第一次见林艺是在一次酒会上,这不是一个普通的酒会,商界大佬新公司开张,请的都是各界的名流助阵,当然少不了演艺界的红人段林,不过他可不是白白来得,他上台唱了一首助兴的歌,拿了一个六位数的报酬,对于他来说也是非常划算,既风光轻松又实惠,何乐而不为。

唱得唱罢、演的演毕,段林也和场内的人招呼了个遍,他也不记得他到底需要记住哪些人,现在他不需要在意这些,只需人别人记住他就行,那么自然会有人拿着钱来找他。

转了一个晚上,新的皮鞋卡的脚有点疼,段林从侍应手中拿起一杯鸡尾酒从人群中溜着,想找个安静的角落稍微地站一站,想从这么多人的眼皮底下偷偷溜走也是一件困难的事,和许多人把手都摸了一遍,这才看见阳台好像空着没有什么人,就端着酒杯急匆匆地向不远的目的地迈进。

等他兴冲冲地大步踏向那阳台,这才发现那里早已经有人了,刚才从他的角度看去,阳台上的一扇门刚好将站人的位置挡住了,一位女士站在那里。她穿着紫色的纱裙,双肘放在阳台的栏杆上,双手支着头朝天空望着。她身材纤细修长,紫色裙子上的腰带勒得她的腰极瘦,一头稍微带卷的秀发披在半腰上,看起来柔美而顺贴。裙子很长,快要及踝,她脚腕很细,一只手就可以握住,不知她纱裙下的腿是不是又细又长。怎么可以对一个陌生女人有这种淫侩的想法,段林摇摇头摆掉脑中不洁的画面。

她到底是在看什么呢?段林朝外边天空看了一下,今天是个阴天,除了室内灯火辉煌外,天空上是连半个星星都看不见。他用力地咳了一声清一下嗓,希望引起这个女人的注意,看她介不介意留出半个空间给他歇一歇脚,应该是没有问题,只要是女人,看见他的脸,一切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可他明明咳了好几声,那人却仍是一动不动地朝天上看着。

看来又是一个故作矜持的女人,装得懵懵懂懂,只等着男人主动搭讪,这种女人他见多了,他今天也只是想找个地方歇一歇脚而已,并不想和任何女人有纠缠,何况这个女人回过头来谁知道会不会是什么外星人呢,虽然那背影看起来真的很美,段林叹息一声,准备放弃这个歇脚的地方再重新找个地。

“林艺,可以走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士走过来对着阳台上的女人轻声唤了一声,段林拿着酒看着那个女人慢慢地转过头,轻轻朝那男士走过去,这女人长着好迷蒙的一双眼,长长的睫毛轻轻眨了一下,看不清瞳孔的颜色,侧面看去小而挺的鼻梁,双唇擦了粉色的唇膏,闪闪地泛着波光,皮肤很白,下巴上一条细细的血管若隐若现,她走过去微笑着挽住那个男人的胳膊,那个男士也对这个女人笑了一下,两个人看起来像一对亲密的恋人。

两人走过去的时候,这位男士忽然发现了旁边站着的段林,忙着点了一下头,说了一声,“你好。”那位女子随着男士的动作也抬眼看了他一下,段林这才看清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如深潭,如月光、如清泉,一双灵动充满诱惑力的眼,那眼睛只向他看了一眼,就又投向了身边男士,好像她的眼里再无旁人。段林有点懊恼,无论结婚的未结婚的,看见他一眼无不是偷着要再瞧一眼,有的装作漠视,但是在他转过身后却将目光一直放在他的身上,这都是他刚子说的,现在他感到被人无视了,不,应该说是彻底漠视了,他都不记得和这位男士回礼没有,就看着他们走了。

“小爷,你怎么不打声招呼就跑了,和东家打声招呼咱也就可以走了。”正想着,刚子过来了。

“那个女人是谁,好像不是圈子里的人。”段林朝前边胳膊套着胳膊朝前走的一男一女。

“什么女人,我没看见脸我又不知道。”

“她叫林艺。”

“林艺,没听说过,说不定是个刚出道的小艺人吧,不过那个男人,看背影就知道,彭大制作人呀,刚来得时候你不就打过招了吗?”刚子露出一副你确定不认识他的表情。

“那么多人我哪知道我都跟谁打招呼了。”段林不屑道。

“横扫半个娱乐圈的彭大制作人,有一线明星,一流作家,一流制作团队,他们公司以前也想签你,咱们不是自立门户了吗?”

“那个是她太太吗?”

“没听说他结婚呀,再说结了婚这种地方也不会带老婆来,那女人美吗?这种地方都是带美女撑场面的,你可不敢说你看上他的女人了,你下一个戏就是他们公司签约作家的,以后就是合作关系了,也就是朋友了,朋友妻不可欺。”刚子叨叨着。

“你不是说不是他老婆吗?”

“那也不行。”刚子恨不得一拳砸向这个笑意不明的帅脸。

和林艺的第一次相见只不过是笑谈而已,毕竟段林工作环境到处都是美女,除非长得非常恐怖可以吓出点深刻印象,其他不过都是过眼云烟罢了。

三个月后的一个商演,段林给一个公司剪个彩后他给到场的人群签名留念。吵吵闹闹的活动结束,时间还早,难得的下午没有安排。他来这个城市六年,最开始辛苦得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现在比以前好一点,但走到哪都有喧嚣的人群跟随,这么长得时间他都没有在这个时间好好逛一逛,不顾刚子的强烈反对,在保姆车上换了一身便装,威胁着如果跟着我,我明天就不拍戏,这才有了这次遮面独行的机会。

沿着这座城市的街道走着,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段林竟不知道自己要走向哪里,以往都是一早起来坐着保姆车就到片场,晚上再被送回空荡荡的房间,有时候就在保姆车上睡一觉,有时间和朋友泡个吧醉醺醺地回去,第二天头疼得要死还要参加活动,发泄压力也就是和不同的女人寻个肉体上的欢愉。他看着和自己差不多年龄的男青年搂着自己的女朋友从面前路过,每个人都可以有归属,有地为前程奋斗着,有的为爱人拼搏着,都有那么明确的目标。只有他,现在好像拥有了一切,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就好像他现在一个人站在这繁华的街道却不知去向何方。

“是段林。”突然一声尖利的女声惊醒了在街道上发呆的他,转眼看四周,一双双不敢相信又惊喜的眼睛看向他,慢慢地人群快速移动起来。

“这下麻烦了。”他都遮成这样了怎么还会被一下子认出来,段林看了一下四周,这是一条步行街,保姆车在街的反方向等着他,这个地方正有许多人朝他走来,走出这条街还得三十分,用跑得也得十分钟,他可不想被困在这里,快速地看到左侧有一条细长的通道,趁着人们还没有聚过来,他拨腿就跑。

一米八几的大长腿,再加上坚持不懈的健身,一般人是没法达到他的速度,喊着他名字的声音再他七拐八转绕了几个圈之后就被甩到了身后,但他也不敢再大意到街上乱逛了,看着一个像商铺一样的地方推了门就走了进去,也许是他推门的声音太大,许多的视线投在了他的身上,他这才发现这里是一个书店,人们都沉迷于自己所看的书籍,又都低下了头,他压低了帽子,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给刚子发了一个定位,“来接我。”这才摘下墨镜,靠着椅子闭着眼喘了一口气。再睁开眼,这才发现对面坐着一个人,他忙着赶快戴起墨镜,防止被对面的人认出来,更何况那是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好像根本没有意识到对面坐了一个大活人,她手托着腮,长长的睫毛垂着,看不见眼眸,一心只是看着面前的一本书,她看的很慢,很长时间才用细细的手指翻过去一页,做演员的一种习惯就是观察人,而观察女人,这是段林的习惯。这个女人皮肤很白,白到可以看到下巴上一根细细的毛细血管。记忆慢慢回笼,她是那个女人,那个酒会上的女人,名字叫林艺。

她投入一件事情就不会感觉到有别人的存在吧,段林摘下墨镜和口罩,故意将胳膊也放在桌子上,头放在胳膊上专心一意地看着眼前的女人,在如此强烈的注视下,这个女人仍是无知无觉。书中好像描写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她紧紧眯住了眼,一根手指放在唇上用上下洁白的牙齿紧紧咬住,身子轻轻颤动着,一滴泪从眼角滑落,她眯着的眼让段林想起搞笑图片里打瞌睡眯着眼的小猫,那么可爱。为了不发出咯咯的笑声,她更大力的咬紧那根的指,段林都可以看到那手指上深深的齿痕,看得他都感觉有点疼,他忍不住想提醒她,你笑一下也是可以的,这么忍着可能憋出内伤。正在这时,这个女人身边的手机发出了震动,她终于松开了她那可怜的手指,睁开了眼,轻声地说着,“我马上就出来。”说完匆匆合上了书,站起身,眼波都没有左右流转一下就转身朝门外走去,根本没有注意到她被一个天姿国色的男人盯着看了半天。

段林两年前和前经纪公司的合约结束就自己开了个人公司,他不是戏剧科班出身,学理工的他大学毕业因为实在喜欢唱歌,靠着天生的好歌喉在选秀舞台上拿了不少奖,可演戏他是门外汉,不出名的时候跑过龙套,为了只有一句台词的角色要进行几十遍的练习,一遍遍地练习普通话,自掏腰包请专业老师教授表演,可能他天生就有当演员的天赋,从无名氏到现在的第一男主角,其中的辛苦只有他自己知道,可他也丝毫不敢松懈,他说,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真的假的他们全都认得,也就是靠着这份真心他才走到了现在。

明星自立门户好处多多,利益专享、时间自由支配,而且到段林现在这个阶段,不必像发展初期公司给什么他接什么,现在是有许有好的优质的资源放在他面前任他挑选,像皇帝选妃子一样选他喜欢的就行了,他现在接的戏口碑越来越好。

这次他和彭来公司合作的是一部古装权谋剧,他扮演男主人公的青年时代,六十集的戏他只出演十集,接这个剧的原因是导演是国内的电视剧行业的名导,他执导过的电视剧拿了国内电视剧行业的所有奖项,而且也因为他自己刚演完一个言情偶像剧,同类型的剧本他也不想再接了。现在这个剧本以男性为主,没有什么缠绵绯恻的爱情戏,而且和著名导演合作,为他以后进军电影界也是有许多好处。

这个剧本宏大的历史背景,精细的人物刻画,严谨的故事结构深深吸引了他,编剧没有听说过,笔名是木乙,可能是新人,但这位编剧写作水平确实扎实老练,与新编剧合作也有好多好处,他们一般都和明星比较配合,配合的意思就是剧本随着主角的意思来改,而牛一点的编剧对自己的保护意识比较强,不太喜欢别人对自己的剧本指指点点,业内也经常有编剧和演员闹翻天的新闻,所以段林也喜欢和新编剧合作,容易沟通。

演员要对扮演的角色有深刻的理解,那就要熟读剧本,对角色内心的思想、心理、情感做全方位的定位,段林接到角色以后,已经将剧本看了将近十遍了,剧本都快被他翻烂了,还没进组前拉着刚子和他一遍遍的对词,到后来刚子笑闹着说也要C位出道了,虽然练了十多遍,可他总感觉自己的台词有的地方太弱,稍稍语气加强一点也许更好。

“这个编剧跟组吗?”段林问刚子。

“不跟。”

“什么样的人,以前写过什么剧,多大年龄?”

“发给我,有的地方我觉得需要改一下。”段林没有想着什么商量,他现在的身份,让一个小小编剧改一下台词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喂,你好。”清清爽爽的女声从电话里传来,段林稍许发了一下呆,怀疑自己是不是打错了,在他的感觉上,这部剧应该是一位男性作家写得,而且从文笔看来也应该是四十岁以上的男性,他脑海中已经有了一位胡子拉碴,衣衫不整的男性形象,但从电话里的声音听来,起码二十岁左右,他按住听筒朝刚子用口型说了个,“女人。”刚子也回复了一个吃惊的表情。

“你好,我是段林。”

“我知道,你好。”对方听起来声音平平淡淡。

“你怎么知道是我?”难道她有听音辨认的能力。

“噢。”段林懊恼道,自己怎么会犯这种错误,难道以为是个女人就对自己倾心不已,他仿佛看到电话那边的人掩嘴讽刺地笑着,虽然他什么都没听到但也觉得面红耳赤。“您的声音真好听。”女人是不吝赞美的,这也可稍微掩饰一下他的尴尬。

“请问你对剧本有什么意见吗?”对方连一点点的客套都没有就直接切入了主题。

“我觉得楚砚(主角)的台词有点太软了,他毕竟曾是名门之子。”

“你所饰演的年龄段还不需要有太强硬的言语。”仍是不容置疑的声音。

“那这个角色原有的社会背景也让他应该有强势的言语。”

“年纪轻轻遭受父母惨死,众叛亲离的局面,有的只是恐惧、不信任和迷茫,连死的心都有了,哪还有什么强势,现在强势被人觉察,那么仇家会杀了他的。”这位编剧解释得无可辩驳。

“那也麻烦再稍改一下,我不想这个角色显得太懦弱。”

“我觉得没必要,现在一切也都是为了后面角色做铺垫。”平淡的语速稍稍不明显的快了一点,显得她不想再对这个问题纠缠。

“你们编剧不是就为演员服务吗,我演的这个角色,我觉得台词读起来不通畅,麻烦你为我修改一下。”段林也觉得不耐烦起来,可能对面就是一个声音听起来年轻,但是一个固执的老女人而已。

“在不影响人物性格和情节进展的前提下,可以进行修改,但你的意见我觉得并不合适。”

“你不改我自己改。”段林跳起来想将手机摔在地。

“你到底有没有好好看剧本,你就只看了你的台词吧,你的语气一改,其他人的也都要修改,整个环境都会被打乱。”那平淡的声音终于起了波澜。

“那就都改。”段林将过来安抚他的刚子推开,将本已被他翻得快烂的剧本重重摔在桌子上,他最讨厌别人认为他不努力,只是靠着颜值走到今天。

“你可不可以不要胡闹。”对方隐忍着。

“你不改我自己改我的台词。”

“你。。。。。”对方好像还想说什么,但被他狠狠挂断了电话。

段林自出道以来,在圈内一直有着努力谦虚的好口碑,即使现在红得发紫他也对小小的工作人员都礼让有嘉,更何况是圈内的前辈和有着合作关系编剧,也从来也没有他耍大牌的新闻,以前合作过得编剧只要他提出,都按他的要求帮他修改剧本,这么不识实务的女人在还是第一次遇见。

“她谁呀,哪冒出来的,这么牛逼。”

“是啊,哪冒出来的,敢这么对着您干,我去打听打听,好好修炼修炼她。”刚子将剧本递过来,顺便送上一瓶水假意安抚着。

“我还就第一次见这么跩的女人,更年期吧。”

“要不就是大姨妈来了,你消消气,我和她们公司沟通一下,主角说要改,她就应该尊重你的意见,要不你和这个作家亲自见一下,当面沟通不是更好?”刚子觉得息事宁人是解决事情的最好方法。

“我见了她说不定会将剧本扔她脸上,这种可恶的女人,这辈子最好不要碰上。”段林将剧本重新翻开,想找一找还有什么要修改的,让那个老女人统统地改过来。

剧本最终还是改了,虽然改动的并不是太大,但这也是一种妥协,小小编剧哪里惹得起当红一线明星,虽然改得不甚满意,但段林想像着一个满脸皱纹、皮肤松驰,头发稀疏,一脸暴躁的中年妇女形象就忍不住想笑,但心里也莫名掠过一丝歉疚,想当年他刚出道的时候,不也被大腕们修理得稀里哗啦,也难怪人人都想成功,你只有站在巅峰才能掌控一切。

书本点评
《寻你之千山万水走遍》这本小说写了三年,从提笔到如今,洋洋洒洒455万字,算是陪伴看这本小说的读者一起成长了。总体而言,小说行文流畅,历史知识储备丰富,各种擦边球的情爱描写,调教和萝莉养成看得人颇为味道。但也有比较大的问题,作者(春风吹皱)的笔力严重不足,太想把自己熟知的历史和想法揉进书中,从而导致小说的架构散漫和行文极其拖沓,不免让读者越看越疲惫。我个人觉得春风吹皱这个作者,写中篇小说会有优势,但是他很难驾驭好长篇。

作者相关

春风吹皱

作者:

春风吹皱

VIP精品试读

  • 《今朝与君别》忆秦娥 与君别 穿越文 今朝与君别反攻

    今朝与君别

    《今朝与君别》是逢喵喵原创的一本婚恋新书,主线韵味无穷,文笔淋漓尽致,值得品味。凤绝烟听着门口的动静,扫了一眼庭院门口的方向,梅妃这一次还真是聪明了一把,不像之前那样傻。知道用金牌压住门口的侍卫,想必这后宫之中也不会有人会明着去禀告皇上这里发生的事。梅妃现在的权利已经是直逼皇后的

  • 《野蛮女友:霸上不良校草》野蛮女友霸上不良校草小说 平胸小受文 野蛮女友:霸上不良校草69

    野蛮女友:霸上不良校草

    有很多读者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野蛮女友:霸上不良校草》的网络故事,是作者林允夕最新写的浪漫青春网络故事,小说的情节还是很有看头的,极力点赞,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创作。隔日。“雨嘉,多会晚上有空啊,我们出去玩好不好?”韩小米一如既往的友好,她亲切的向陈雨嘉搭讪。“貌似没空耶,我要去帮陈子轩打扫房间。”陈雨嘉一晚上没睡好,看似懒懒散散的。韩小米则猛然严肃,过了一会又顿